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511章 瑾萱
    看最快更新

    李云霄一语道出屏风之后人的身份,整个屋内的气氛瞬间变得肃杀起来。

    邬琛更是眼中露出惊惧之色,身上的气势狂涌而出,将李云霄彻底锁定,只要他稍微动作,立即就会是雷霆万钧的攻击。

    这种凝重的氛围下,李云霄轻轻一笑,再次自斟自饮起来。

    屏风后的琴音再次响起,只不过变得松风低吼,江河涌动,琴音萧萧,带有肃杀之气,显然弹琴之人的心已乱。

    “你如何知道是我的?”

    终于,一道温文悦耳的声音传来,那琴音也开始变得缓和起来,好像春风拂过绿野,秋雨打入竹林。

    李云霄笑道:“瑾萱姑娘的琴案边应该放了灵纹宝玉吧,可以将一切元力波动弥消,这样别人一探之下就是个普通女子。”

    瑾萱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能知道是我?”

    李云霄道:“其次破绽很大的。外面那些接待客人的女婢都有元力波动在身,何况是在邬琛会长身边弹琴试茶的女子,况且那琴音之中带有高山仰止之意,岂是普通女子能够弹奏的出来的。”

    瑾萱沉默了一阵,道:“即便如此,那也不能判断就是我吧?”

    李云霄微微一笑,拿起手中的香茶,再次品了起来,赞道:“这便天武大陆上被誉为三大圣茶之一,汇聚日月星辰之力而生,存在不知多少年月的星空古茶!这种茶叶,就算是七大超级势力中都未必有。紫云商会一个分部的会长,怎么有资格品尝,你没看到我喝茶时邬琛大人的那副紧张样嘛,哈哈,每一口都价值万金啊!”

    邬琛脸上抽搐了一下,默不作声。

    李云霄继续笑道,指着那三脚鼎炉中的焚香,赞道:“我没猜错的话,这里面烧的可不是什么普通龙涎,而是九阶中的极品天材地宝,真正上古真龙留下的涎香啊!”他望着白玉屏风道:“瑾萱姑娘,凭这三点,能否判断是你亲自驾临呢?”

    不等瑾萱答话,李云霄长叹一声道:“也正是这真龙龙涎和星空古茶,让我确定了梁宽的话,紫云商会真的是危机重重,就连瑾萱姑娘都没有把握度的过去,这才将珍藏的至宝拿出来享用,以免到时候便宜了他人,我说得可对否?”

    瑾萱沉默了良久,终于开口道:“你到底是谁?”

    李云霄手中光芒一闪,一块毫不起眼的小牌子出现在手掌,放在茶桌上。

    邬琛瞳孔骤缩,震惊的拿了过来,仔细翻看之下,确信不假后,这才失声道:“会长大人,是天元商会的天元令!”

    屏风后的倩影也晃动了一下,影子随后拉长,瑾萱从后面走了出来,一身淡绿色的妆花长衫,银白色的曳地裙上绣着两只五彩的连波水纹鸳鸯,发鬓上别了一朵镶珠裹玉的金花,洁白的肌肤上带着几许红润,异常惊艳,楚楚动人。

    李云霄也为其美貌惊讶了一下,商盟中最为出名的美女便是丁玲儿和水洛烟,是无数青年才俊梦寐以求的女神。而瑾萱虽然名气没有那样显山露水,但是姿色和气质上,绝不会输给两人。

    瑾萱从邬琛手中接过那非金非玉的天元令,这才轻吟道:“的确是真的。这是最高级别的天元令,整个天元商会也不会超过十枚,可见公子一定是天元商会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紫云商会的朋友。”

    瑾萱的目光在李云霄身上打量了一番,露出极度的疑惑之色。她们紫云商会是依附于天元商会的,并且在众多依附商会中实力名列前茅,所以和天元商会关系非常不一般,而她本人也是丁玲儿的闺中密友,几乎无话不谈,这才觉得十分奇怪,拥有这般天元令的人,她基本上都知道,却从未听过一个如此年轻的少年。

    李云霄赞道:“都说商盟双花,应该是三花才对。瑾萱姑娘的容貌气质,一点也不输给玲儿和水洛烟呐。”

    瑾萱脸颊微红,似乎从他这句话中听出了点什么,问道:“你认识玲儿妹妹?”她年龄和丁玲儿相仿,不过大上数月而已,故以姐妹相称。

    “嗯,玲儿和水洛烟我都认识,说起来商盟还真认识不少年轻人。”李云霄笑道,前世认识的都是商盟那些领袖,这一世倒是将小一辈的人物都结识了一番。

    “哦?”

    瑾萱慢慢的观察着李云霄的外形,在脑海中飞快的寻找起来,似乎的确听丁玲儿谈起过。

    很快,她终于眼中精芒一闪,失声道:“你,你是炎武城城主李云霄?”

    李云霄摸了摸鼻梁,无语道:“炎武城城主这个身份有这么出名吗?”

    “当真是你!”

    瑾萱吃惊不已,嫣然笑道:“那是自然!四大仙境之一的须弥山崩塌,炎武城成为灵气宝地,各方势力窥视。到后面星宿老怪跨域而去,厉华池大人和姚金良大人同时临立炎武城,最后圣域亲自颁布铁令,这才让风波渐渐平息。这其中哪一件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李公子身为城主一职,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分量,定然不轻吧?”

    李云霄内心微微刺痛,想起梦白姐弟来,但很快就平复下心境,淡淡说道:“那都一群武帝强者不安分,搞来搞去的,跟我这喽啰哪能有关系。”

    瑾萱愕然了一下,他这话里透露出对那些绝代强者的极度不尊重,但这跟她没关系,莞尔笑道:“城主大人别谦虚了,我听玲儿妹妹说,今年的商盟两会比试,城主大人要替天元商会上场?”

    李云霄正色道:“不错,还有月余就是商盟两会时间了。我现在急需传送大阵,去宋月扬城。这也是我来紫云商会的目的之一,希望瑾萱姑娘能为我提供帮助。”

    瑾萱叹道:“原来如此,我说李公子怎么会有时间在这南火城闲逛。”她露出深深的忧虑之色,道:“只是要传送到宋月扬城,必须要跨域传送大阵才行,整个南火城都没有这种大阵,除非是最近的雨峰城,必须借用雷风商会的那个传送大阵才能过去。”

    她沉思了一阵后,道:“事不宜迟,商盟两会非同小可,而且也直接关系到我紫云商会的生死安危。邬琛,你现在立即去雷风商会,借他们的传送大阵一用。”

    “是!”

    邬琛立即应道,看了李云霄一眼后,就急忙出门而去。

    “李公子稍坐片刻,我让邬琛亲自去,雷风商会很快就会回应的。不知道李公子这次商盟两会比试,有多大的把握?”

    瑾萱一脸的肃然之色,目光盯着李云霄,十分凝重的样子。

    李云霄笑道:“直接叫我云霄或者云少吧,我不喜欢和美女有隔阂,保住天元商会的常任理事会成员位置肯定是没问题的。”

    “当真?!”

    瑾萱一惊,难以置信的看着李云霄,商盟两会从来都是风起云涌,除了核心四盟外,另外三家每次都是紧张万分。特别是这次的天元商会,已经到了风雨飘摇的边缘,所有人都不看好,而等着想要取代天元商会的强大商会,至少有三家之多。

    若是天元商会的地位不保,那么树倒猢狲散,那些依附于它的其它商会也会鸟兽散,从新找大商会依附。而这对于紫云商会来说,也许会是压垮局势的最后一击。但若是天元商会能够顶住的话,到时候以她和丁玲儿的关系,定然可以求来援手,紫云商会这一关熬过去问题就不大了。

    所以在知道李云霄的身份后,将他送往宋月扬城就成了头等大事。

    但她眼中还是浓浓的不信之色,毕竟对方的修为只有四星武宗,连自己都不如。她也不明白丁玲儿怎么会选上此人,若说他压制了自己修为,瑾萱是不相信的。

    李云霄笑道:“怎么?难道天元商会的局势直接影响到了紫云商会的局势?不知紫云商会现在面临怎样的困境,说不定我也能够帮上一点忙。”

    瑾萱叹道:“正因为天元商会日渐式微,所以其他的一些小商会也就开始拿我们这些依附天元商会的附庸开刀了。云少还是安心准备好去宋月扬城吧,只要能让天元商会保住常任理事会成员的位置,就是帮了瑾萱最大的忙了。”

    她的语气中带着诸多的无奈和哀伤,而且显然是不信李云霄能帮上什么。

    李云霄也不强求,道:“瑾萱姑娘,我最近需要一大批的炼器材料做准备,以及大量的元石,不知你这里能否提供一些。”

    瑾萱道:“云少不用客气,直接喊我瑾萱便可。不知道你要哪些材料,我会竭尽所能的助你的。”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瑾萱了。”他取出一个空白的玉简来,放在额头上,用神识将所需的材料全部印刻其中,好了后便交给瑾萱。

    瑾萱心中暗暗惊诧,用神识将信息烙印在玉简内并非什么难事,但像他这般轻而易举,面不改色就办到的,除非烙印的信息极少,否则肯定是高级术炼师。她直觉的认为定然是前者,但是取过玉简用神识读取后,顿时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