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545章 形势逆转
    看最快更新

    谭地君内心立即有了决断,暂时将取李云霄性命之事压了下去,等待此间事了,再派人,或者亲自出手收拾了他。看他目前的伤势,没有一年半载是不可能好的了。

    “余长老,将他们几人都给我拿住!”

    谭地君的目光投向何应蓉还有身后两位长老,那几人都是大吃一惊。何应蓉更是震惊道:“余长老,你也叛变他了?你,你们……,原来你们早就有预谋!”

    余长老脸上闪过一丝愧色,随后坦然道:“当年之事,原本就是张凌华欺师灭祖在先,今日不过是因果报应罢了。”

    何应蓉气的浑身哆嗦,怒道:“谁,还有谁也跟着一起叛变了?”

    谭地君得意的大笑起来,道:“除了你,和司马长老,丰长老,以及被镇压在那口大钟下的陆长老,其余六名长老全都是正义之辈,不肯同流合污!何应蓉,若是你还有半分是非之念的话,也跟着我吧!”

    何应蓉脸色大变,想不到竟然竟然倾斜的如此厉害。她的目光朝着一干长老逐一望去,众人都是冷冷的瞥过脸,唯有司马长老裹在黑袍之中,看不清神情。

    此刻,一直都未曾说过一句话,甚至睁开眼的丰长老终于动了。

    谭地君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之色,开口道:“丰长老,当年之事你也应该清楚吧,张凌华猪狗不如,现在是罪有应得!还望丰长老以大局为重,不要助纣为虐,大势所趋是无法逆转的!”

    这丰长老也有着半步武帝的修为,若是反抗起来,的确是一大麻烦。在所有长老之中,也只有余长老和自己能够稍稍和他抗衡。若是能够不费一兵一卒,直接口头说服那是最为上策!

    丰长老似乎没有听见谭地君的话,只是徐徐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目光从众人脸上望过去,满是落寞之色,叹息道:“想不到我已经失心到了这个程度,这些年来我做的如此不够好么,竟然令诸位这般失望?”

    “嗞!什么?什么意思?”

    他的话如同惊雷一般震在每个人的心间,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骇然的望去。

    这时被吕长老擒住的张凌华突然露出一丝苦笑,整个人的模样开始变化起来,立即化成另外一人,苍老的样子显露出来,竟然是丰长老!

    而原先那丰长老也在同一时间随之变化,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之下,显露出张凌华的模样来,眼神如同雷电,目光直指谭地君!

    “师弟,变化模拟之术,乃是本派绝学。你会,我也会啊!”

    “嗞!”

    这一惊天变化,让所有人骇然失色,内心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来!

    特别是那六名叛变的长老,更是一个个脸色发白,想不到形势竟然突然急转而下,代张凌华受死的竟然是丰长老!而张凌华本人则是毫发无伤!

    李风雨等人也全是被这一变化弄得瞠目结舌,一个个暗自腹诽的骂了起来,妈的老狐狸,太狡猾了吧,这下真有好戏看了!

    张凌华的出现,让所有人心中仿若一块巨石压在心间,刹那间原本以为一切搞定的局势,突然间就逆转了过来,每个人都是手心冒汗。

    “你,你好狡诈啊,竟然让别人替你送死!”

    谭地君怒目而视,仇恨满满的咬牙切齿道:“你还是一贯的卑鄙无耻!”

    张凌华叹了口气,道:“师弟,把丰长老放下吧。”

    吕长老在他的目光之下,吓得浑身哆嗦,急忙将半死不活的丰长老扔了过去。

    张凌华接过之后,往他身上查探一下,顿时变了脸色,骇然道:“好厉害的元素之力!”

    谭地君冷冷道:“这些原本都是用来对付你的,可惜了,丰长老成了你的替死鬼!”

    丰长老苦笑一声,立即咳出大量的鲜血来,断断续续道:“不……不必……费力……了,我……我……我死……而……无憾……”

    所有人都是看的心中一阵悲凉,特别是另外几名长老,纷纷涌起兔死狐悲的感觉。何应蓉连连跺脚,怒道:“谭地君,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内斗除了消耗北斗宗的实力外,还能如何?你又能得到什么?”

    谭地君怒道:“是张凌华害死他的,关我何事?”他冷视着张凌华道:“就算你找了替死鬼又如何?我的计划一点也没有变,只不过原本对付丰长老的现在用来对付你罢了,全都给我上,一定不能让张凌华跑了!”

    其余六名长老顿时动了起来,呈现出一种阵势围拢在张凌华四周,各个脸色异常的凝重。毕竟对方是半步武帝强者,要杀他们如同蝼蚁。在所有人中,唯一能够抗衡的也只有余长老和谭地君本身。剩下几人,顶多牵制一下。

    何应蓉吃惊的站在那,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对方张凌华她做不到,但说帮张凌华杀掉这六位朝夕共处的同门,她也做不到。

    司马长老和身后的罗信然也是站立着不动,两人都在黑袍之中,看不出神情来。

    整个观赏台上大战一触即发,其余势力之人纷纷退让开来,在远远的临空观望。

    张凌华的目光从六人身上一一扫过,开口叹道:“你们都是宗门的顶梁支柱,若是你们都死了,北斗宗的整体实力大跌,整个宗派都垂垂危矣,我不想那种情况发生。你们六人若是有悔改之意,现在及时站到我这边,今日之事一概不究。”

    六人都是脸色微变,紧张的互相望着。生怕有人临时投靠,又怕自己投靠晚了失去机会,一下子都是额头上冷汗淋漓,不知所以。

    谭地君脸色一沉,冷哼道:“诸位,张凌华是怎样的人你们还会不知道吗?他说的一概不究,你们相信吗?你们看看丰长老,已经被他害死了,你们觉得自己跟着他能够善终吗?”

    六人这才眼中露出坚定之色,不再犹豫。今日之事的确是无法抹去了,就算张凌华口中说不追究,但天知道他内心如何想法,将来的时间长着呢,足够慢慢收拾自己几人的。既然上了贼船,就只有一条路走到黑,再不可能回头了。

    张凌华叹息一声,看着身侧已经死去的丰长老,悲凄道:“丰长老是自愿顶替我的。宗门****之前我就得到了消息,将有大事发生,只不过没想到竟然会是师弟你。丰长老知道后,为了以大局为重,主动强行要顶替我,让我在一旁观察,以掌控局势。丰长老并非为我而死,他是为了宗门而死的啊!”

    谭地君怒道:“一派胡言,好会狡辩!若是你贪生怕死,此刻我已经杀了你,什么事也没有了,北斗宗依然是原来的北斗宗,莫非你以为少了你,北斗宗就不行了吗?”

    张凌华默然道:“当年我的确有做错事,但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了。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宁可不要这个宗主之位,一个人逍遥自在的修炼。师弟,你可知我身上的担子有多重?本地势力之间的明争暗斗,还有雷风商会这些渣渣在外窥视,随时准备着要吞噬消灭我们,这些年来,我除了修炼之外,没有一天是过的舒坦的。”

    在远处的霁林脸色微微一变,轻轻冷哼一声。

    李风雨则是流露出一股同情之色,他好像十分能够感受到张凌华的那种境况。一宗之主并非人人想象中的那样风光,背后的那种莫大压力,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

    张凌华轻叹道:“师弟,我现在就将这宗主之位给你,如何?”

    谭地君脸色一变,随即冷笑道:“张凌华,你少来这招了!就算你将宗主之位给我,今日也难逃一死,师傅的仇我也必须报!”

    张凌华摇头叹道:“不,你不能杀我。”

    “哈哈,笑话!”

    谭地君仰天大笑起来,道:“凭什么不能杀你?你不想死就可以不死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副贪生怕死的本性啊!”

    张凌华淡然道:“并非我贪生怕死,而是北斗宗需要我。若是没有一名武帝强者坐镇的话,北斗宗很可能就要风雨飘摇了。”

    “什么?!”

    谭地君心中一震,脸色大变的骇然道:“你说什么?武帝强者坐镇,莫非你……”

    张凌华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已经在数日之前,突破了那一道门槛,真正的跨入九天境了!”

    “嗞!”

    这个消息一出,满场震惊!所有武者,无一不是内心掀起滔天巨浪,只感到浑身发冷!

    特别是霁林几人,全都是瞪大眼珠子,难以相信的望着!

    就连李云霄也是微微眉头一皱,隐隐之中似乎预示到了不妙。此刻他坐在皇朝钟上,勉勉强强能够镇压住体内的伤势,但若是谭地君这方溃败的话,连带他也危险了。

    “妈的,形势竟然如此逆转!”

    李云霄内心咒骂了一句,无奈之下他直接从界神碑中抽取大量的乙木之气,开始修复自己的肉身,同时运转起大衍神诀来,以期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魂力,不抓紧时间准备好,等局势一旦崩溃,他也就彻底没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