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526章 重新炼制
    看最快更新

    土肥圆说不出的苦涩,内心狂骂不已,老子才不想救你呢!但脸上还是堆出几团肥肉,笑道:“客气了,客气了。”

    宫装****的脸色依然还是冰冷,只不过不时的打量着李云霄和山羊胡须猥琐男,十分忌惮。

    寿巍道:“既然已经赶走那些恶人,我们下去吧。等会此地之事我会找机会上报给北斗宗的长老,就不会再有事情了。”

    他虽然是这么说,但难以掩饰眼中的忧虑。

    热闹看完,远处之人纷纷散去,五人相续进了小院,大门早已毁坏,但并不影响居住几晚。

    小院中一共有六个小间。寿巍对土肥圆和宫装****客客气气的,让他两人先选了两间住入。随后便让李云霄和山羊胡子先挑,山羊胡子唯唯诺诺,不敢先挑。

    李云霄则是无所谓,随便选了一间在角落里的便径直进去了。

    里面十分狭小,摆设也异常的简单,就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但很干净,显然为了招待他们这些看客,还是打扫了一翻。

    李云霄就盘腿在床上,开始静静打坐。

    界神碑中,灵魂显影出现在袁高寒身侧,看着那一大堆的葫芦小金刚材料,道:“老袁,研究的如何了?”

    袁高寒看了他一眼,点头道:“可以一试。这天舞轮转紫鼎本就是我自己炼制的,其中的玄妙唯呼一心。再加上这葫芦小金刚原本就是你炼制的,而且你就是古飞扬,有你在,也让我信心十足!”

    李云霄笑道:“你这么说,我会骄傲的。要知道你可是天照子的徒弟,圣域年轻一代术炼师的翘楚。”

    袁高寒盯着他,认认真真的肃然道:“我袁高寒一生中钦佩的人并不多,而你正是其中之一!”

    他眼中除了尊敬之色,还带有一丝复杂的情绪,内心微微苦涩,自嘲道:“就连天下第一美人曲红颜宫主都为你倾心,羡煞天下所有男子。”

    李云霄微微一愣,笑骂道:“少多愁善感了,赶紧炼制我的葫芦小金刚吧。”

    袁高寒脸上的落寞之色一闪而逝,长长叹息一声,打起精神来,道:“嗯,所有的材料我都准备好了。不过……”他略微犹豫道:“我觉得可以加入一根北天寒星铁进去,再凭借你我二人之力,说不定就将他炼制成了八阶巅峰的半兽半器。”

    李云霄摇头道:“的确有机会,但现在你我力量都太弱,失败的概率还是很高。况且那些北天寒星铁我都有大用。”

    袁高寒脸色一寒,心中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提醒道:“你只有三根。”

    李云霄露出洁白的牙齿,阳光般的笑道:“别逗了,你整个人都是我的,那七根北天寒星铁我都有用。”

    果然!

    袁高寒怒火冲天的吼道:“你若是要动我的北天寒星铁,我和你玉石俱焚!”他就是因为贪心这材料,这才放出了大魔,现在被拘在界神碑内。

    李云霄笑道:“别激动,我不过说说而已。”

    袁高寒万分苦恼,在这界神碑里,对方有一万种办法可以对付自己,那四根北天寒星铁怕是保不住了。

    李云霄道:“北天寒星铁虽然不能放,但我还有一样东西倒是可以加一点进去。”他单手一翻,一道金芒闪动之下,立即一尊古铜色的雕像出现在眼前。

    袁高寒痛苦骤缩,凝视着那铜像,脸上露出吃惊之色。几个呼吸间,他便脸色大变,走上前来抚摸着那铜像,猛然间失声叫道:“天照阙金!这竟然是一整块天照阙金!”

    他双目中爆射出光芒来,将那铜像双手抱住,生怕被人夺去似的。

    李云霄脸上抽搐了一下,道:“你这动作未免太猥琐了。你仔细看看,这天照阙金似乎有些奇异,我现在魂力太低,很难看出名堂来。”

    袁高寒爱怜的抱着那铜像抚摸了一阵,这才渐渐的冷静下来,内心十分不平衡的嘟囔道:“我就算在圣域,享用天下最为丰富的资源,但跟你比起来我还是觉得自己穷死了。”

    他的目光这才开始打量着铜像的造型以及工艺等,突然间大吃一惊,道:“这铜像怎么回事,竟然还可以摄人心神?”

    李云霄也是凝重道:“这座铜像是我在域外星空的星河之内捞起来,里面似乎隐含了什么,只是我的力量太弱,根本无法探其究竟。”

    袁高寒凝视了一阵,沉思道:“能够用天照阙金打造铜像,绝非凡物。你的意思是……”

    李云霄道:“用你的紫鼎,尝试着炼化它。这只是一块最原始的天照阙金矿,把它提纯的过程,自然也可以将里面的东西炼出来。”

    袁高寒摇头道:“这可是天照阙金,天下最为坚硬的矿石之一,非九阶术炼师根本无法炼的动。”他转而犹豫道:“只是一小块的话,或许可以。”

    李云霄伸出手来,一道火焰在指尖凝聚而成,正是凤凰神火,化作一把烈火刀芒,随着他指尖点下,往那铜像双足踩着的奠基一角割去。

    火焰嘶嘶而过,留下一道黑色的痕迹,竟然无法切下来。

    袁高寒也是眉头一皱,看来坚硬程度还在他认知的之上。这种材料即使是他也从未接触过,一直都是大陆上顶尖的几种原料之一,价值和那北天寒星铁一般而二。

    李云霄也是为之愕然,界神碑的力量虽然已经非常微弱,但他能够全部调用起来,凝聚出来的火焰刀异常强大,就算是普通进来都未必敢硬接,竟然连铜像一个印子都留不下。

    他当即盘腿坐下,开口道:“老袁,你开鼎炼器,我来切割这天照阙金,否则即便切割下来,你的鼎炉怕也炼化不开。”

    袁高寒当即了然,如此坚硬的金属,怕也只有李云霄的凤凰神火能够煅烧出来,到时候他只需要将其融合进来便可。他应了一声,便开始将法诀打入天舞轮转紫金鼎内,紫鼎的上身转动不停,射出道道紫光。

    李云霄则是施展出大衍神诀,将自己的魂力提升到一个圆满的程度,然后凝聚出一把匕首般的火焰神刀,在那雕像座基的角上细细切割起来。

    两人各司其职,一道道的光芒从方寸山中射出,紫气冲天。

    在天舞轮转紫金鼎的四周,环绕着各种原料,被袁高寒逐一打入紫鼎内,他溶解开一种非金非玉的原料,将那砰然跳动的红色石之心小心翼翼的层层包裹起来,生怕炼制时发生损伤。

    此刻紫鼎已经化作数米之高,除了紫气映天外,还散发出五彩之光,祥瑞异常。

    李云霄单手捏了个诀印,一直在默默运转着凤凰神火,虽然是微小的形态也让他倍感吃力。终于在半个时辰之后,那雕像基座的一角被切了下来,半个拳头大的三角形飞了出来,似乎还蕴含有灵性,在方寸山上转了一圈,竟然想要直接破空而去。

    李云霄心中一震,天才地宝中蕴含有灵性的他也见的不少,但这样被切碎了还能自动飞行却是从未见过。他单手一翻,往下拍去。

    顿时空中浮现出小块大地息壤,往那天照阙金上压去,顿时将其定住,无法动弹。

    李云霄在诀印一变,三个蝌蚪文从掌心渐渐升起,往那小块天照阙金上印了下去。随后火焰化作一个囚牢,将其困入其中,烈火熊熊灼烧起来。

    那边袁高寒也看的暗暗吃惊,若非有凤凰神火,让他来炼制的话,怕是几天几夜也休想炼化。

    “古飞扬,如何?”他担心的问道。

    李云霄沉声道:“没问题,你如何了?现在可否融合?”

    袁高寒笑道:“正等着你呢。”

    “嗯!”

    李云霄应了一声,丹田中的神奕力运转起来,那空中的凤凰之火突然间变得猛烈起来,里面的小块天照阙金终于融化开来,在他魂力的控制之下往那紫鼎之中坠去!

    紫鼎四周的火焰一下就窜开了,似乎极为畏惧那天照阙金四周的凤凰之火,整个大鼎都随之嗡鸣不断,好像在战栗。

    袁高寒脸色一变,同样手中凝出一个金色蝌蚪文,正是先前比试时,莫华源施展过的那个文字,拍在大鼎之上后,顿时紫色再次喷射出来,巨大的震动渐渐趋于平稳。

    随后他飞快地结印,身影在大鼎四周不断转动,一个个的印诀拍入其中,紫气萦绕在整个山巅上。隐隐之中好像有神女飞天之相,正是那天舞轮转紫金鼎的三个托鼎裸女。

    “轰隆!”

    突然间整个山巅为之震颤一下,所有声音立即沉寂了下来。神女之相逐渐消失,迷茫的紫气也消散开来,紫鼎上如同宝石一样的光芒晦明晦暗的闪动着。

    袁高寒满脸大汗淋漓,不断地喘息着,盯着那紫鼎的目光一眨不眨。

    李云霄也站起身来,走上前去,道:“如何?”

    袁高寒露出古怪之色,道:“不知。”他一掌拍在紫鼎上,顿时射出五色光芒,鼎盖旋转之后打开,一股极强的器韵之力波动散开。

    这器韵之强,虽然没有八阶巅峰那样恐怖,但也比先前要强大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