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537章 变化模拟
    看最快更新

    李云霄和战甲之间残存的那点联系依然如蚕丝般牵引着,若隐若无,随时可能要断掉一般。

    “这战甲的确古怪,弄的老子都不太敢穿了,重新把你炼化一下更保险些!”

    李云霄召出神火来,往魔天甲上烧去。战甲被明王印打中之后,就彻底的消停了下来,任由神火煅烧炼化,其中也没有出现任何异样,很快就焕然一新的出现在李云霄面前。

    妖龙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道:“这战甲还是别使用了吧,总觉得透着一股怪异。”

    李云霄盯着那战甲看了一阵,凝声道:“区区一件九阶玄器而已,我不信它还能翻天了。”他手指一点,战甲立即化作一道光芒被他收入体内,魂力涌入进去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这才安心下来。

    他当即临空而立,开始调息自己的损耗。

    很快,便听见平英奕的叫唤,化形之体在界神碑内消失,回到本体之中。

    李云霄睁开眼来,平英奕和上官玉音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这一番炼制就耗去了一天****,已经是第三天,十强决胜之战。李云霄想起梅冬儿来,也不知道这小妮子取得了怎样的成绩,成绩如何已经不重要了,晨光照射而下,北斗宗显得有些暮霭沉沉。

    很快,就要变天了!

    李云霄突然觉得一股豪气在胸,猛地一声长啸而起,直冲云天。

    五星武宗的力量在这一刻爆发出来,瞬加攀升到巅峰,卡在那瓶颈上久久不能突破上去。

    平英奕和上官玉音相互望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震惊之色。虽然李云霄散发出来的只是五星武宗的力量,比他们相差甚远,却不知为何在他面前有一种难以抗衡的无力之感。

    平英奕强颜笑道:“祝云少今日马到成功!”

    李云霄微笑不语,三人顿时化作三道流光,朝着北斗宗的基地而去。

    这里已经是在护山大阵之中,每个进来的武者都是通过了检验,不时看到有流光闪动,都是飞去看最后一天比试的。

    李云霄三人为避免麻烦,远远的就降落了下来,步行而上。

    宗门****在北斗宗最宽大的一座山头上举办,上面如同棋子一样镶嵌着十个巨大的擂台,周围九个擂台全是用的四阶原料金刚玉垒砌而成,相传自北蝎宗开派之时就已经存在了,在整个天武界都算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即便是四阶材料,在数千年的风雨之中,也破损过无数次,修复过无数次。上面的各种修补的痕迹,足以见证北蝎宗强大的历史。

    在九龙拱珠的布局下,中间最大的一方擂台则是采用六阶的瑶光飞石铸成,令人叹为观止,甚至嫉妒眼红。瑶光飞石虽然在六阶之内属于次等材料,但足可铸出上万件六阶玄器,这种手笔,就算是现在的七大超级势力也是万万没有的。

    也幸亏这瑶光飞石仅仅是六阶之物,而且用途有限,否则绝不可能留存许久。一些窥视的小门派没有那实力,而各大超级势力又不屑于,更是拉不下脸面去抢夺,这才使得这块巨大的瑶光飞石炼制的擂台一直留存至今。

    在擂台的前方,竟然用阵法悬浮着一座精致的观赏台。台上并不大,通体玉白色,呈半圆扇形,也就只能容纳百人不到的样子,显然只有达到一定身份地位的人才有资格上去,两名武皇级别的北斗宗弟子守护在观赏台的两侧,以免闲杂之人进入。

    大量闲杂的武者早就挤在下面,熙熙攘攘的议论着,各种****的表情浮现在众人脸上,唾沫横飞,各自吹着牛皮。

    “喂,山鸡老弟,你怎么一天到晚手里拿着个绿帽子在我面前晃悠啊?”

    “唉,实不相瞒。浩南哥,我前几天看到一个兄弟的老婆偷男人了,你说我该不该告诉他呢?”

    “操,还有这种事,那当然要说啦!不过……你作为兄弟的也的确不好开口啊,否则你那兄弟多没面子!”

    “唉,是啊!所以我整天在他面前拿着顶绿帽子晃悠下,希望他能明白我的意思。”

    “……”

    还有不少人坐庄开出盘口下赌,赌十大热门人物,以及前三的热门人物。李云霄稍微听了下,前三的人选基本上圈定在程玉、时开山两人身上,基本上是稳拿前二了,至于第三个人选,则是看法不一,鲜有听到喊梅冬儿的声音。

    人群中没有看到寿巍的影子,估计早已经下山去了。就连罗信然一伙也没看到,不知那群人搞什么名堂。

    李云霄将神识在所有人身上逐一扫过,在场的人之中实力都不高,仅有的几位武皇存在也在他的神识分辨之下,觉得不可能有问题。那么谭地君安排的后手就应该是在观赏台上了,他的目光望了过去,正巧一道光芒从空中飞过,直接落在了那观赏台上。

    光芒之内是两个人影走了出来,俱是全身包裹在黑袍之中。

    守护的两名武皇弟子急忙上前,为首的那名黑袍人伸出拿出一块令牌晃了下,两名弟子顿时惊退,弯腰恭敬道:“司马长老!”

    黑袍男子径直走到其中一个位置上,直接坐了下来,身后那人则是立在他的左侧,两人都蒙在黑袍之内,看不清面容。

    下方自然不缺多事者,将神识往上面探了过去,但都被一股无形之力挡了下来,也都自知实力相差甚远,知难而退。

    但其中也有一股神识以极快的速度竟然穿透了那股防御,以极快的速度从两人身上掠过,立即引起惊觉来。那位司马长老的目光瞬间朝着李云霄的方向望了过去,黑袍之内闪烁着两道如星的精芒,却无法从人群中锁定是谁!

    他凝声道:“下面有高人!”

    身后的那名黑袍男子微微俯下身来,在司马长老耳边轻语起来。很快,那司马长老的目光再次凝聚起来,这次直接逼视着李云霄,似乎想要将其看穿。

    刚才那道神识正是李云霄的,他已经确定身后那黑袍之人就是罗信然,这伙人的目的应该是为宝藏而来的,听寿巍说这群人都是散修武者,不知为何被这司马长老给收纳帐下了。

    而此刻罗信然也肯定告知了司马风他的身份,这才引得司马风凌厉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晃悠。

    他轻哼一声,大衍神诀微微一转,立即将那道神识从自己身上弹了开去,再无法侵入周身五米之内。

    司马风瞳孔骤缩,右手猛地一抓座椅上的扶手,那用高级术炼材料炼制的虎头扶手上被他深深的掐入了一个爪印,一圈淡淡的元力从他右手上波动开来。足以可见他此刻内心的震惊之情。

    司马风的目光虽然是盯在李云霄身上,正主一点事都没,无所谓的懒散样子。却让身后的平英奕和上官玉音如芒在背,浑身不自在。

    平英奕小声问道:“云少,那黑袍长老认识你?”

    李云霄点了下头,道:“恩,他身后那人就是那晚袭击我们的枯瘦男子,叫罗信然,那晚被我打了一顿。”

    “啊,是他们!”

    平英奕和上官玉音都是露出愤恨之色,原本他们好不容易混入了北斗宗,若非遇到那群莽夫****,也不会****出身份来。不过话也说回来,若非****了身份,也无法知道宝图的奥秘,怕这一趟也是白跑了。

    想到这点,两人内心才稍稍平复了一些。但是眼里还是狠厉之色,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找那罗信然报复。

    李云霄对司马风的目光丝毫不予理睬,他也不怕****了自己的实力。反正等会就要刺杀张凌华了,过不了几个时辰就会满城皆知,现在嚣张一点也无所谓。

    很快,开始陆陆续续的从天际飞来光芒,这些敢嚣张着飞行的,都是有头有脸,直接奔着观赏台去的。多是北斗宗的长老,还有一些小门小派的宗主等,相互之间都彼此熟悉,不断的打着招呼,套着近乎。

    而且对于观赏台上的座位也都心知肚明,自己该坐哪里,哪里不能坐,都有着极其严格的实力等级。

    突然,几个出现在观赏台上的身影让李云霄愕然起来了。

    为首那人正是先前守护山门的那位吕姓长老,身后跟着两名武皇级别的弟子,其中一名弟子正是被李云霄一招击杀的那名黄衫中年男子,不仅容貌一模一样,就连修为也是一星武皇,还有那神态,气质……

    李云霄惊咦道:“变化模拟之术?”

    变化模拟之术也是一种秘法,十分神奇。若非那黄衫中年男子是李云霄亲手击杀的,在随意查探之下肯定分辨不出来。

    在仔细查探之后,李云霄才微微发现了有些异样,这名黄衫中年男子平凡的过了头,脸上缺少了原本真身所具有的那种傲气和优越感。这是在每一个北斗宗弟子脸上,不经意间都能看到的,现在这名黄衫中年男子则是一脸的沉稳和平静。

    今天看到一则杀狗的新闻,潸然泪下,心里堵了一天。一只和流浪汉相依为命的小狗被两个警察叉住脑袋,然后敲爆脑袋,流浪者一直萎缩的坐着,看着警察当着他面,打死自己牵着的“同伴”,眼神中只有无助。流浪汉有能力做到的,就是握住不放手,而狗狗的身体,一直面对着自己的主人。太一看的真哭了,呼吁大家抵制吃狗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