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502章 横跨星河
    看最快更新

    这下顾月生真的是震惊住了,司徒横和段越也是张大嘴巴,全都呆滞起来。

    九阶术炼师,那可是神灵一般的存在,就算是武帝强者也不是随便能够见到的。现在竟然被李云霄带进了界神碑里,这……,这得有多大的面子啊!

    一行六人顿时觉得异常紧张起来,就这样临空在那都有些不自在,总怕自己形象不对,惹的大师不高兴了。

    “最后剩你了,老袁,至少在这段时间内归顺于我。”李云霄不紧不慢的盯着袁高寒,淡淡说道。

    “嗞!”

    寂静的空中,只听到一声声倒吸冷气的声音,全都骇然的望着李云霄。

    他说什么?我没听错吗?他要让一名九阶术炼师归顺于他?

    人人皆惊,唯独袁高寒脸色阴沉不定,拿不定主意。

    答应的话,自己脸面往哪搁,不答应的话,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别说不放你出去,就算放你出去,也是死路一条。他眼中闪过剧烈挣扎之色。

    李云霄看出了他的顾虑,笑道:“在我恢复巅峰实力的这段时间里,你只需要帮我炼制一些器材和丹药,我绝不不会让你去做一些炼制之外的事。并且,在这里你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的。”

    袁高寒突然心中一动,想到这是一件圣器,猛然眼中爆射出强烈的光芒。

    李云霄微微一笑,手中一道金光在空中划过,所过之处,一个个的金色蝌蚪文泯灭不定,正是大界神神诀。足足盏茶功夫,一共出现上百个字。

    袁高寒几乎连呼吸都忘了,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渴望之色,凝声道:“好!这段时间内我便归顺于你,全心全力的助你恢复实力!但是,刚才那些文字……”

    他一答应,顿时让七人全部脸色大变,终于露出惊悚之色。

    能够降服一名九阶术炼师,除了那些武帝巅峰,或者超级势力一样的存在,试问谁能做到?

    李云霄心中一阵欢喜,连连点头笑道:“没问题,那一百多个文字,任你研究。我自己也不过才懂聊聊几个而已,正需要你帮我破译它们呢。”

    而且他更加需要的是袁高寒的炼制能力,身为八重星光魂体,相当于拥有八阶术炼师的实力,足以炼制出他这个阶段无法炼制的许多特殊丹药来。

    “现在事不宜迟,我们联手控制这界神碑,让他横渡星河,否则一切都是枉然!”

    李云霄望着另外七人,道:“你们也别走,多一份力量总是好的,哪怕再如何微不足道。”

    七人这下对李云霄是打心底的敬佩和服从,不敢有丝毫逾越,就连段越都有些紧张起来,有一位九阶术炼师在场,他甚至不敢大声和李云霄说话了。

    李云霄在空中布置下一个诺大的阵法,与袁高寒对立而坐,另外七人则是分立在四周,全都是一脸紧张的望着。

    “控制这件圣器的神诀叫做‘大界神诀’,其中寓意不明,我也只能通过文字之力来加以控制圣器之力。现在老袁你配合我用这个阵法将大界神诀的文字之力全部发挥出来,等会冲入银河之中,定然会有大量的恐怖能量从外界空间冲入进来,大家必须齐心协力抵挡!”

    “是!”

    包括袁高寒在内,所有人都是齐心喝道。

    界神碑此刻就是一个四面漏风的房子,一下雨肯定会进水的。

    李云霄不再多说,开始动用体内的神奕力,将通篇的大界神诀在阵法之上显化出来,一时间金芒闪烁,上百个文字在空中晃动不停,每个字体之中都蕴含有莫大威能,却如同一个个上了锁的箱子,无法窥尽其中奥义。

    袁高寒看的心惊不已,急忙施展出法诀,将自己的力量灌入那圆形阵法内,八阶的魂力冲入其中,顿时将那些金色文字稳固之下,停滞在空中,使其不至于立即消失。

    整个界神碑悬浮在星空银河的边缘,突然间碑上一道金光闪过,上面的花纹不断浮现,整个碑身变得极有灵性起来。

    “嗖!”

    界神碑在金光之内,化作一道光芒就冲入那星河里,望着天武大陆的方向而去,金光所过之处,一切力量都排斥开来,往两边推开,就好像一把剪刀从布匹上划过。

    远处的大魔和鳄鱼争斗也渐渐有了结果。

    那大量悬浮在空中的大地土壤,原本以为是一块废墟之地,竟然全部在大魔手中古塔的控制之下凝聚起来,在古塔四周形成一片荒漠之地,最终连同那太古罡风所化的鳄鱼一道收入了古塔内。

    收回那无数块破碎的大地后,古塔似乎略具有灵性,上面花纹闪动不停。从塔上镂空的窗户望进去,可以看到里面漫天的黄沙,以及各种废墟,正处于不同的塔层和空间里,而那鳄鱼却在最底下一层,连连嘶吼,却无济于事。

    “这古神战场损坏的太严重了,必须重开地、水、火、风,恢复当初的全盛之力。”

    大魔望着手中转动不停的古塔,脸上露出浓浓的担忧,喃喃自语道:“这片废墟之地和太古罡风正好可以炼化成地、风域界之力,就还差水、火两种元素了。”他的目光投向远处的天武界,突然看到星河内的界神碑飞速穿梭,瞳孔微微一震,惊讶道:“那是……”

    “怎么这般像那件圣器?”

    大魔眼中一片古怪,突然震惊道:“莫非真的就是?!”

    他骤然握紧手中的古神战场,漫天魔气全部收拢起来,就化作一道光芒冲去,在黑夜中好似一颗湮灭的星子,急追而上。

    整个空间在他的光芒之下不断收缩后退,瞬间就来到了银河边缘,死死的盯着那界神碑,脸上的凝重之色越来越甚。

    他的神识进入到银河之中,感受到里面恐怖的力量,顿时脸色一变,沉思了一阵后,咬牙道:“先修复我的古神战场,再去找那界神碑之人。那人既然拥有界神碑,现在暂且不宜和他敌对,以免圣器进一步的损坏。不过想要这样顺利的逃回天武界,也没这么容易!”

    那古塔在手中一闪而没,身后立即显示出巨大的魔影来,幻化成三头六臂法相,每个手中都捏出诀印,随后从六个手印中涌出大量的魔气,不断浓缩涌动,最终形成一个黑的发亮的圆球,从他手里飞射而出,直接冲入银河内,朝那界神碑追去。

    大魔冷冷的盯着远处界神碑的光芒,寒声道:“这次暂且放过你,只给你一些小麻烦,等下次就没有这般好运了。”

    他说完后,身体竟然就这样凭空消失在银河的边缘。随后只看到一点光芒包裹着一座古塔,在黑夜内不断闪逝,朝着天武界相反的方向而去。

    ……

    此刻,在天武大陆的某处城池,繁华的街道内。

    一名全身青色蝶纹袍的男子饶有兴致的闲逛着,好像对什么都很好奇一般。

    突然间他的脚步停了下来,瞳孔骤缩,骇然的举头望去,目光想要穿透那层层天空,但无奈万里无云,一片朗朗晴空,他看不到任何东西。

    就在他惊疑不定的时候,脑袋中猛地剧烈疼痛起来,好像大量的纷繁复杂的信息灌输进来,让他头疼欲裂,抱着脑袋大吼起来。

    街上的行人全都吃惊的让开,立即隔离出一道真空地带,看着这眉清目秀的男子抱头不断嘶吼,很快就疼的在地上翻滚,痛苦不已,最后****一瞪,整个人全都不动了,笔直的躺在地上,但脸上却是一片安静,唯有眉心紧蹙。

    “喂,那人怎么了?不会死了吧?”

    “有可能,刚才那羊癫疯那么厉害,好好的一个青年,说死就死,唉,人生无常啊!”

    “这男的长得还挺俊俏的,真是可惜了,会不会没死?有没有懂医的,上去看看。”

    “切,可别害我!要是我上去看,他突然醒来,说是我撞倒的他,那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没事的,大家都给你作证。这么多的目击者,全都会站在你这边的。大伙说,对吧!”

    “是啊,是啊!”

    周围之人立即相应起来,其中一名大汉更是大叫道:“大家都看到了,是这人自己发羊癫疯摔到的,跟这位老医生无关。等会若是那年轻人要耍泼赖医药付,大伙一起替这老医生作证!”

    “一定,一定的!”周围的人都是一脸正气的说道。

    一名老医生这才敢上前,蹲下身子替那男子把脉起来。两个指头刚搭在脉上,立即全身一震,脸孔上露出震骇的神色,双眸一下子就瘫痪无神起来,好像一下变成了化石似的。

    “谢谢你啊老头,我没事!”

    那青年男子突然一下子自己做了出来,将手移开,那老医生这才一个机灵,会过了神来,惊恐的望着男子,恐惧的大叫一声,就发疯似的逃走了。

    “切!没事还躺地上装死,真是的!”

    围观群众只觉得没趣,一下就散开了。

    青年男子露出深深的凝重之色,双眸闪烁出淡蓝的光芒来,凝视着天空深处,一副俊俏的脸孔和那拥有古神战场的男子一模一样,正是须弥山内出来的帝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