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561章 紊乱
    看最快更新

    方天鹤一死,带给众人的视觉冲击太大,一时间足足有数分钟寂静无比,只有喷血的“嘶嘶”声。

    随着喷出来的血越来越少,声音也渐渐弱了下去,众人这才明白过来,眼前所看到的绝不是什么幻觉,而是货真价实的方天鹤死了!

    虽然所有人都是震惊的无以复加,但其中震骇最深的还是瑾萱和霁林。前者一直视作头号大敌的人,做梦都想着他死。后者则是整天和自己在一起的人,实力相差也并不太大。

    现在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死在了自己面前,七星武尊,和普通人一模一样,被割掉了脑袋,就直接倒下死了,成了一具无头尸。

    在长久没有武帝的南火城,武尊一直就是至高强大的存在,现在大家都发现,其实也不过是普通人而已,并没有什么区别,在更强者面前,依然是蝼蚁。

    只不过这个更强者……

    “磁!”

    每个人都倒吸口冷气,浑身冰冷发寒的望着李云霄,这个武宗存在,如同煞星一般,刚才施展出惊天动地的一剑,竟然直接杀了一名武尊!

    怎么会有这种荒诞的事,亦如方天鹤自己死前的那种难以置信,但不管如何,都再没有人敢生出招惹李云霄的心思来。

    包括谭地君在内,也是眼中惊骇连连。只不过谭地君心中更是多了一个想法,刚才李云霄施展出来的九阶雷劫被他误会了。

    “化雷神诀,那一定是化雷神诀!”

    谭地君的内心难以平静的吼道:“不愧是化雷神诀,传说中北蝎宗最为强大的武功技法,竟然可以跨越二大境界杀人,天啊,我一定要得到他,在所不惜!”

    他将九阶雷劫直接归因于化雷神诀了,不仅是他,就连荀知明也是这般想法,脸上震撼难平,心中飞速的思索起来,如何才能将这功法弄到手。

    “咕噜!”

    良久,霁林才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舔了下干燥的嘴唇,看着地上无头的方天鹤,内心的复杂滋味难以平静。

    还有那已经被雷霆劈的荡然无存的舞雩一濯平湖镜,雷风商会南火城分部的镇门之宝,和方天鹤这个他最为得力的助手,才半盏茶功夫,就全部彻底烟消云散。他只觉得自己的左膀右臂一下子就被砍掉了。

    原本是一招妙计,公布出南火金晶源的消息,不断消弱本地势力的力量,并且为自己最终目的服务。但此刻本地势力一人未伤,自己则损失一名七星武尊,还有一面八阶玄器,这个损失不仅仅是伤筋动骨了,简直就是直接伤了内脏!

    而且刚才方天鹤朝自己求援的时候,自己那一刹那的退缩,已经在所有商会大佬面前留下了极为负面的印象,甚至直接影响到自己在南火城商会之中的威望和地位。

    霁林的脸色阴沉的比谁都要难看,再次抬起头来往李云霄身上望去,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那种雷神降临般的气质,而是恢复到了一个普通的武宗少年,而且脸色苍白,显然刚才杀方天鹤消耗了他极大的力量。

    霁林内心万分后悔和懊恼,若是刚才出手救方天鹤的话,极有可能救下他,甚至出手杀掉李云霄也是很大的概率,但现在……,他内心后悔的想要吐血了。

    瑾萱则是呆滞的站在那里,突然之间觉得和李云霄之间产生了一道极大的鸿沟。

    原本以为对方不过是武宗而已,再加上术道强大,自己也算是商会之长,两人之间还算是差距不大,可现在……,他竟然可以一剑杀掉七星武尊!

    这个眼睁睁的事实让她现在都还不敢相信,觉得仿若置身梦中。可又不得不相信,如此术、武双道的妖孽之辈,他的前方是整个世界的巅峰,而自己不过是普通商会的会长,小伙伴还能一起快乐的玩耍吗?

    她心中一下子出现了极大的落差,感觉没有资格和李云霄做朋友,内心产生出极大的敬畏之心来,这也是天武界由来已久的强者为尊的现实所造成的。

    一个人的朋友圈,身份和地位定然和其差不多,若是相差太大的话,隔阂就此出现。瑾萱现在便是产生了极大的敬畏之心。

    “哈哈,你小子果然没事,没让我失望!”

    谭地君在震惊之后,立即大笑起来,眼中的神色除了友好之外,也存在着极大的忌惮。对方刚才那一手雷诀,虽然未必能杀死自己,但却是极大的威胁,而以李云霄那神鬼莫测的身法,他却奈何不得对方,这种完全不对等的境遇让他万分苦恼。

    李云霄转过身来,看着他的目光却并不是那样友好,而是抬起头来,淡淡说道:“万里无云,这天气真不错额。”

    谭地君脸上略微尴尬,知道对方是在挖苦他先前那句话,却又无可奈何,只能讪讪笑道:“哈哈,是不错,的确是不错。”

    李云霄目光骤然凝聚了下来,转为锐利之色,如同锋芒仿若要穿透谭地君的身体,寒声道:“本少以身涉险帮你们探路,我朋友遇到危险,你们居然一个个看天气,很好,这很好!”

    李云霄的目光从谭地君身上移到荀知明身上,两人都是尴尬的低下头去,不敢直视。谭地君则是苦涩不已,暗想道:这下麻烦了,看样子此人对刚才之事心怀芥蒂,想要得到化雷神诀怕是没有那样简单了。

    霁林终于回过了神,愤怒道:“李云霄,你竟然杀了方天鹤!你真该死啊!”

    李云霄轻蔑的白了他一眼,不屑道:“废话什么?杀他如杀狗,不服的话你也可以跟他一样!”

    “磁!”

    这一下将所有人都吓住了,看着脸色都还没尽数恢复的李云霄,纷纷腹议不已,这小子难道想连杀两名武尊?他真有如此逆天的能耐吗?

    霁林也被他这话唬住了,想不到对方竟然这么冲,一点余地也不留,顿时愣在那,出手也不是,不出手也不是。

    谭地君心中一喜,巴不得两人产生矛盾来,若是再打上一场,那就更好了,顿时挑衅道:“哼,霁匹夫,你也就能靠着几枚丹药在床上逞逞能,这里不适合你。”

    “哈哈!”

    在极度的压抑后,本地势力的这些武者终于纷纷大笑了起来,一个个都是轻蔑的神色,捧腹不已。

    霁林的脸孔已经变成猪肝色了,士可杀不可辱,更不可辱性功能,这简直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忍受的事情,更何况谭地君的确戳中了他的要害。

    “谭地君,你这个老匹夫我杀了你!”

    他终于失去了理智,大吼一声就冲了上去,双掌在空中连连拍出,道道掌影从四面八方汇聚而下,震得谭地君身边的空间急剧晃动。

    谭地君大惊,他本是想引祸李云霄身上,怎么变得上自己身了,两人都是武尊巅峰的存在,若是动起手来且不说一时半会无法分出胜负,就算分出来了也一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他万分恼火,身上喷出雾霾之气,化作凌厉的疾风,应接不暇的对抗者霁林,一边怒吼道:“杀方天鹤的是李云霄,你这老匹夫怎么对上了我!”

    霁林已经是怒火冲天,几乎没有思考能力了。谭地君的话一入耳中,更加以为是在讽刺他不敢战李云霄,更是羞愤冲天,搏命的连连拍掌而下,将满腔愤怒化作掌影,竟然将谭地君逼的渐落下风。

    所有武者纷纷往四周退去,这种武尊巅峰的对决,殃及池鱼的可能性是极大的,便有几名不长眼的弟子直接被卷入掌风之中,瞬间化作灰飞。

    李云霄身形一动,拉住瑾萱的手就飞速朝前方而去,道:“让他们打吧,我们寻宝藏要紧。”

    瑾萱被他宽厚的大手一拉,心中一阵荡漾的感觉,脑子“嗡”的一下瞬间失去了思考能力。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男子这般拉过她的手,只觉得两颊绯红起来。

    “云少,你们……”

    梅冬儿望见他要走,眼中露出焦虑之色来。

    李云霄笑道:“我们先行一步,你可有兴趣一起?”

    梅冬儿也好想跟上前去,但是此刻宗门之人全都紧张的警惕着,与商会众人对持,若是她离去,未免太不像话了,只好惋惜道:“我要和同门在一起。”

    李云霄点头道:“嗯,万事千万要小心。”

    说完,便取出记录指针来,依照上边指示的方向飞奔而去。

    瑾萱看着自己的手,虽然只是拉扯了一下,但却千头万绪在内心涌荡,耳朵似乎失聪了,听见四周的任何声音,只听到自己的心脏在不断“扑通扑通”的跳动。

    她看见李云霄飞驰而去,也下意识的就紧跟在身后,只不过脑子里全是胡乱的思想,杂七杂八,再没有心思思考其他事。

    很多散修武者一见两人离去,也纷纷跟了上来。虽然北斗宗等本地势力和商会之间的争斗很好看,但他们更喜欢看宝藏。

    一下子去了大半的人跟上李云霄两人,只不过都隔着远远的距离,对着那个俊朗的身影生出敬畏和忌惮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