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449章 破阵
    看最快更新

    在一片冰天雪地,千里冰封的疆域,十多人静静悬浮在一块平原的上空,下面光滑如镜,却是一片湖泊被冻结住了,阵阵寒气升起。

    只有黎一人在湖面上边走边刻画着什么,方圆千米之内,被她大大小小的刻上了十多个图案,除了各种古怪的线条和符号外,还有一些形态各异的妖兽,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这些图案看似单独存在,却又相互连接,各种呼应,从上空望下去,连成一体,好似一幅猛兽图。

    黎画上最后一笔,将湖面上冰屑吹开,整个人一跃而起,临空在图案的中央上方,道:“大家散开,我破开这处阵眼了。”

    四极门的人一听,迅速飞离了湖泊上空,远远的观望起来。

    只剩下几名妖族还在上空,雨有些不放心,担忧道:“这四季之阵循环往复,永无出口,布阵之人实力之强,匪夷所思。这里真的会是阵眼所在吗?我怕他布下虚眼,九死一生。”

    殇微笑着,似乎十分有信心,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她可是九黎一族的黎啊!整个妖族之内,若论秘法异术,哪一支脉比的过九黎族?对吧,黎。”

    黎淡淡的面容在这一刻变得从未有过的凝重起来,眼中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忧虑。

    殇的微笑一下子僵住了,愕然道:“怎么,有问题吗?”

    黎平静的说道:“论阵法造诣,在我那个年代虽不敢说登峰造极、天下第一,但也是佼佼之数。可这个四季之阵,完美的有些不可思议,竟然找不到任何破绽,真不敢相信这是什么人布下的阵法,莫非是神境强者!”

    殇吃惊道:“怎么可能,别说阵法,就算是规则,武道,都是存在破绽的,只要是存在的东西,就一定有湮灭。”

    黎脸上肃然起敬,庄重道:“不错,所以这个布阵之人的造诣远在我之上,所以我才找不出他阵法里的破绽,只能寻出阵眼强行破开了。但这个冬之天地里,虚眼至少有三处,虚实结合,捉摸不定。前面出现的三个虚眼之中,都蕴含了极为恐怖的力量,若是破错了的话,怕是万劫不复了。所以……”

    她脸上透着无比的慎重之色,道:“诸位还请先远离此地,越远越好!”

    黎的话说完,整个湖泊上空的气氛就十分的凝重起来,所有人都是压抑之色,脸色异常难看。

    “你有多少把握?”殇沉声的开口问道。

    黎平静道:“殇大人,我不想骗你。这个阵眼我判断为实眼的把握至少有八成以上,但能够破开的把握只有五五之数,破开之后还能安然无恙的把握,一成也没有。”她是那个年代妖族之中阵道造诣屈指可数的存在之一,既然如此说了,可见这阵眼之下十分恐怖。

    她环视着四周,苦笑不已,道:“这个四季结界完全是由地之规则凝炼而成,而阵眼往往是最为凶险之地,也就是说里面蕴含的力量至少也是规则之力。九天武帝之下,谁能抗衡这一界规则?所以这是个武帝之下必杀的局,除非拥有圣器,或者同我们一样,能够完全施展出九阶玄器的力量。所以殇大人也不用太过担心,我这九黎战鼓足以护我周全。”

    她傲然的在自己腰间别着的小红鼓上拍了一下,充沛爆满的声音震出,似乎给自己提振了一些底气。

    但在场的四人,哪个看不出她是故作轻松,安慰大家的,心中更是沉重起来。

    雨开口道:“还是让我来破这个阵吧,黎你把破阵之法告诉我。以我现在的肉身至强,足以抵挡一切。实在不行我的精神之力瞬间就可以移形换位,逃离险境。我比你更适合担任破阵之人。”

    黎不屑的冷笑道:“你的肉身能够强的过我的战鼓吗?放心吧,这天下还真没有我不敢破的阵!”她不由众人分说,直接喝道:“都退远些,别妨碍我!”

    “黎!”

    殇盯着她,严肃道:“算了,这个险不值得我们冒。我已经不能再损失你们任何一人了。这四季之中,也是个不错的修炼之地。我们就等吧,等其他人破阵,或者等恢复了九天之力,再破阵而出。”

    黎俨然道:“殇大人,别骗自己了。我们身上积累下来的伤,没有大量天材地宝的滋养,根本不可能回到九天之境了。况且这阵法若是我都破不掉的话,这天下能破之人也寥寥无几。”

    殇脸色异常的难看起来,眼中妖异的光芒闪烁不定。

    “轰隆隆!”

    “轰隆隆!”

    “……”

    突然间整个空间发生巨大的震动,所有人都为之一晃,翼惊道:“怎么回事?如此强烈的震感,什么人在交手?”

    黎猛然露出大喜之色,道:“不是有人交手,有人触发了规则,你们快闪开,现在正是破阵的最好时机!”

    她顾不得和众人解释,急忙张开手臂,一道道的光芒从她体内溢出,在身前交汇起来,渐渐形成一个白色的光球,还有绿色的柔光在外围闪动,朝那湖泊中的阵法中心落了下去。

    随后她取下腰间的小鼓,临空拍击起来,随着拍子脚下也开始踩着奇异的步伐,每走一步,就会有一道光芒从脚下溢出,落入下方的阵法内。

    殇脸色凝重,朝着另外两人挥手,示意退开,他自己也几个闪落之下,就到了千米之外,脸色阴冷的看着。雨、翼和符也是心情极为凝重,退到殇的身后,替黎担心起来。

    湖泊上那个猛兽似的阵法开始发出光芒来,一个个由光芒汇聚而成的妖兽从阵法之中站了出来,随后沉入冰封的湖面之内,仿佛没有无穷无尽,随着黎的战鼓拍响,光芒汇聚成形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在沉入数十个光之妖兽后,湖面上开始起了变化,那雪白的冰层渐渐化作蓝色,越来越深,并且开裂起来。

    “喝,起!”

    黎目光一凝,轻喝一声,一组连击的鼓声传了下来,那冰层上巨大的猛兽图似乎活了过来,由大量的光芒汇聚而成,发出一声咆哮就站了起来。

    “住手!”

    这时天空之上传来一声惊骇的吼声,小青的身影一下子就出现在上空,骇然失色的望着下方,满脸都是震惊和愕然!

    这时整个冰层突然破裂,产生一道惊天动地的响声,大量的水气冲天而起,并且刚露出冰层就结成巨大的冰尖被顶了上去了,那巨大的猛兽直接被上层的冰尖刺穿,发出一声巨大的咆哮声就彻底湮灭了。

    黎大吃一惊,不可置信的看着那猛兽消失,还有冰尖不断的涌上来,速度之快难以想象。

    小青的脸色变得一片苍白,双眸中透着大恨之情,却又无可奈何,惊怒连连的吼道:“完蛋了!你们闯下大祸了!”

    他一跺脚之下就瞬间消失在原地。

    宽广无边的湖面开始坍塌下来,无数水气化作冰尖从下方涌上来,仿若沧海桑田的变换,一座巨大的冰山在瞬间就此形成,将空中目瞪口呆的黎直接吞没在冰山之中,不知所踪。

    巨大的震动开始传荡出去,当似乎仅仅只是个开始。

    随着冰山的崛起,不仅是冬季,另外三季的空间也变得有些不稳起来,同时恍恍惚惚,似乎要破碎一般。

    远处的四极门之人各个惊慌不已,那山体还在不断地拔高,山壁就这样朝着他们压了过来,所有人都是一脸惊惧,飞速的朝着远处逃去。

    殇等四人则是大怒不已,朝着上空急速飞起,想要冲入山内营救生死未卜的黎,但山体的上升速度远远快过他们的升空,仿若要顶住天穹!

    不知过了多久,整个山体的扩大才最终停了下来,远远望去,就是一座通天之山,屹立在大地上。

    山顶上的冰雪突然开始融化开来,一轮烈日不知从何而来,浮现在上空,将半个山顶的冰雪急速融化掉,化作炽热之地,寸草不生!

    山腰中的小草却是春意盎然,生机勃勃的拼命成长着,一片欢快的样子,还有桃花散开,粉色飘落,覆盖在山体上形成长长的一片花海。

    但令人震惊的是,山中的树木则一片萧瑟枯败之意,枯叶摇落随风飘荡,露水浮现立即结为秋霜。

    而山脚下却是冰雪覆盖,连绵千里全是冰封之地!

    四季之色,尽在一山之内出现!

    而且极远之处的环境也开始变化起来,原先环环相扣,层层镶套的四季结界,同时显化出来,在此山的千里之外形成一个偌大的结界,四季链接在一起,东春西夏,南秋北冬,自成四季之界,遥遥相望!

    在冬之域界内,鱼阳舟脸色苍白的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调息,豁然间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的呆滞住了,脸上露出不甘之色,激动的哆嗦道:“不老山……真的是四季不老山!王座武帝腾光果然把这件至宝放在了这里!”

    他激动的似乎要从石头上站起来,但显得极为有心无力,挣扎了几下又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