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513章 莫大师
    看最快更新

    原本瑾萱的意思是给八千万足以,但看到了李云霄吸收元石的恐怖情景后,再次凑了两千万出来。

    李云霄当下不客气,接过后道:“多谢了。”

    他也不矫情,紫云商会能在这个时候如此帮他,这个恩情肯定是记下了的,正所谓大恩不言谢。

    瑾宣道:“我们走吧,若是再错过那位大师,就遗恨了。”

    三人出了紫云商会,在南火城绕过了数条街道,来到一处小院前。

    院门前没有护卫,打扫的十分干净,一个篱笆小门,瑾宣轻轻推开走了进去,前院一个破旧不堪的石鼎,十分古旧,上面长满了绿苔。

    一个小厮模样的少年正在中远前打瞌睡,一见有人来,急忙提起精神来,定眼一看,顿时笑道:“原来是瑾宣姐姐,来的真及时呀。”

    李云霄的目光在这少年身上一扫而过,穿着就和普通店小二一般,年轻在十一二岁的样子,但却是隐隐散发出魂力波动来,竟然是二阶术炼师!

    他内心惊讶不已,暗自揣测道:莫非这位大人是位术炼师?

    瑾宣脸上露出笑容,喜道:“及时?这么说莫大师出关了?”

    那少年轻笑道:“师傅的确出关了,不过……”他脸色微微冷了下来,轻声道:“师傅吩咐了,若是瑾宣姐姐来找他,一律不见。”

    “什么?”

    瑾宣大吃一惊,焦急道:“怎么会这样呢?劳烦在通知下莫大师,就说瑾宣有要事相见。”

    那弟子叹息着挥手道:“瑾宣姐姐,你还是回去吧,不要让我为难了。家师说了不见就不会见了。你在这里缠着我也是徒劳无益。”

    邬琛微怒道:“莫大师这是何意?在南火城,紫云商会自问对得住大师,每个月都会有不菲的礼物送给大师,难道这些年下来的交情,连见上一面都如此困难吗?”

    那弟子脸色一变,勃然怒道:“东西是你自己要给的,跟家师什么事!”他冷笑道:“每个月抢破头想要给家师送礼的人不计其数,每个月算是给足你们面子了,不要在这里不知足!”

    他的意思就是说,收你们东西就是给你们面子了。

    邬琛气的浑身哆嗦,元力波动越来越强,忍不住就要爆发了。

    瑾宣急忙拦住她,从戒子中取出一个储物袋,上前塞进那弟子手中,恳求道:“劳烦这位大师帮通报一声,说几句情面话。”

    那弟子脸上闪过一丝犹豫,终于就是将储物袋扔了回去,冷哼道:“你们当我是什么人了?家师说了不见就不会见!”

    李云霄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将神识散开,往那中院后面探寻而去,立即将后面的情况一览无遗,在后院中屹立着一方青铜大鼎,散发出温温余热,显然刚刚使用不久,竟然是一方八阶大鼎!

    虽然只是勉强达到八阶的程度,但的确是八阶无疑。李云霄心中一动,他正好缺少一方八阶大鼎,如果瑾宣那件不能给他的话,想办法把这个弄走将就着用用也不错。

    顺着那大鼎向前,是一间宽敞的房间,他的神识肆无忌惮的直接延伸进去,突然感到一股极强的魂力将其阻挡,甚至直接反噬回来!

    “不好,果然是术炼师!而且魂力之强,至少达到了八阶!”

    李云霄心中一惊,急忙将神识收了回来,内心疑惑不已,在南火城这种两域交界之处,并没有什么好的修炼资源,怎么会有一名八阶术炼师坐镇此地?

    难道是为了离火金晶?不太可能吧,那东西虽然珍贵,但一名八阶术炼师需要的话,雷风商会即便是专门特供也会十分乐意才对啊。

    “是谁?”

    那后院中的魂力之中立即冲出一道神识来,想要将李云霄劫下,却徒劳无功,发现对方早已跑得无影无踪。那房间内一名闭目养神的男子睁开眼来,惊诧不已,自语道:“竟敢窥视我,那道神识至少也是六阶的,只是,六阶神识怎么可能在我的追堵之下逃掉呢?”

    他万分不解起来,突然心中一动,立即双唇微吐,将音波汇聚成线传了出去。

    在中院的那名弟子脸色越拉越长,就差点没动手赶人了,冰冷的讥讽道:“今天就算是说破了天也别想进去。”他轻挑的笑道:“瑾宣姐姐,若非看你是大美女,早就轰你出去了。若是紫云商会以后呆不住了,可以来找小弟的,嘿嘿。”

    瑾宣一呆,忽略了他的轻挑之意,而是思量着话中的意义,似乎蕴含了什么信息,她震惊道:“莫非,莫非是……”

    李云霄也是愕然不已,这小子才十一二岁啊,怎么就这么色?

    邬琛只觉得万分羞辱,自己堂堂商会的会长,如此恳求一名少年,竟然还受到侮辱,她恨不能自绝当场,以谢罪!

    那弟子似乎还想讥讽什么,突然间耳朵耸动了几下,顿时眼中闪过愕然,脸色变得古怪起来,开口道:“家师……家师有请诸位进去……”

    瑾宣和邬琛呆了一下,以为听错了,瑾宣呆滞的问道:“你,你说什么?”

    那弟子也怀疑自己听错了,但刚才接受到的的确是师傅的命令,想到自己先前的那副德性,不由得有些尴尬起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家师有请瑾宣姐姐还有邬琛会长,以及这位大哥进去。”

    李云霄暗暗叹了口气,这少年日后定然是个阴险毒辣之辈。他心中有些嘀咕起来,该不会是自己刚才查探之下,让那什么莫大师猜到了是外面之人所为,想喊自己进去找麻烦吧?

    但他天不怕地不怕,区区八阶术炼师也并没有放在眼里,倒没多少担心。

    反而是瑾宣则是一脸的紧张,有了先前这事,以及这名弟子口中隐隐透露出来的信息,似乎极为不妙。原本还信心满满的她,一下子变得踌躇起来。

    那弟子换上了一副人畜无害的面孔,笑道:“瑾宣姐姐在担心什么?有什么心思直接对家师说吧。”

    瑾宣点了点头,正要进入,那名弟子突然伸手一拦,讪讪的伸出手来,笑道:“瑾宣姐姐刚才那个储物袋挺漂亮的。”

    瑾宣一愣,立即明白他的意思,内心苦笑不已,将先前那个储物袋取出,塞在他手中。

    那弟子这才把手伸了回去,做了个请的手势,笑道:“三位有请。”

    邬琛气不打一处来,小声在瑾宣身后怒哼道:“以后再也不会拿一块元石供给这莫大师!”

    瑾宣脸色一变,回过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邬琛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急忙吐了下舌头,缩回头去。

    术炼师的神识是极其强大的,瑾宣有些担心起来,生怕这位弟子听到了邬琛先前的话,但看他依然是笑着脸伸手做请,这才微微放心下来,当先走了进去,邬琛和李云霄紧随其后。

    众人显示看到那方八阶大鼎,随后走进李云霄神识受阻的那个房间,一名男子早已焚香斟茶,端坐在那,手中捧着一卷经书细细品读。

    男子的气质看上去不过而立之年而已,脸上的皱纹却层层叠叠显露出垂暮的老态,眼窝也有些凹陷下去。术炼师所有时间都花费在术道的研究中,身体很魂力都是在不断损耗,所以看上去比普通人要显得苍老的多。

    当然也有一些例外的情况,比如古飞扬前世就一直很帅的,那完全是天赋的原因,不需要多少精力时间,也能取得不错的成就。

    李云霄暗暗惊诧不已,能够在而立之年就冲上八阶术炼师,的确是天赋惊人,不应该是默默无闻之辈才对啊。

    瑾宣一见此人,顿时变得恭敬起来,上前作揖道:“瑾宣拜见莫大师!”

    邬琛也跟着低头,内心则是暗骂不已。

    李云霄一脸的平静,懒散的站在瑾宣身侧,看不出神情。

    莫华源道:“瑾宣会长客气了,还请坐。”随后目光就直接落在李云霄身上,瞳孔微一缩,明显的呆了一下,露出古怪之色。

    他本想查探对方的魂力修为,却明显的被一股力量阻挡在身外。以他八阶修为,根本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才对。这小子身上一定身怀可以隔绝神识的异宝。莫华源当即作出这种肯定的判断来。

    瑾宣并没有坐下,而是小心的站在一侧,恳求道:“莫大师,上次说的……”

    莫华源直接挥手打断了,道:“上次的事不用再说了,情况有变,我也无法明言,你们还是走吧,自己另外想法子。若非这些年来紫云商会对我也是恭敬有加,今日我是不会见你们的。”

    瑾宣急了,躬身长长的拜下,急切恳求道:“还望莫大师援手,瑾宣不惜千金求来一物,还请莫大师能过目一看。”

    莫华源面无表情,淡淡说道:“就算你拿出的是九阶玄器也没用。”

    瑾宣摊开手来,一道紫色光芒从戒子中飞射而出,落在莫华源身前的案几上,一只精巧玲珑的紫色小鼎灵气逼人,鼎脚竟是雕琢着三个形态迥异,姿态万千的****少女,或用香肩,或用双手托着那鼎身,一眼望去,散发出道道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