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426章 丹心战甲
    看最快更新

    郝连少皇微微一笑,这才一手拿着灵鼠,一手拿着妖蛇,揣入自己的怀中,微微躬下身子,以免他们收到伤害。

    一层层淡青色的光芒从郝连少皇的身上浮现出来,在周身数米之外出现一件青色战甲,将他整个人防御在内。

    陈传九瞳孔微缩,脸上露出狰狞之色,讥讽道:“丹心战甲果然在你身上,为了救两个渣渣,竟然舍弃丹心战甲。哈哈,我看你感悟天地彻底感悟傻了吧,给我去死!”

    三道攻击横贯长空,势无可挡!

    “轰!”

    郝连少皇的身体完全被那光芒淹没了,青色战甲在支撑了刹那就被击穿,将他彻底轰了大地之中。成片的草原被掀了起来,成圆形扩散,能量冲击的极高。

    暴雨佣兵团三人全都警惕的站立在长空上,面色凝重。郑云峰沉声道:“死了吗?一点气息也察觉不到了。”

    欧阳齐眼中露出兴奋之色,激动道:“可能真的死了!毕竟我们三人联手一击轰在他身上,就算是真的武帝也吃不消啊!”

    郑云峰皱着眉头,狐疑道:“但那件丹心战甲似乎承受住了极大一部分力量,那可是当年古飞扬炼制给他的八阶战甲,足以抵挡我们三人中任何一人的全力一击!”

    欧阳齐不屑的哼道:“就算挡住了一个人,但还有两人呢?现在半点也察觉不到他的气息,分明就是死了。”

    陈传九一言不发,而是死死的盯着下方,大量的泥土和碎石震得漫天都是,开始纷纷落下。

    一个偌大的天坑出现在下方,宽广数百米,深不见底。

    但以三人的修为,都是目视千里,很快一个个脸色极为难看起来,那黑坑之中根本就没有郝连少皇的尸体。而在坑洞的一面壁墙上,一条通道浮现出来,显然是瞬间被打通出来的,郝连少皇竟然从这里逃了!

    郑云峰仔细看着通道四壁,指着其中一团鲜红色的泥土道:“快看,他肯定是受重伤了!”

    陈传九瞳孔一缩,沉声喝道:“这次一定要击杀他,否则就危险了!”

    他说完就直接钻入那通道内,追了进去。

    郑云峰也紧随其后。

    欧阳齐微微皱了下眉,这个通道又矮又窄,跟狗洞似的,他极为不愿意,但没办法也得进去。突然间肩膀上被一只手拍了一下,他瞬间呆滞住了,脸色刹那间就白的如同纸张一样,豆大的汗珠趟了下来。

    那是一只男人的手,而且他认得,正是追了十多天,以为从通道了逃走了的郝连少皇的手!

    “咕噜!”

    欧阳齐咽了下口水,但还是压制不住内心的寒意,身体竟然开始颤抖起来。

    身后传来淡淡的笑声。

    “呵呵,欧阳团长,别紧张,跟了我这么,好好休息下吧。睡着了,就永远不会怕了。”

    欧阳齐惊恐的张大嘴巴,想要大叫起来,但却发现怎么也叫不出声音,接着没有半点的疼痛之感,就看到一只拳头从自己的心脏位置伸了出来。

    他两眼空洞的看着自己心脏爆开,意识渐渐的失去。

    “干你老母,竟然杀了老子!”

    欧阳齐内心突然涌起这种感觉,暗暗骂了一句,猛地不知道从哪冲出一股力量,将喉咙上的锁音冲开,拼尽全力嘶吼了一声,“郝连少皇在这!”

    这道拼尽了全力的嘶吼,在妖原上远远的传荡开来。

    他似乎松了口气,瞳孔涣散开来,头颅耷拉下去,彻底死了。

    那拳头收了回去,上面一层黄色的光芒闪烁着,没有沾染半点血迹。郝连少皇淡淡的看着欧阳齐的身体,道:“你也算是条汉子了。”

    他从怀中出去一条妖兽放在地上,紧接着又是一只灵鼠,拍了拍他们的额头道:“今天我脑袋的确被坑了,为了救你们两个,竟然连师父留给我的丹心战甲都没了。早知道,就不去感悟这什么鬼天地规则,那武帝不要也罢!”

    他眼中流出浓浓的惋惜和心疼之色。

    妖蛇和灵鼠似乎听懂了他的话,一溜烟就在这深坑之内钻进土里消失不见。

    郝连少皇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不断的咳出鲜血,眼中浮现出浓浓杀机。

    刚才暴雨佣兵团三人的联手一击,的确将他轰出了内伤,而且最为恼火的却是丹心战甲的彻底粉碎。那是古飞扬当年亲自为他炼制的,也是如今唯一的一点念想!

    “陈传九!”

    他咬牙轻吐道,眼中满是杀机!以他的实力,若是想杀此人的话早就可以,只不过留着一个大敌在身边,可以不断的督促自己前进,这才抱着玩耍的心态一直和暴雨佣兵团斗,想不到今日为之损坏了师尊留给他的唯一玄器,脸色阴沉的吓人。

    陈传九和郑云峰的气息从通道中传了出来,郝连少皇略微忧虑,就化作一道光芒遁走。此刻他身受重伤,强行留下只有死路一条。

    “想走,这次看你往哪逃!”

    陈传九的身影很快出现,追着郝连少皇而去,他本就是九星武尊,实力超强,几个闪动之间就要追上了。

    突然间从妖原上涌出大量的五行噬灵鼠,黑压压的一片,不过眨眼功夫就从草地上钻了出来,全部闪动着翅膀朝陈传九围攻而去。

    “这……,怎么回事?”

    陈传九一惊,身后的郑云峰也开始受到攻击,两人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虽然这些三阶存在,对他们来说就如同抹蛛网一样轻松抹去,但太多了也有些骇然。

    “畜生,全部去死!”

    陈传九一拳轰出,就立即灰飞烟灭了大半,但铺天盖地的灵鼠,全都不惧生死的再次围拢上来。

    两人惊怒交加的大开杀戒,很快将满天数万只五行噬灵鼠全部杀光,一只不留,但却彻底的失去了郝连少皇的身影。

    “怒!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传九暴怒不已,看着满地黑压压堆积起来的灵鼠尸体,怒不可遏的吼道:“怎么那小子竟然还能召唤灵鼠?他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斗了这么多年,我竟然不知道!”

    郑云峰也是脸色阴沉的难看,沉声道:“这下惨了,妖原如此之大,他跑掉了如何追的到!”

    陈传九铁青着脸,在空中感受了一阵,指着一个方向道:“就是这边了!”

    郑云峰一愣,愕然道:“为何如此确定?”

    陈传九冷冷哼道:“这片区域有些奇怪,跟着那小子过来,一路上的灵气越来越浓,也不知道是通往何处。而那个方向,正是灵气渐浓之地,应该就是那小子要去的方向了!”

    两人立即化作一道光芒,就往那灵气渐浓之地而去。

    就在两人消失之后,空荡荡的天空上缓缓从虚空内走出一个人影,身着华贵的云锦上衣,腰间绑着一根苍蓝龙纹丝带,身形颀长,一脸仪表堂堂的样子,最为显眼的是此人丝带上镶嵌着一颗巨大的宝珠,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有钱似的。

    他一只手拖着下巴,喃喃自语道:“郝连少皇被人追杀,救还是不救呢?救的话没好处,不救的话若是死了,被花千树知道的话,还不来找我拼命。”他一拍脑袋,痛苦道:“哎呀,真纠结!”

    “救,不救,救,不救,救,不救,……”

    这男子竟然拿出一朵小花,开始掰着花瓣细数了起来,最后一朵摘下,他口中轻念道:“救……”

    男子呆了半响,突然又道:“不行,这次不算,再来一次!”他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朵一模一样的花来,摘下一朵花瓣抛开,道:“这次要先摘一朵才开始。”

    “救,不救,救,不救,救,不救,救,不救!哈哈,果然是不救!”

    他沾沾自喜起来,身影随后消失在空中,只留下淡淡的声音在空中不断轻轻响起。

    “老天都不让我救,我可不能逆天而行,逆天是大忌。还是看看其他商会的人现在如何了,特别是天一阁的,不知道我的女神纪青鸾仙子有没有来呢?好希望跟她发展一下呢。下次万宝楼必须得跟天一阁搞个联谊会,解决一下我们这些大龄男青年的单身问题才是。不过那些老鼠是怎么回事?难道鼠皇出状况了吗……”

    ……

    在妖原的某处,那几名妖族之人全部盘坐在战鼓之上飞行,四周同样是黑压压的老鼠想要攻击过来,却不断的被那鼓声震开。

    雨早已恢复了神智,大妖之体也恢复到了人类形态,只是一只手臂空荡荡的,他担忧的看了一眼正在为殇疗伤的黎,抬头看着四周飞蛾扑火般的老鼠,沉声道:“黎,你这战鼓还能维持多久?”

    黎的脸色并不好看,在疗伤之中耗费了极大的元气,她微微摇头道:“没关系,我并不是强行用音波将他们震开,只是扑捉到了这些老鼠十分恐惧的音波频率,并不需要耗费多少元气。我所担心的是,以我们目前的状态,根本无法收取万古长青树了,下一步该如何走?”

    雨和翼都是一脸阴沉,默然不语。而殇更是处在昏迷之中,他被李云霄的大风云掌直接扇飞,若非本身是妖族之躯,换普通人的话,早就道消身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