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515章 赌人头
    看最快更新

    瑾宣咬牙道:“开始我们也这样认为,打算由他们去。这种竞争耗资极大,如果紫云商会炼制出那种程度的产品,售卖他们的价格的话,每个月至少要亏损十亿中品元石,这还不包括其中各个环节消耗的费用,根本不是一家新兴商会能够承担的起的!”

    邬琛突然道:“会长大人,现在看来,这家商会会不会是雷风商会的一个马甲商会?现在我们处在如此境地,雷风商会处处与我们作对,还威胁了莫华源大师。而且这种恶性竞争,也只有雷风商会这等存在才有这般实力,才亏损的起!”

    莫华源眉头一皱,不悦道:“我并非是受他们威胁,而是各取所需,他们给了让我无法拒绝的东西。”

    李云霄淡然道:“针对你们是肯定的,但并非是恶性竞争,他们的产品之中蕴含的炼制手法的确要强过你们,而且材料的选取上,并不会比你们贵。也就是说,他们的成本的确比你们要低。”

    莫华源一愣,目光这时候才认真打量了李云霄一下,诧异道:“你看出来了?”

    李云霄将手中的一件玄器放下,不咸不淡道:“猜的。”

    莫华源听得心中发堵,李云霄这种油盐不进的态度让他如鲠在喉,极不舒服。

    这五样东西对比,他也隐隐约约感到了一些不对经,却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听李云霄这么一说,感觉的确是这么回事,不仅是用料上有细微改变,而且炼制手法也十分高明。

    莫华源没好气的冷哼道:“猜的?为什么我就猜不到,就你能猜到?”

    李云霄白了他一眼,道:“术炼之道,不就是材料和手法两种东西吗?你这也猜不到,还好意思说?”

    “这……你……”

    莫华源哑口无言,感觉会被他气死掉,却又无法反驳。

    瑾宣急忙道:“莫大师切莫见怪,云少他年轻不懂……”

    莫华源挥了挥手,打断道:“不说这个了。紫云商会也应该有不下于我的术炼师存在吧,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来寻我?若是其他八阶术炼师解决不了,我也同样无能为力。”

    瑾宣慎重道:“不错,我们紫云商会也有一位八阶术炼大师,但他无法分析出这家新商会的产品中所蕴含的配置成分。正是那位大师指点我来找您的,因为你掌握了逆炼之法!”

    莫华源和李云霄同时脸色一变,神情各异。

    所谓的逆炼之术就是反向炼制之法,当初在域外星空,袁高寒直接将金色魂奴炼回到纯净的灵魂之力,就是逆炼之术。只是这种术道掌握的人极少,而且用途十分有限。但用来分析成品中的原料成分,倒是极为有用。

    莫华源手中拿着那枚四转真丹来,仔细查看了一番,道:“逆炼之法我掌握的也十分有限,最关键的是我不能这样帮你,否则我和雷风商会的约定就作废了。”

    瑾宣大急道:“那请大师帮我分析这五件产品便可!”

    这五件东西是紫云商会主打的核心产品,主要这核心骨上能抢回市场,暂缓一口气,等这次商盟两会后,只要天元商会能稳住地位,再慢慢的收回其他市场。

    李云霄嗤笑道:“瑾宣,你求他有何用?他不是不帮,而是没那本事啊!就算是袁高寒在此,也无法逆炼出这五件东西的原料来。”

    莫华源脸色大变,怒道:“你敢直呼家师其名,大胆,无礼!”

    李云霄轻蔑的不屑道:“袁高寒,袁高寒,我就喊了,怎么了?你杀了我不成?你有这本事吗?”

    “你……!”

    莫华源气得浑身哆嗦,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刺激他的。李云霄五星武宗的实力他一眼就看的出来,但他自己也不过是一星武宗而已,虽然魂力上自诩很占优势,但也不认为可以跨越四星杀人。

    在南火城中,他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任何势力都要给他几分面子,所以整个小院内护卫也没有,因为根本就不需要,没人会敢傻不拉几的去得罪他,可这次他遇到的是李云霄。

    “你休要用激将之法,我是绝不会上当的!”

    莫华源虽然暴怒,但自诩看穿了李云霄的手段,冷冷的说道。

    界神碑中也传来袁高寒的大笑声,“哈哈,小子,想激将我徒弟,你差得远呢!”声音里尽是得意之色,显然对莫华源的表现很满意。

    李云霄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讥笑道:“激将?你有这个资格吗?袁高寒亲自来还差不多,别忙着生气,不信的话可敢和我一赌?”

    莫华源听的七窍冒火,怒极反笑道:“哈哈,跟你一赌?莫非是要赌谁更傻逼?那我甘拜下风!”

    李云霄冷笑不已,道:“你不觉得若是被你师傅看到你这傻逼样,他会很伤心吗?我就和你赌分析这五种玄器的材料,谁分析的最快最全,便是赢了。”

    莫华源大笑道:“哈哈,还不是激将法,等我分析出来了,你输了也就输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云霄冷冷的盯着他,不紧不慢道:“若是我输了,脑袋给你。若是你输了的话,只要我在南火城一天,你就要俯首听令于我,如何?袁高寒的徒弟,不想给你师傅争口气吗?”

    莫华源心中一震,瞳孔张得老大,吃惊道:“你,你说什么?输了你把颈上头颅给我?你觉得你能赢我?”

    原本的怒气这一下就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极大的震惊和疑惑。李云霄给他的感觉,绝不是那种冒冒失失的愣头青,那种玩世不恭的神态下,是人情练达和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

    他身为八阶术炼师,虽然无法看穿李云霄的真实情况,但却能够感觉到不凡之处。也正因如此,所以对方说以性命为赌注的时候,让他难以置信。

    李云霄轻轻踏出一步,微笑道:“可敢一赌?就赌上你身为袁高寒弟子的荣耀,你不想赢上一场给你师傅看看吗?让他看到你有足够的实力,足以回圣域!”

    莫华源神色沉了下来,厉声喝道:“休要拿我师尊的名号说事!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这个挑战我接下了,原本你是没有资格挑战我的,但是多次出言不逊直呼家师名讳,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今日定然要取你颈上人头,用你的血来擦干你的不敬言语!”

    瑾宣大急,想不到李云霄竟然如此冒失,事情突然就演变到了这种程度,她急忙阻拦道:“莫大师,云少他……”

    “不要多说了,我已经接下挑战了!”

    他挥手将瑾宣拦住,傲然的昂起头来,道:“怎么个比法?”

    瑾宣心中涌起一阵无力感,早知道如此就不带李云霄过来了。她心中暗暗警惕起来,就算得罪了莫华源也一定不能让李云霄出事,否则的话影响到立即到来的两会,到时候天元商会坍塌,他们也无法立足了。

    界神碑中传来袁高寒的声音,也是十分的震惊道:“李云霄,你真的要和我徒弟比试?而且用上你的人头?莫非你想施计耍诈?”

    他绝不会认为李云霄能比过自己徒弟,想到这个小子的诡计多端,立即沉声哼道:“我不管你怎么做,休要伤了我弟子!”

    李云霄传音过去,冷冷哼道:“你就睁开眼睛看清楚我是如何打赢你徒弟的,魂力高并非是决定一切的因素,你徒弟应该是刚刚晋级八阶不久吧,就让我好好给他上一课,不收费的!”

    “你……!”

    袁高寒哑然无语,李云霄说的他自然之道,但那必须是对术道有超强的理解,才能从技法等方面弥补魂力的不足。自己的徒弟既然是八阶术炼师,而且深的自己真传,在技法上自然也不会比别人差。他的确很好奇李云霄能有什么办法打败他。

    此刻已经箭在弦上,李云霄指着那桌上五对物品,道:“就用最简单的方法吧。你选一件东西,让瑾宣出相同的材料,你我同时进行炼制,谁练出的品质更高,谁便赢了。”

    “你……,你真的确定要这样比?”

    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这样的话就完全不存在投机取巧,考验的是术炼师的整体实力,是使用的最多并且最为公平的一种比试方式。如果说李云霄在这场比试里赢了的话,那么直接可以说明他的术道之术还在莫华源之上。

    袁高寒也呆滞住了,他的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暗道:这小子果然要耍名堂了,但不知道他想用什么卑鄙手段对付华源,华源能够接的下来吗?

    心中涌起丝丝担心,但不知道为何,更多的却是期待,很想看看自己的弟子现在的成就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

    “好,你很好!”

    莫华源怒道:“你竟敢耍我,我便陪你玩到底,这是你自己作死,怨不得别人。”他取出一把精巧的匕首,拔出鞘来插在桌子上,轻声道:“这是当年师尊赐给我的寒珠匕首,等会就用它来取你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