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510章 焚香试茶
    看最快更新

    “对,对对,这是我和紫云商会之间的事,大人您就……啊!!!……”

    梁宽急忙顺着说了下去,想要避开话题,但瞬间就感到大腿上一道剧痛,飙射出鲜血来,他的心猛地沉了下来,心中的痛比腿上来的更甚,只觉得天旋地转,世间再也不会有光明了。

    李云霄冰冷的说道:“这次爆的是你大腿,不是第三只小腿,下一次就真的是你命根子了。”

    梁宽急忙低头看去,果然是大腿上出现一个血窟窿,不断地喷出血来,他却一点也不觉得痛和委屈,反而觉得那个血洞十分可爱,心中猛地松了口气,但再也不敢在李云霄面前摆谱,急忙将原委说了下。

    在南火城这个两域交界之处,最大的资源便是离火金晶,周围几座连绵数里的巨大山脉,都蕴含有离火金晶矿脉,是难以想象的巨大资源。

    围绕着这巨大资源,矛盾就此而生。

    一派是外来商会势力,以雷风商会为首的诸多商会,从天南地北汇聚而来。原本商会的到来也是带动了地方资源的活跃,但这些商会本身就是强大的势力,除了低价收购离火金晶矿的原石外,逐渐也插手到当地矿脉的资源划分里去了。

    另一派则是南火城附近的本地势力,像北斗宗、新月宗这些老牌本地势力,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资源被人强行夺走,但是多大的利益就会引来多大的风险,商盟里的角色都不是善于之辈,在整个争夺利益的过程中,数十家实力微弱的本地势力从此就灰飞烟灭,再也不复存在。

    从而引发了本地势力的极大危机,这时大家都联起手来,组成了南火盟,共同对外。这才将本地势力几乎逐渐灭绝的颓势扭转了过来,与商盟的人达到了一定的平衡。

    无论是哪方,都不愿意再打下去了,雷风商会虽然是庞然大物,但要彻底铲除南火盟也要牺牲不小,而商盟内部也是风起云涌,动荡不安的地方,他们首先还是要保全在商盟内部的地位和利益,所以目前这种和平的发展方式就出现了。

    商盟以雷风商会为首,南火盟以北斗宗、天蝎宗为首,相互之间签订了一系列的和解条约,这才将两派持续了许多年的冲突缓解了下来,大家共同开发,共同获益。

    虽然表面上两派人之间的恩怨停了下来,但暗地里的争斗从未停止过,也没因此而少流鲜血。上次新月宗宗主和梁业的一次对话,似乎南火盟针对商盟最近也会有一系列动作,其中谈到南火城内商会的时候,特意重点讲了下紫云商会,似乎这家商会陷入了前所有未的危机之中,有点自身难保了。

    这句话被梁宽听见了,本也没什么。但在出售青冥石的时候,看到紫云商会对他这般不待见,却对一个陌生的愣头青如此热情,不由得怒火中烧,在想到紫云商会目前的近况,这才发飙起来。

    梁宽简约的讲完后,整个店铺内的人全是脸色大变,纷纷结束了各自的生意,匆忙离去。原本以为只是个傻帽公子哥的嚣张跋扈,却想不到还牵扯到了南火盟最近可能的一系列动作。

    当真是最怕猪一样的队友!

    现在梁宽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这种事说了出来,怕是雷风商会很快就会得到消息,南火盟的动作怕是要落空了,而这个罪责,估计是要新月宗来背的,那么新月宗会放过他吗?这小子说话也不知道避重就轻,一吓之下就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

    紫云商会的那些婢女也听得一个个脸色微变。如今商会内部的确和南火盟分析的一样,自顾不暇。若是南火盟这时候出手对付他们的话,根本就无法应付。而这种关键时刻,雷风商会怕是巴不得他们这些小商会被灭掉,好进一步做大自己。因为雷风商会一家,就足以对抗整个南火盟,根本不需要他们这些杂鱼的存在。

    “现在可以放了我了吧?”

    梁宽哆嗦的询问道,他还不知道自己泄露了天大的信息,整个新月宗都会因此受到牵连。

    “嗯。”

    李云霄怜悯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走吧,自求多福吧。”

    “嗯?”梁宽不明觉厉,不明白这句话什么意思,仔细捉摸了下也没弄懂。

    “对了,你那块青冥石呢,送给我吧,我有用呢。”

    李云霄突然想到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收购大量材料,而青冥石无疑是绝佳材料之一。

    梁宽心中一阵苦涩,对方这明显是敲诈啊,但他哪里敢不给,手中青光一闪,就出现一块淡青色的石头,握在手中递了上去。

    李云霄瞳孔微微一缩,落在那块青冥石上,露出了疑惑之色,他接过后拿在手中把玩了几下,眼中惊讶之色一闪而过,恢复了正常的神色,将青冥石收了起来,挥了挥手道:“你们走吧。”

    那名四名武者也急忙放开七号女婢,同梁宽一起跑掉了。

    梁宽踏出商铺门口后,还回过头来露出一丝怨毒之色,狠狠的瞪了李云霄一眼,就急忙一溜烟的跑掉了。他不敢久留,也不敢出言威胁,但又心有不甘,于是瞪一眼,留下一个“等着瞧,有你好看”的信号。

    “多谢这位公子相救!”

    七号女婢上前来,满是感激的谢道,但眼中却难以抹去那丝深深的担忧。

    李云霄淡然道:“不必客气,带我去见你们会长吧。”

    七号女婢这才在前面带路,而另外的那些婢女则是各司其职,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但商铺内早已空无一人。

    李云霄随着那婢女穿过几个庭院,这才在一间雅阁外停了下来。

    婢女上前敲了敲门,恭敬道:“会长大人,有位公子找您。”

    门内传来一道****的声音,“知道了,让他进来吧。”

    那紧闭的门随即自动打开,里面传来袅袅仙音,竟是有人焚香弹琴。

    琴音呜呜然,如怨如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弃孤舟之嫠妇。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好一曲明月之诗,窈窕之章!”

    李云霄开口笑赞道,大步走了进去。

    那琴音为之一停,随即变换了曲调,化作铮铮之声,清澈悠扬,如青峦间嬉戏的山泉,给人一种轻柔绮丽的感觉。

    在雅阁之中,一名宫装美妇正在烧水沏茶,茶具前供着一具三脚香炉,里面的香味徐徐扩散,闻之沁人心脾。在美妇的身侧立着一扇白玉屏风,上面简单的雕琢着山水花鸟,那琴音便是从屏风后面传来的。

    宫装美妇一看是个陌生面孔,再而看李云霄的修为,惊诧道:“这位公子找我何事?”

    李云霄道:“你便是邬琛?听外面说紫云商会岌岌可危,看样子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啊,会长大人挺悠闲的嘛。”

    “哦?就凭那梁宽胡言乱语几句乱说,公子就信了?”

    邬琛会意的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李云霄倒也不客气,直接在其对面就坐了下来,拿起桌子上的茶就一饮而尽,顿时一股暖流游走在全身奇经百脉,说不出的舒服来。

    喝完后,李云霄将空茶杯放在桌子上,微笑着做了个请斟茶的手势。

    邬琛一愣,想不到对方竟然这般不客气,这茶可是价值连城的精品,她也极少喝到,当下更是舍不得替他斟上,好奇的问道:“公子可以说下自己的来历以及所谓何事了吧?”

    李云霄笑道:“真是小气,才喝了一口而已。”

    邬琛气不打一处来,微怒道:“你可知这是什么茶吗?”

    李云霄轻轻一笑,默然不语,而是闭上眼睛,轻嗅着屋内的清香起来,同样是受用无穷。

    邬琛无语了,那三脚铜炉中的焚香同样是珍贵无比,但总不能浇灭了吧,放下手中的茶盏,冰冷道:“公子再不说话,我就要送客了。”

    李云霄这才睁开眼来,笑道:“外面女婢忍辱负重,受尽欺凌,里面会长焚香试茶,高卧抚琴,会长大人这般,太寒人心了吧。”

    一丝不易察觉的忧虑在邬琛眼里一闪而逝,冷然笑道:“这是我紫云商会的事,何烦公子操心?若是你以为帮了那些丫头一把,就可以在我面前放肆,那就大错特错了。”

    李云霄笑道:“好了,邬琛会长,别装了。贵商会危在旦夕,还是想想怎么应对吧,在这里装出没事的样子,只会让南火盟,甚至雷风商会的人耻笑。”

    邬琛脸色大变,如同盖了一层冰霜,冷冷道:“胡言乱语,梁宽区区一个纨绔,说的话你也当真了?”

    李云霄不置可否,而是直接从桌子上取过茶具,给自己斟了满满一杯,在邬琛难看的脸色下一饮而尽,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道:“原先并没有当真,但是……”

    他目光一闪,转而望向那扇白玉屏风,似乎要穿透而过,看清后面的景色,冷然笑道:“但是瑾萱会长亲自临立南火城坐镇,就让我不得不信了!对吧,瑾萱会长大人!”

    “铮!”

    琴音曳然而止,满屋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