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534章 钛铂金纸
    看最快更新

    谭地君冷冷看了一眼,哼道:“这种东西全宗上下都是。当年有人窥视宝藏,这才弄出了大量的假图,现在就连张凌华怕也分辨不出来。”

    “是,是!”

    平英奕应和道:“不过,这张图是真的可能性极大。而且张凌华手中也肯定有真图,否则数百年前北斗宗早就被雷风商会铲除了,肯定是挖出了宝藏的。”

    谭地君沉默了下来,似乎在思量着什么,喃喃开口道:“数百年前,当时家师都还只是门内的一名弟子而已。这段辛秘我听说过,十分不靠谱。”他取过平英奕手中的皮革,拇指在上面摸了一下,顿时脸色一变,双眸中射出一道精芒来。

    谭地君将皮革在双手中不断揉搓了几下,一道雾霾之气从指尖散出,点在那皮革上就轻轻散开,只留下一个浅浅的印子。他脸上终于露出了凝重之色,盯着那地图道:“这是九阶妖兽的皮!”

    平英奕和上高玉音都是一喜,平英奕忙道:“大人明鉴,这地图的材质我们研究了许久,都无法判断出等级来。大人一眼就看出来了,不愧是武尊级别的存在。”

    他这一记马屁拍出之后,立即觉得自我良好,感觉自己的身份也提高了许多。

    “哼,老夫的雾霾之气,没有武尊级别的力量或者是九阶妖兽的肉身,根本无法抵挡,触之即死!”

    谭地君轻哼了一声,虽然表示出不屑,但还是很享受那一记马屁。只不过他刚说完,目光就看到了在一旁的李云霄,顿时脸上微微一红,嗔怒道:“天知道你这小鬼是怎么修炼的!”

    李云霄讪讪笑道:“这地图的材质既然是九阶妖兽的皮,那么是真的可能性就极大了!”

    谭地君也开始重视了起来,但却没有看那地图上的图案,只是不断拿在手中揉捏,似乎摸上瘾了。

    三人也不做声,知道其中定然有情况。

    谭地君摸了一阵后才道:“我听家师说过,那宝藏是不是真的还存在,他也不敢确定,但多半是没有了的,而宝图则是写在一张钛铂金纸上面。”

    李云霄道:“钛铂金纸薄如发丝,轻若无物,却能够承受烈火煅烧而不化。如果藏在其中的话,可以用火将这皮革烧掉。”

    谭地君点头道:“不错,你果然是大术炼师。”他将那张皮革抓在手中,立即凝出一团火焰来,在掌心不住的炙烤。

    皮革在火焰中纹丝不动,烧了盏茶功夫毫发无伤!

    谭地君脸色一变,骇然道:“这,这怎么回事?”他取出皮革翻来覆去的仔细看了一阵,没有发现任何煅烧的痕迹,一点印记也没留下。虽然自己不是火系元素掌控者,但以武尊之力凝聚而来的火元素也绝非等闲,这皮革竟然如此耐火。

    李云霄道:“里面有钛铂金的可能性更大了,这张地图一定是用九阶火系妖兽的皮制成的,我来试试吧。”

    谭地君脸上闪过不快之色,冷哼道:“莫非你觉得你比我还行?”

    李云霄苦笑一下,摸了摸鼻梁,道:“我可是术炼师,手中掌有异火。”

    谭地君半信半疑,这才将地图递给李云霄。

    李云霄将地图展开,轻轻用手抚摸了一下,的确是九阶火系妖兽的皮革,上面还能感受到温润的火系元素波动。他眉心上的太古天目张开,凝出一团凤凰虚火来,往那地图上燃去。

    实力之力太强,他怕会将钛铂金一起烧化掉。所以只敢用虚火试验。那地图一碰到虚火,顿时“呼哧”一下就燃烧了起来,开始卷缩。

    谭地君骇然的吓了一跳,瞪大眼珠子,只觉得眼前的事有些不真实。

    自己怎么说也是武尊之力,一丝一毫都烧不动的皮革,在他手里竟然一碰就要烧没了,这差距未免也太大了吧!

    原本他预想,就算李云霄手中有异火,那至少也要炙烤数个时辰才能烧出东西来,但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仅仅是一个呼吸,一个刹那的事情,九阶火系妖兽的兽皮就彻底化作灰飞。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小子身上的异火实在是太霸道,太****了!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谭地君望着李云霄那平静的脸色,没有来得感到一丝恐惧。

    “出,出,出来了!”

    平英奕突然大叫一声,欢喜连连的看着那火焰之内,果然在兽皮烧化之后浮现出一张耀眼刺目的纸张来,在火焰中都金光闪烁。

    李云霄也是一喜,急忙将火焰熄灭,伸手就要取抓。

    “哼!”

    谭地君冷哼一声,抢先出手,一把就将那钛铂金纸抓入手中。“嘶嘶”的烤肉声从他手中发出,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他急忙将那钛铂金纸扔了出去,眼中惊骇连连,骤然发现自己的手掌上一片焦黑。

    虽然伤的不是很重,但那热浪却是穿透了他的防御之力,烧伤了皮肤的。

    李云霄呵呵笑道:“忘了说一句,烧过的金属不能用手去摸。”他气定神闲的就将谭地君扔掉的钛铂金纸抓在手里,却是一点事也没有。

    那钛铂金纸上流光闪动,苟略出一条条的线路来,正是另外一幅和兽皮上完全不同的地图。

    “我看看!”

    谭地君这下汲取了教训,将元气灌入手掌之中,这才敢取了过来,一眼望下去顿时愕然道:“这,怎么会是这里?”

    平英奕和上官玉音也凑了上去,望了一阵后并不明白,他们对此地山脉的地形并不了解。

    李云霄道:“这是哪?”他看出谭地君的脸色有些凝重的样子。

    谭地君看了一阵那地图,开口道:“你应该知道南火城最大的资源就是离火金晶,四周大大小小有上百个矿区,各大势力交杂其中,不可胜数。但是在东面有一处凶险之地,虽然同样蕴含着丰富的离火金晶资源,却无人敢去开采,那处地方被成为‘死地’。”

    “死地?你是说这地图中记载的宝藏就在死地之中?”李云霄问道。

    谭地君突然一笑,道:“哈哈,不仅是在死地中。而且这处地方怕是只有我一人知晓。”他得意洋洋道:“这副地图我一看就知道是那里的地形图,但即便知道是在死地之中,也未必能够寻到。因为我年轻的时候,机缘巧合之下在这地方得到过一块离火金源,所以印象特别深。”

    李云霄动容道:“离火金源乃是离火金晶大量浓缩坍塌之后产生的至宝,虽然不如元素本源那样金贵,但也是万难一见的宝物,价值极高。”

    谭地君露出一丝惋惜之色,还带有愤恨之情,怒骂道:“当初这块离火金源被一名七阶术炼师用三枚七阶丹药就换走了!可怜我年少不懂事,当初还以为占了大便宜,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一笔令人吐血的交易啊!”他阴毒道:“若是再让我看见那名术炼师,我一定要杀了他!”

    李云霄笑道:“你自己蠢,岂能怪人家。那东西就算是换三枚九阶丹药也不为过。既然知道了地方,那事不宜迟,现在就去!”

    谭地君脸色一变,将手中的地图收了起来,道:“急不得,死地不是那么容易去的,其中的凶险只有去过的人才知道。而且现在正是宗门****的时候,我必须当着所有势力的面揭穿张凌华的面目,然后亲手杀了他!”

    李云霄奇怪道:“他做什么人神共愤的事让你这么恨他?听这土肥圆说你们以前不是师兄弟吗?”

    谭地君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咬牙切齿道:“我呸!那个畜生欺师灭祖,杀了师傅,夺取了宗主之位!原本我才是北斗宗的宗主,这畜生竟然为了一枚九阶丹药就杀了师傅,并且重伤我,若非当时我实力强过他,被他偷袭之下早就生死了!也是老天不让我绝,就是给我机会去报这个仇!”

    “原来如此。”

    李云霄点头道:“这种宗门仇杀整个天武界每天都要上演几百起,我也懒得管。你把那地图给我吧,免得你死后地图也丢了。”

    看着谭地君几乎杀人的目光,李云霄讪讪的笑道:“我只是听闻那张凌华进阶武帝了,你觉得你有可能跨越一大境界杀掉他吗?你这明显是去送死的,这我不管,但别把我的地图也送给他了。”

    谭地君怒哼道:“什么武帝,不过是骗骗外人吧!据我的调查,他现在也只算得上是半个武帝而已。以他那种垃圾天赋,这辈子也不可能进阶武帝的。当初师傅就是看出了他的修为有限,这才打算把宗主之位传给我!至于他目前的境界,也是大肆出卖宗门利益,换取来大量的丹药,直接醍醐灌顶的冲上来的!他的毕生修为,也就仅限于此了!”

    李云霄古怪道:“看得出北斗宗内部还是有不少你的眼线,先前那黄衫男子也算是一个吧。但即便如此,半个武帝也是掌握了部分规则之力,要知道规则之下皆蝼蚁,你凭什么跟他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