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503章 镇压魔气
    看最快更新

    界神碑在银河星系之中飞速的穿梭着,被身后追赶而来的黑****气狠狠击中,发出巨大震动和轰隆声。

    幸好那黑****气被星河中的各种恐怖能量消磨的差不多了,但即便如此也如同跗骨之蛆一样贴在界神碑的表面,挥之不去,使得界神碑中散发的金光不断淡然下来。

    几个呼吸后,金芒再次大盛起来,黑****气全然不见,竟然冲入了碑内空间!

    在界神碑里面,所有人先是感受到剧烈的震动,几乎就要失去控制了,好不容易稳住下来,整个天空又一下子阴暗起来了,魔气在空中翻滚不停,咆哮而下。

    众人皆是大吃一惊,全部警惕到了极点,段越等人都是纷纷将各种玄器握在手中,随时准备一战。

    袁高寒全部魂力都灌入那阵法之内,此刻苦苦支撑着,身上的光芒恍惚不定,道:“你这圣器是怎么回事?跟一艘漏水的船似的,什么鬼东西都能进来!”

    李云霄也是苦笑不已,道:“不是说了破损了嘛,我也异常头疼了。整个天武界,有人会修这种东西吗?”

    袁高寒一愣后,沉默了起来,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不时望着李云霄。

    李云霄轻轻一笑,道:“这界神碑的修复,恐怕还是要仰仗你了。”这也是他要袁高寒归顺的主要原因,因为根本找不到第二个可靠的,有能力修复界神碑的术炼大师。

    袁高寒大喜,连忙点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倾尽生平所学的来修复它的!”

    能够接触到这个层次的玄器,并且自己动手参与进去,对每一位术炼师来说都是莫大的荣幸。即便是九阶术炼师,对于这样的机会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就像当时李云霄期望能够一览诺亚之舟一样。

    在术道的研究上,每个术炼师都是放在第一位,远远胜过其他各种利益。

    这时,那些从四面八方涌入进来的魔气开始肆虐起来,呼啸而下。段越等七人将元力提升到极点,大喝着就冲了上去,还有玄雷惊云吼也是雷光闪烁不停,同那魔气交战起来。

    李云霄看的心惊不已,道:“那大魔怕也是九天境界的存在,仅仅是一团魔气,而且从极远处一路消耗而来,就能这般霸道!”

    这次放出来的大魔,看样子要比帝迦厉害太多啊。当日在须弥山内,他们几个武皇级别的战力,都能和帝迦纠缠许久,最后一缕武帝神念就差点将其镇压了。

    而这次的魔头,就连太古罡风所化的鳄鱼都镇压不住,还有一件圣器——古神战场在手,这下真的是捅了天大的篓子。怕是除了那些超级势力,再无人可以抗衡了。

    袁高寒也面带忧虑,似乎生出了一丝悔意来。

    “圣器大量出世,天运唯恐有变。那大魔这时候出来,也是天意所定,不能完全怪在你我头上。”

    李云霄望着那魔气,一脸正色道:“若真有大事,那也是这个时代的劫数,非人力所能抗衡。”他单手一个诀印变换,立即从大地中涌出一片鲜红,熊熊燃烧,凤凰真火,冲天而起。

    袁高寒刚对他的话进行思索起来,就心中一惊,目光中露出骇然之色,那火焰蕴含的无穷力量让他也为之心摄,有点心神晃动起来。他惊骇连连道:“这是什么火焰?竟然也是趋近于本源的元素之力!”

    李云霄面无表情道:“上古真灵凤凰的本命神火所化,可惜我力量太低,没法很好的控制。否则凭借此火,就算与那大魔一战,胜负也为未可知。”

    袁高寒傻了眼,怔怔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凤凰真火你也有?”他突然间明白了过来,吃惊道:“你去域外星空,就是为了收取太古罡风,开辟地水火风?”

    李云霄露出称赞之色,道:“重开地水火风,我可没这个本事。界神碑中本就有这四大域界,从而形成一方自己的世界,甚至可以滋养万物。但是我得到这圣器的时候,就已经是损坏不堪了,必须尝试着将这四大域界激活起来,而且我成功的激活了火之域界和地之域界。”

    袁高寒心惊不已,喃喃道:“激活了两大域界,这么说你这里还有土系的本源元素了,现在又得到了太古罡风,就差水之本源了,将其修复的可能性极大啊!”

    此刻,那凤凰真火冲上天空,对着那魔气就是狂烧起来,很快将其驱散,不断地逃窜起来,似乎还有灵性。

    李云霄看着那结果,眉心皱的更紧了,凝重道:“这下有些麻烦了,那魔气驱之不散,在这界神碑内化开隐藏了起来。”

    袁高寒道:“没事,只要能将这神碑修复,到时候域界之力张开,那魔气就逃无可逃。”

    两人不再说话,默默的联手控制着阵法。

    界神碑很快穿过那银河空间,化作一道流星朝着天武界大陆****而下。

    ……

    星夜下,清波碧草,晓寒深处。

    “殷年,你叫我来这到底什么事?若不说出个所以然来,今天我跟你没完!”

    一名清秀可人的女子怒气冲冲的,身着花领锦衣,秀发上插着一根碧玉的簪子,周身散发着淡淡的元气波动,显然是一名武者。

    看去十六七岁的年纪,对面前的一名男子十分警惕,双眸中满是愠怒之色。

    “嘿嘿,当然是有天大的好事了,否则怎么敢打搅冬儿师妹修炼呢!”

    这名叫殷年的男子殷勤的献着谄媚,但似乎效果不太好,师妹梅冬儿不仅不高兴,反而更加有些瞧不起他。

    殷年收起了谄媚的笑脸,略微有些尴尬道:“后天就是宗门****了,唯有冲入前十的弟子,才能被掌门收为亲传。”

    梅冬儿脸色一寒,冰冷道:“知道这些,还在这种关键时刻来打搅我!没事的话我回去修炼了,殷年师兄,再见!”梅冬儿转身就要离开。

    殷年急忙道:“冬儿师妹,我费尽艰苦,寻来一枚天权内丹!”

    梅冬儿的身影骤然停了下来,在星空月色下,显得背影曼妙,风姿卓约,看的让殷年一阵怦然心动,邪火直烧。

    梅冬儿慢慢转过了身来,小心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有天权内丹?”她的话问的十分仔细,好像不敢相信。

    殷年胸中舒了口气,将那邪火压下去,露出得意之色,道:“当然,否则怎敢浪费师妹修炼的宝贵时间呢。这枚天权内丹位列五阶,而且品质达到了上品的程度,只要冬儿师妹今夜服下,在后天的宗门****前,一定可以突破到六星武宗,力压其他同门,成为掌门亲传的!”

    他脸上的笑容丑到了极致,让梅冬儿觉得一阵反胃恶心,但却抵御不住天权内丹的****,道:“这天权内丹珍贵无比,在外面至少可以拍出数百万中品元石的天价,师兄自己服用了,也可以实力大增,抵得上数年的苦修之功的。”

    殷年微微一笑,摇头叹气道:“唉,师兄我这辈子估计都只能在停留在一星武宗上了。毕竟当初突破到**境的时候服用了太多辅助药物,遗祸无穷,怕是终身难以精进了。”

    他本是大世家的弟子,卡在武王巅峰上数年之久,在倍感无望的情况下,这才收集了大量的辅助丹药,还请来两名武宗强者用元力相助,这才打通关卡,跨入武宗,但几年来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无论如何修炼,都只有现在这个修为。

    之后再如何用药物,也没有半点起色,终于渐渐绝望了起来,再也不思修炼,整日的花天酒地,无所事事,也惹得宗门内的不少弟子反感恶心。

    原先殷年虽然也是花花公子,但至少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修炼上,从自暴自弃以后,就彻底的花花公子了,成天想着怎么泡女人,特别是宗门内这些前途无量的女弟子,似乎觉得自己不行了,就想曲线救国,找个厉害点的老婆。

    加上家世的确不错,财大气粗,拥有大量的修炼资源,也惹得不少女同门投怀送抱,他是来者不拒,但品尝了诸多美肉后,就越想找好的,于是把目光盯上了梅冬儿。

    梅冬儿的家世也非常不简单,似乎是传奇梅家的人,只不过是旁系分支而已,虽然也姓梅,却享受不到梅家带来的好处,和普通人家的子弟一般无二,拜在北斗宗门下修行。

    但这梅冬儿的天赋的确有些不一般,十五岁就踏入了**境武宗,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更是连破五星,冲到了目前的五星巅峰武宗。这种速度虽不是绝无仅有,但在宗门内的确是数一数二的了。

    有传闻,即便梅冬儿在这次比试中无法挤入前十,掌门也是有意收她为亲传弟子的,毕竟一个好苗子十分难寻。再加上梅冬儿的家世,怎么说也是传奇梅家的血脉,论起来头来,都不输于北斗宗了,这些都使得梅冬儿成为了殷年最大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