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0582章 和声不见故人来
    看最快更新

    莫珂北冷笑道:“说的好莫小川所犯擅闯禁地之罪,当废除一身修为,逐出门墙万峰族第,你可做好准备了?”

    莫万峰终于动容了,脸上透着浓浓的悲怆,凄惨道:“当年若非斗晨大哥,万峰早已身死在外。多活了这么多年,如今这一条命能够还给他的儿子,也就知足了”他深深的往上座跪拜而下,朗声道:“希望祖老和六位太上长老能够念在斗晨大哥为家族贡献极大,以及万峰这些年来默默贡献的份上,能够成全”

    他猛地磕下头去,没有使用丝毫元气,“砰”的一声震响,殿前的青岗岩石上立即崩碎开来,鲜血往四下流散,一股悲怆之意在大殿上蔓延。

    众人皆是动容,露出慈悲之色。

    上座六名太上长老也是长眉皱起,露出思索的神情。唯独中间王座上的祖老依然双目微闭,虚影在光芒内不断晃动。

    莫珂北瞳孔中射出一道厉芒,喝道:“莫万峰,刑堂之上族规最大你身为族中大长老,竟然以身触法,想要于扰刑罚执行,本身就是犯规,当受严惩”他指着地上的莫小川,冷然喝道:“若因为他是莫斗晨的儿子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宽恕,那这族规留着何用他父亲为家族的贡献我不否认,但已经宽恕过他二次,早已经抵消于净了”

    他这一下大喝,立即将殿内那股悲凉之意驱散,转为凌厉的肃然之气。

    大家也都是默默点头,十分赞同莫珂北的话。想要服人,就必须严惩莫小川不贷。

    莫万峰猛地抬起头来,脸孔上布满鲜血,低声嘶吼道:“莫珂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算盘这次抵小川之过的并非斗晨哥的贡献,而是我莫万峰的一身修为”他猛地运气双掌之上,金色的九天帝气倏然射出,就要往丹田之上拍去

    莫万峰想要来个先下手为强,将自己一身武帝修为废去,博得几位太上长老和众人的同情,从而放过莫小川。

    众人都是大吃一惊,想不到莫万峰竟然如此刚烈,对自己毕生修为说舍就舍,丝毫没有眷恋之情。可见他对莫小川的维护之意,已经到了极点。

    “万峰叔叔,不要”

    趴在地上原本奄奄一息的莫小川,在这时也不知从哪爆发出来的气息,凄惨的大叫一声。泪水夹杂这鲜血流进嘴里,说不出是苦是涩,还是腥。早已伤的无法动弹的身体,竟然强行支撑了起来,五指如勾的嵌入青石地面,抓出指痕来。

    坐在上首的六名太上长老皆是大惊,谁也料不到莫万峰这般的于脆,想要出手已然来不及。

    王座之上的祖老在这一刻猛地睁开了双眼,那虚幻的身体似乎变得殷实了一些,一股奇异的力量在他身上浮现出来,双目直视着莫万峰的掌印。那即将拍在自己丹田之上的金色帝气倏然间从手掌中溢出,化作青烟一般消散开来。

    “啪”

    只听见浅浅的一下,莫万峰的掌落而下,拍在丹田上,立即震出一大口鲜血来。只不过帝气已散,并没有将丹田击碎,只是受了重伤。

    “祖老”

    众人皆是一惊,急忙将目光望向王座上拿到虚幻身影。

    莫珂北眼中掠过一丝失望之色,但祖老出手,就算是六名太上长老也不敢违逆,纷纷等候法旨。

    祖老的目光落在莫小川身上,刚才一招之后,身影似乎变得更淡起来,声音仿若从无尽远的幽冥之处传来,淡淡道:“这便是斗晨的儿子吗?”

    “是的,祖老大人。他便是莫小川,斗晨大哥唯一的亲生儿子”

    莫万峰急忙拖着重伤的身体,跪在地上抢先说道:“斗晨大哥陨落之后,小川一直是我抚养。万峰管教不力,愿一力承担责罚”

    祖老的声音不带任何情感,依然是幽幽淡淡,道:“斗晨身具神体异像,天赋惊人,乃是我莫家数千年来最有希望冲击那武道终极之人。想不到竟然过早的陨落了,这件事说起来我也有一定的责任。可是他的儿子……”祖老抬起眼皮,看了莫小川一眼,才叹息道:“虎父犬子啊,十分平庸的天赋,八岁才修炼到三才境大武师,就连进入莫家精英阁的资格也没有。万峰,你为了如此犬子舍弃一生修为,当真愚昧。”

    莫万峰悲怆的坚定道:“禀祖老,当初若非斗晨大哥救我一命,万峰早就在那场大战之中身死。小川我一直视如己出,子不教父之过,责任全在我,自然要为子受罚”

    莫小川的十指已x入大地之中,哆嗦着单薄瘦小的身体,哭道:“万峰叔叔,是我没用,不关你的事。几位太上长老和祖老大人,要罚就罚我,和万峰叔叔无关。”

    左上角一名太上长老突然冷冷道:“哼,若非万峰三番五次的护着你,你早就触犯族规被赶出墙门了,真是给你父亲丢脸”

    讥讽恶毒的话如同刀芒,割裂着一名八岁少年的心,莫小川痛苦的咬碎牙关,连****都发不出来。

    祖老叹息了一声,道:“这是最后一次了。此次之后,再有犯规,按律处置,无须再惊动我等。”

    “谨遵法旨”

    众人皆是站起鞠躬,祖老的虚影再次闭上双目,渐渐消失在王座之上。

    莫万峰强挺着受伤的身体,上前将莫小川扶了起来。莫万峰身后跑出另外一名孩童,害怕的看着莫小川身上的血迹,攥紧拳头道:“小川哥哥,以后我一定要成为大术炼师,以后你再被别人打的话,我就可以帮你医治了。”

    莫小川低着头,身上的伤虽重,却不如心中那刀绞般的疼。

    “华源,我们走。”

    莫万峰抱起莫小川,就朝着刑堂外离去。

    身后传来喧杂的议论声,莫家之人纷纷离开。若非莫小川身份特殊,也不会召集全宗之人开会。

    莫珂北脸上浮现出阴佞之色,看着莫万峰离开的背影,久久不语。

    等到众人散尽,只剩下一名太上长老,正是先前发话之人,也是莫珂北之父莫屏西。他看着自己的儿子沉思不定,疑虑道:“你还在想什么?”

    莫珂北道:“父亲,祖老对莫小川也未免太过溺爱了。竟然第三次放过了他,这种做法实在让人难以心服啊”

    莫屏西道:“这是祖老的决定,谁敢不服?你身为族长,按律办事就好了。只要不是你擅动权谋,就没有人说你的不是。”

    莫珂北叹道:“话虽如此,可这次是多好的机会啊。莫万峰差点就自废修为了,在那种危机之下,祖老竟然还能援手救下。祖老的修为到底到了怎样一个程度?”

    莫屏西脸上也浮现出忌惮之色来,在空旷的大殿上来回踱步,终于说道:“祖老的修为通天,你也不要去猜测了。即便莫万峰修为还在,对你也没有任何威胁。莫小川资质平庸,有负乃父当年之勇,他们这一脉数百年内再无翻身之日,你可以安稳的做好你这个族长了。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权谋富贵不过过眼云烟,唯有武道才是我辈之人最终追求的终点。”

    “是,孩儿谨遵父亲教诲”

    莫珂北谦虚的低下头去,两人也随后消失在大殿之中。

    是夜,莫家小院之内。

    莫小川双膝跪在铁棱之上,那铁棱上数百枚的钩刺全部x入他稚嫩的膝盖里,一地是血。

    莫万峰面色冷漠地望着皓月长空,眸子中说不出的寂寥。

    莫华源看着莫小川的****,心都颤抖起来,抓着莫万峰的腿,哀求道:“父亲大人,小川哥哥已经受了如此重的伤,你就别再惩罚他了。”

    莫万峰一脚将自己儿子踢开,喝道:“滚回去再闹连你一起跪”

    莫华源哭着远远的哀求,不敢靠过来。

    在月华下,莫小川疼的脸孔都扭曲了起来,依然强作坚强,挤出一个笑脸来,道:“华源,这里没你什么事。跪铁棱我又不是第一次了,跪的很舒服呢,也是一种修炼。”

    莫万峰听得直摇头,抬起头凝视着无尽黑夜,喃喃自语道:“今日正是谷雨之时,如果没算错的话。那人应该会来了,为何还不见身影。”

    莫小川眉头早就痛苦地拧成了麻花,不解道:“万峰叔叔,你说什么?”

    莫万峰道:“当年你爹还在之时,曾与一人约定今年谷雨之时,皓月长空之下,相聚与黑铁之城,现在时辰已经到了,可为何还不见人影?”

    莫小川抬起手来,指着小院内一株巨大的桂树上,道:“是不是那人?”

    莫万峰大吃一惊,猛然抬头凝去,只见桂树上影子闪动,一道白色身影在月华下穿梭,爽朗的大笑伴随着诗声而下。

    “一缕英魂何处在,和声不见故人来。晓风拂柳吹残月,那年岚雪入梦怀

    白衣人影踩着如水的月华之光,凌空踏出。他浑然与四周的环境融为一体,好似黑夜中的月之仙者,款款而下。

    他脸上却是一抹落寞之色,长叹道:“我今日刚知莫斗晨已死,这趟黑铁之城,想不到竟是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