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444章 武帝相遇
    看最快更新

    小青皱起眉头,道:“鼠皇,你也是活了数千载的人物,怎么还如此意气用事!那两人不抓水蓝,目的就是要逼我们打开结界,若是让他们绕过四季结界,你觉得凭借你我二人之力挡的住两名武帝吗?到时候不仅水蓝被抓,你也逃不脱被驭兽的命令,到时这妖原上你的亿万孩儿,就成了别人手中的利器了。”

    鼠皇一下子冷静了下来,但还是怒道:“那你觉得应该如何?就任由他们残杀我的孩儿们?”

    小青道:“只能牺牲水蓝了,让你的孩儿们停止攻击,这样才能减少无谓伤亡。这边等那郝连少皇进阶武帝,我吸收他进阶之时的规则之力和九天帝气,不仅可以伤势痊愈,还能跟进一层。到时候这水月镜花之中,你再配合我,足有跟他们一斗的资本!”

    鼠皇“吱吱”的厉声叫了许久,似乎难以接受。但他也是开启了灵智的存在,知道小青说的话才是正确之法,终于是忍住了自己的脾性,传达命令下去了。

    在那春之韵律中的大量飞鼠,突然间朝着四面八方消散,还有不少直接收起光翅,钻入大地之中。

    转瞬间就剩下蓝色鼠王,孤零零的站在那,盯着眼前两人,眸子中尽是恨意。

    “这是……什么节奏?”

    两人都是一愣,其中一人沉声道:“难道他们真的放弃了?”

    车旭尧脸上寒气愈甚,道:“极有可能。那鼠皇可不是傻子,在我两人联手之下,这水蓝鼠王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他要舍弃手下保全自己了。”

    “既然如此,那就先把这水鼠王炼掉吧。”

    另外那人露出一丝戏谑,道:“最坏的情况就是破掉这虚实之阵。你我不过是执行任务而已,就算王座有怒火,也自由宗门扛着,跟我们何干。”

    他伸出手就朝那水蓝鼠王抓去,五指之下,空间直接被锁住,让鼠王无法动弹。

    水蓝鼠王眼中露出惧意,但空间被锁,就连颤抖都不能,眼里流露出绝望之色,就看到一个铜环朝他落下。

    那铜环上五个铃铛“叮叮当当”的响着,只剩下一个空白的在空中放大起来,化作一个囚笼。

    “小乖乖,进去吧。”

    那人露出阴冷的笑容,水蓝鼠王感到一股吸扯之力,就直接被关了进去。

    那奴兽环在这一刻浮现出五种不同的颜色,在空中散发出光芒,相互辉映,一方天空之上唯有这五色之光,相生相衍,朝着四周散开,那****幻境也随之退开。

    ……

    就在两名万星谷的高手炼制五行驭兽环的时候,在两人后方数里之地,一名华服贵气的男子也在水月镜花之中穿行,脸上的惊讶越来越盛。他腰带上别着一颗巨大的宝珠,阔气十足。

    突然前方泛起五色之光,冲天而起,四周的幻境在那光芒冲击之下,变得不真实起来。

    他突然停下脚步,瞳孔骤缩,抬头望着那光芒在远处的上空上闪烁不停,喃喃道:“这光芒……九阶玄器?难道有人在此炼器?可是……这天下有几人可以炼制九阶玄器的?”

    他心中大骇,身影闪动之下,就缩地成寸,一下跨入数里之遥。

    “谁!”

    车旭尧瞬间就感知到了有人靠近并且窥视,他目光一沉,右手一拳就朝空中爆去。不论是人是鬼,他都没有兴趣知道,直接爆掉便是。

    那华服男子神念刚张开,就感受到了铺面而来的厉气,骇然后退,惊道:“嗞,九天帝气!”

    他虽然震惊,但也没有慌乱,同样并拢五指,成刀斩下!

    一道金色的利刃从他手中划开,朝那拳芒斩去。

    “轰!”

    两股劲风冲撞之下,直接天地变色,四周的草木桃花,全部灰飞烟灭,金色的光芒如同太阳一样在妖原上盛开,照耀四方。

    “武帝!”

    车旭尧心中猛烈抽搐了一下,惊骇的叫了一声,全身警惕到了极点,一脚踩出,站在另外一名同伴身侧,死死的盯着前方喝道:“来人是谁?报上名来!”

    那名同伴正盘腿坐在地上,以他为中心,一个环形的阵法散开,上面不断有古怪符号溢出,化作一道道白色之气消散在上空。

    他同样是面色一沉,望着天空上的五行驭兽环,露出凝重之色。

    现在正是炼制的关键时期,容不得他分心半点。想到同伴的实力,也就稍稍定了下心来,继续投入到炼制之中。

    “我只是来打酱油的,两位别动手,和气生财!”

    华服男子笑嘻嘻的从虚空中显身出来,眼中凝重之色一闪而逝,笑道:“在下鱼阳舟,两位大哥贵姓,就职于哪?”

    车旭尧心中一动,脱口道:“万宝楼的鱼阳舟?你来这做什么?”他脸上露出古怪之色,似乎有些恍然了,道:“你是为了诺亚之舟来的!”

    “哈哈,两位别开玩笑了。”

    鱼阳舟打起哈哈来,笑道:“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诺亚之舟,也不知道哪个缺德鬼放出这假消息来。我不过是来打打酱油而已,想不到遇到两位好雅兴,竟然炼制九阶玄器。啧啧,真是大手笔啊,我这辈子连八阶玄器的炼制都没见过。今天饱了眼福了。能够有这等大手笔,着装又不是那么古怪,两位想必是万星谷的大哥吧?”

    车旭尧尴笑了两下,眼中光芒闪烁,道:“的确是很无聊的消息。在下万星谷车旭尧,这位是我同伴封邑。我们在此也是办点小事,还望给点面子。”

    鱼阳舟眼珠子一转,嘿嘿笑道:“久闻大名,如雷贯耳。特别是这位封邑兄,号称是神控武帝之下的第一训兽师,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连炼制九阶玄器都是小事,啧啧,这让我们这些穷鬼怎么活啊?”

    车旭尧道:“鱼兄说笑了,这‘号称’怕是鱼兄信口开河吧。而且万宝楼乃是天下第一商会,若你们也是穷鬼的话,我们才真的没活路了。”

    鱼阳舟嘿嘿一笑,开始口若悬河的跟他扯皮起来,两人一言一语的,都是一些没营养的废话,一下子就扯了大半个时辰。

    封邑坐在那脸上越来越烦躁,时时提着警惕之心,让他的炼制根本无法进行下去。而且他已经猜到了对方肯定是故意的。

    炼制五行奴兽环并非是正统的炼制九阶玄器,而是将五行鼠王作为引子,凝聚五行之力,让它的威力提升到堪比九阶的层次,虽然攻击起来比不上真正的九阶玄器,却可以驾驭九阶妖兽,成为极大助力。

    鱼阳舟则是在那不断的扯皮,时大声吼上几句,让封邑的炼制越来越糟糕,心中的烦躁之意也越甚。

    车旭尧也心中暗暗焦急,几次含蓄的赶对方走都被巧妙的转了回来,终于忍不住拉下了脸,道:“鱼兄,今日有所不便,他日来万星谷定然与你把酒畅谈。鱼兄自己有什么事,就先请便吧。”

    “呵呵,我没什么事。你们做你们的,不用管我。”

    “这……不好吧,封邑炼制那驭兽环受不得半点打搅,我们在这交谈实有不便。”

    “那没事,不如我两换个地方好好谈谈?”

    “鱼兄,真不扯了。还请看在兄弟的面子上,立即离开!”

    “我也想啊,但这什么鬼地方,怎么走都觉得奇怪,我怕迷路啊。对了,这里可是西域的地盘哦,莫非是你们万星谷布下的禁地?”

    “呵呵,我们万星谷哪会如此无聊。这是当年王座武帝腾光布下的一座虚实结合的幻阵,叫做水月镜花。鱼兄随便找处地方呆着,这阵法不用多久就会破去的。”

    “哦?”

    鱼阳舟心中一动,听到这等奇事,更是舍不得走了,道:“竟然是王座大人布下的,那当真是了不得。为何说等会就会破去,莫非两位打算破阵?”

    车旭尧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若说自己二人要破阵,被这人知道了传出去,说自己二人破了腾光的大阵,那腾光还直接来找自己两人麻烦。

    他干咳了几声,道:“王座武帝布下的阵法,谁敢说破去?我二人久居西域,对这里也有一些了解。我估计不久就会自行散开的,鱼兄还请离去吧。”

    “我真的很好奇啊,为什么就会自己散去呢?还请车兄详细说说。”

    “鱼阳舟,你当真要跟我们翻脸不成?!”

    车旭尧终于忍不住了,暴怒起来喝道。

    “这话从何说起啊?”

    鱼阳舟露出一脸无辜的样子,十分恳切道:“我是真心求教的,还请车兄不吝指教。说的好了,我立马就走,绝不拖沓!”

    “噗!”

    封邑终于忍受不住了,这一刻烦躁之意布满全身,那阵法之力反噬回来,让他喷出一口鲜血,目光中满是冰冷的杀意,盯着鱼阳舟吼道:“啊!我****全家,拖沓你妹!既然不想走,那就不要走了,给我留下吧!”

    他临空一招,那件还未炼制成功的五行驭兽环瞬间变大起来,发出发燥的“叮当”之响,如同他的心境,往鱼阳舟头上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