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0590章 寒来梅香
    看最快更新

    梅冬儿焦急地正要阻止,突然一阵风刮来,一名身着银丝锦袍的男子出现在梅冬儿身前,张开手臂将其拦下,露出一脸的淫色,狞笑道:“哪来的****,很正点啊”

    随着银丝锦袍男子的出现,另外又有四名武者出现在厨房门口,将梅冬儿团团围住,人人脸上露出淫色,嘿嘿笑个不停。

    梅冬儿脸色苍白,厉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嘿嘿,我们是什么人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银丝锦袍男子狞笑道:“在雨峰城待了这几天,也没上到几个正点货,今天总算遇到一个姿色上品的,可以好好用一段时日了。”他的手不自觉地就往梅冬儿脸上抹去,另外四名男子也是兽性大发,狂笑起来,眼里冒着绿光,似乎银丝锦袍男子用过后,他们也能上去尝一下。

    “坏人”

    梅冬儿大羞,一掌拍开眼前男子轻浮的手,他也看出了眼前几人不凡的实力,不敢大意,出手就是李云霄传授的柔情似水,一时间周身水汽萦绕,整个人仿若成为水的化身,蕴含武道。

    上次在宗门大比上施展出此招后,便明白了其中威力。之后梅冬儿便潜心在这一招掌法的修炼内,越来越精进。此刻施展出来,更是行云流水,天衣无缝。

    银丝锦袍男子**的笑容立即僵硬在脸上,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妮子出手就这般狠辣,冷不及防之下就被对方掌力完全笼罩,即便高出对方一大境界,却也有力不从心、难以抗拒之力。

    “找死”

    银丝锦袍男子和周位的四名武者都是怒喝一声,纷纷将身上的气息爆发出来,五人全都是武皇级别的存在。银丝锦袍男子手中出现一把匕首,锐利异常,划过之处直接破开梅冬儿的掌力,但无奈掌法缠****绵,柔情似水,破不胜破。

    另外四人急忙强攻而上,想要围魏救赵,却被一股****柔情之力挡住,以他们武皇的力量,竟然无法攻破掌力威压。四人大惊之下,急忙咬牙硬攻,否则银丝锦袍出事了的话,他们四人也就麻烦大了。

    李云霄刚要进入厨房,就看到了这一幕,眉头轻皱。梅冬儿这一招看似威力无比,但强在出奇制胜,而且这一招耗费极大,她很难施展出第二次来。

    暗暗摇头之下,李云霄食指轻弹,一点劲力破空而去,瞬间打入一名武者眉心,印堂上飙射出一道鲜血来,瞳孔就直接涣散,人往后倒下。

    即将破开梅冬儿掌势的一大力量就此卸去,另外三人骤然大变,恐惧之心更是让他们将力量收了回来,人人自危。

    这一下银丝锦袍男子承受的压力就更大了,瞬间被掌势攻破防御,被拍出一口血来,朝着厨房的方向震飞出去。

    李云霄看着那男子朝自己飞了过来,毫不客气地一脚就踢了出去,“砰”的一声踢球似的射向酒楼满堂坐客。

    这下才惊得众人朝四下飞散,留出一片空地,让那银丝锦袍男子摔在地上,竟然一动不动,似乎已气绝。

    梅冬儿看着身边倒下的那具尸体,眉心上爆出一个血洞,顿时知道是李云霄出手,投去一个感激的神色。

    “公子”

    剩下的三名武者大吃一惊,急忙上前查看,顿时一人惊恐的大叫起来,惨然道:“公子死了,公子竟然死了”

    三人脸上那吃惊的表情,就好像他们公子是不灭金身,绝对不会死的那样,那种表情比捡了肥皂还要古怪和恐惧,武皇修为的三人,竟然忍不住的哆嗦起来。

    其中一人颤抖道:“你,你们竟然杀了我们公子,你,你们,死,死定了

    李云霄淡然道:“死了不就死了,每天死那么多人,跟死条狗有什么区别

    “你……,你可知我家公子是什么人?”

    那武者一脸的惨然,悲呼道:“这下不仅你们要被灭全族,就连我们几个也要受到牵连。”

    李云霄道:“哦?莫非来头很大?你家公子是化神海总会的会长,还是圣域三位大人中的哪位啊?”

    “这……,你休要逞口舌,你已经闯下滔天大祸,等待被灭族吧”

    那武者气愤难平,想到自己也遭无妄之灾,恨不能将眼前两人杀死,但从刚才交手来看,根本不是对手。

    此刻四下之人也全都惊厥,不少人脸色骤变,骇然道:“王达真的死了?怎么会……”

    看来这银丝锦袍男子的确来头不小,就连满堂的客人都是惊吓的不行了,不少人开始纷纷离开,生怕牵连到自己身上。

    “达公子竟然被你们打死了?”

    厨房之内传来先前那老妪的声音,其中也是夹杂这一丝惊惧,厉声道:“梅冬儿,你这个只会给家族惹祸的贱种,立即给我滚寒来梅香现在开始停业,风波平息之前不再开业”

    老妪的声音响起后,酒楼内的伙计纷纷脸色变得紧张开来,开始驱赶客人,收拾楼内准备停业。

    那三名武者抱着王达的尸体,悲愤的离开,临走时不忘留下狠话,道:“你们寒来梅香也别想撇开关系,等着愤怒之火的到来吧”

    另外那名武者的尸体则如同死狗一样被弃在厨房外,无人问津。

    梅冬儿朝着厨房内道:“既然葵婆婆不让我来了,那我现在便走,但等到我能胜过葵婆婆的时候,一定还会回来的。”

    厨房内老妪的声音传来,冰寒入骨,哼道:“现在妙玄宗的人留下了话,把我们也牵连进去了,你们就别走了,还是留下来吧。等会我跟妙玄宗也好有个交代。”

    梅冬儿脸色发白,惨然道:“葵婆婆是要把我交给外人处置?刚才之事婆婆也应该看出来了,分明是对方无礼在先”

    厨房的帘子被掀开,一根漆黑的拐杖点了出来,随后露出老态龙钟的驼背老妪,脸色扭曲的丑陋至极,眼中冒出凌厉的精光,哼道:“即便他们有错,你也不该直下杀手。再者,妙玄宗是我们梅家惹不起的,我自然乐得将你送出去息事宁人,而且还少了个麻烦。”

    梅冬儿惨笑道:“我不管如何都是梅家之人,家族这般对待自己人,未免太令梅家子弟寒心了。试问,九姨今后还如何掌权族内”

    葵婆婆冷哼道:“此间之事很快就会了结,妙玄宗的人估计不久就会回来,到时候将你们两个交出去便可,想必也活不了多长时间,家族内怎么会知道呢?当然,这件事我会回去,只汇报给九姨一人便是。”

    这时,李云霄自语道:“原来是妙玄宗的人,难怪这么嚣张,这下的确有些麻烦了。”

    梅冬儿忧虑道:“妙玄宗很强大吗?”她似乎听说过这个宗门,但却没有多大的印象。李云霄在她心目中一直都是深不可测的存在,现在连他都说麻烦,心中立即涌上一层阴影。

    她自己生死无所谓,就怕连累到了他。

    葵婆婆冷笑道:“你在北斗宗修炼炼傻了吧?竟然连妙玄宗都不知道,不过没关系了,你们的性命也就剩下最后几个时辰,也无需知道那么多了。”

    梅冬儿急忙将李云霄往外推去,急切道:“云少你快先走,这事全是我一人惹起来的,与你无关。”

    葵婆婆冷哼一声,立即几道身影堵在门口,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息来,冷冷的看着两人。

    李云霄拍了拍她的额头,笑道:“我说麻烦,是指妙玄宗有麻烦了。竟敢对冬儿动手动脚,他们惹下大麻烦了。”

    “哈哈当真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

    葵婆婆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起来,笑声中尽是冰冷之意,道:“妙玄宗虽然不及七大超级势力那样雄霸整个天武大陆,但在整体实力最为强大的北域之中,也是声名赫赫。实力在整个北域至少能够排进前十而且他们是整个北域中最为荒淫无度的门派,凡是妙玄宗弟子看上的女人,基本上没有能够逃脱的。就连北冥玄宫也有几位旁系女子成了妙玄宗少主王振的禁脔。而你们刚才所杀之人,正是那王振的亲弟弟王达,你们觉得自己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她眼中掠过异色,残忍的笑道:“梅冬儿,至于你的话就更惨了,以你的容貌,落入王振手中,定然会惨遭折磨,生不如死,哈哈”

    她语气中带的残忍和冷漠之意,哪里像是和梅冬儿同属一家之人。

    “砰”

    酒楼的大门瞬间被劲气轰开,那守在门口的几名武者都没能来得及惨叫一声,就身体爆裂开来,炸成肉末,一股阴冷阵阵传入进来,很快酒楼内就多了十多人

    “啊?”

    葵婆婆惊骇地张大嘴巴,那名武者都是她手下得力之人,想不到如此莫名其妙就横死当场,连全尸都没能留下。

    而当看清楚来人之后,立即吓得吸了口冷气,不由得往后退一步,根本不敢吭声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