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549章 压制魔伤
    看最快更新

    李云霄进入调息之后,这才发现身上的伤势远比自己想象的要糟糕。

    丰长老那一掌震伤的不过是他的五脏六腑,这对他的肉身来说并不是什么厉害的伤势。相反,至强霸体的力量也同时将部分掌力吸收进来,转化为自己的力量控制伤势。最为头疼的便是那魔气侵袭!

    魔气腐蚀万物,就连他体内的元气也开始逐渐腐蚀起来。若非凭借明月神体的净化之力,怕是早就尸骨无存了。

    后来调用大量的乙木之气疗伤,这才稍稍镇压住那些魔气。但随着施展雷霆之术逃遁,乙木之气耗费一空后,那魔气再次突破了明月之光的镇压,开始腐蚀肉身起来。

    此刻他不断地从身边抽取元石大肆将元气吸入体内,一点也不客气,凭借疯狂的元气和那体内的魔气抗衡,以期镇压下去。

    妖龙凝声道:“早说过那铠甲有问题,你非要试,自找苦吃。一日沾染魔气,终究难以脱身。就算你能逃过今日之劫,也还有下次,下下次!”

    “别给我废话了,只要恢复到武帝之身,就可以将这些魔气尽数排出体内。那魔天战甲数次救我性命,不得不用!”

    李云霄单手捏诀,不断从四周隔空摄取元石过来,但脸色依然是难看至极。

    妖龙道:“没用的,魔气是一种不弱于九天帝气的存在,同样可以镇压一切力量。你现在这个状态根本没办法抗衡它,除非……”

    李云霄眉头一皱,道:“你的意思我明白,就如同上次在北域的那种情况,用九阶玄器将这股力量镇压下去,以后再想办法化解。”

    “不错,当初你是用一招剑意压制住自己体内的北冥极阴寒气。但此刻你的力量太弱,根本无法施展出那种斩灭星辰的剑意来,唯一能够镇压你体内魔气之物,怕是只有那口古钟了。若是舍不得的话,就只有自求多福了!”

    妖龙凝思片刻,补充道:“你体内的地、火、风三大元素之力也可以镇压魔气,但你的至强霸体和明月之身扛得住吗?被魔气侵入体内,你实在是太大意了!”

    李云霄道:“再责备也没用,只能动用那口古钟了。实在有些大材小用,而且古钟镇压魔气的话,我就真没拿的出手的兵器了。”

    他眉心处天目骤开,一道金色的光芒射出,皇朝钟的影子浮现在天目眸子内,散出道道金色音波,将额头处映的金光灿烂。

    而李云霄身体上浮现出一口大钟的虚影,慢慢往身体里收缩进去,虚影所过之处,肉身也随之崩溃坏死起来。

    用皇朝钟镇压魔气,对肉身也是一种伤害和考验。但相比魔气的威胁,这种肉身之痛根本不算什么。况且至强霸体在不断受伤的同时也不断吸收着古钟之力自我恢复。

    李云霄感觉如同刮痧一般将**全部破坏了一遍,同时也将那扩散的魔气全部镇压下去,虽然被自己整的伤痕累累,却没有了那种魔气侵袭的腐蚀之痛,这才重重松了口气。

    随后双手捏诀,将四周的元石全部临空摄来,开始大肆吞噬。

    他自己则是化影而出,进入界神碑内,出现在袁高寒身侧。只见袁高寒的身体越来越虚幻,正在紧张的用天舞轮转紫金鼎炼制,凤凰神火在他运用下也变得熟练起来,熊熊燃烧着大鼎,只是那大鼎似乎承受不住火焰的煅烧,开始有些变形。

    顾月生也在一旁不断地帮忙,整个人似乎有了不少变换,至少没有了那种阴鸷之气,多了几份才气的感觉。

    李云霄吃惊道:“老袁,用得着这么卖命吗?你是想让我感激涕零?”

    袁高寒怒视他一眼,道:“我呸!还不快来帮忙,第一柄北天寒星铁铸造的剑就要出炉了!”

    “什么?!”

    李云霄一惊,道:“怎么会这么快!”

    以他的预想,袁高寒在这点时间内想要掌控凤凰真火,将北天寒星铁炼化都是不可能的,更别谈炼制出剑锋来!

    “嘿嘿!”

    袁高寒的身体忽明忽暗,但还是一脸得意道:“当年我炼制这天舞轮转紫金鼎的时候,在其中封印了一些强大的手印,这个秘密知道我晓得。我道是哪天被人发现,算是便宜了那有缘人,想不到竟然还是自己得了实惠。”

    李云霄愕然,道:“这也行!”

    “哼,若非如此,就算我这八重星光魂体灰飞烟灭,也炼制不出一柄剑锋来!再没有星光石提供的话,你就等死吧!”

    袁高寒怒气冲冲的说道,显然对星光石的供应极其不满。若是他灰飞烟灭了,那么远在圣域的本体立即会得到所有的记忆,到时候不带着大批高手来截杀李云霄有鬼!

    李云霄心情大好,大笑道:“星光石会有的,您老安心替我卖力,绝不会亏待你的!”他手中的幻波天经诀也施展出来,开始协助袁高寒。

    界神内一切规则都由他掌控,一经出手,袁高寒立即觉得压力大减,被压抑的情绪立即得到释放,嗷嗷大叫起来,更加兴奋的炼制着。

    顾月生在数天的接触之中,也知道了袁高寒的身份和厉害,心服口服的在他手底下做事,也学到不少东西,这刻更是全身心的投入在里面,毕竟炼制九阶玄器闻所未闻,对他的好处极大。

    在三人紧锣密鼓的炼制之下,终于没过多久,天舞紫金鼎顿时发出强大的紫光,那三个用肩驮着鼎身的****少女变得神态万千起来,祥光从顶盖上直冲天空,霞映满天!

    “这,这就成了吗?”

    袁高寒怔怔的望着天空之上的霞光,突然道:“你可还记得艾?”

    李云霄一愣,笑道:“怎能忘记。”他的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道:“当年那小子就已经是无限接近术道巅峰了,现在更加不知是到了什么程度。当今天下,怕是无人可敌了!”

    袁高寒笑道:“可是他当年还是败给你了。”他抬起头来,自嘲道:“看着这满天霞光,就想起艾的那件鼎器,不知为何物。吾身有涯,术道无涯,不知道此生是否能够一见那术道巅峰!”

    李云霄也同样神往不已,在霞光下,两人都是深深的闭上眼睛,任由那光芒挥洒在身上,一片祥和。

    李云霄道:“宝剑凝锋之时,不该有这种感慨的,应该是豪气干云才对。”

    顾月生怔怔道:“这,这就炼制成功了吗?为什么没有一点剑气的感觉?”

    袁高寒解释道:“这里是圣器内部,自成空间,是没有天武界中的雷劫,一柄兵器不历经雷劫的的淬炼,终究还是凡铁。只要这柄北天寒星剑一出这里,立即就会引动天地异象,降下九阶雷霆劫。”

    对于顾月生这段时间以来的表现,袁高寒十分满意,生起了爱才之心。基本上是有问必答,而且尽量讲述的详尽。

    他本就是德威四海的大术炼师,自有一派大宗师的气度,也让顾月生渐渐心服,与之前拜在疯子杰门下的感觉完全不同。

    李云霄喃喃自语道:“九阶玄器的雷霆劫吗……”他目光中神思闪动,不知心中所想。

    随后取出瑾萱给他的储物袋,交给袁高寒道:“所有材料基本一应俱全,还缺几样我会尽量想办法,以后你就是我的首席术炼师了。”

    袁高寒露出鄙视之色,哼道:“就算是你,也不配我给你炼制,若非受制于你,还有神火供我使用,就算你跪在我面前哭喊,我也不会搭理你的。”

    “哈哈!”

    李云霄大笑数声,道:“别意**了,好好给我干吧。我恢复巅峰之日,便是你脱困之时。在这里,你可以安心的修炼到九重星光魂体,到时候与本体合二为一,便可直接问鼎术道巅峰,说不定连艾都不是你对手。”

    袁高寒原本心中荡漾,但一听那个名字,顿时脸色拉了下来,道:“少给我套帽子,我自己的斤两自己最为清楚不过,想要超越艾,至少我是没希望了。”

    他的目光落在李云霄身上,闪露出浅浅的嫉妒和落寞之色。

    眼前这个少年,是唯一打败过艾的存在,虽然手段有些不光彩,加上投机取巧,但至少是能够和艾正面抗衡的人。而自己,或许连那个资格也没有。

    他心中充满了不甘,却又满是无可奈何。有些人天生就是强大无比,而有些人再如何努力,也无法达到别人与生俱来就拥有的层次。

    艾就是那种人,而古飞扬,或者说李云霄,也是如此。

    袁高寒眼中的落寞一闪而逝,正色道:“数十年前你靠投机取巧打败他,但正如你所说,当今的人族之中,再无人可以与之匹敌,即便是家师也不能。我隐隐中觉得,今后唯一能够胜他之人,依然是你。”

    他自嘲道:“这个论断虽然我很不愿意说出来,但不得不承认,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你都将成为天武界人族的术道领袖。他日抗衡异族恣肆淫威,也唯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