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407章 舰毁人擒
    看最快更新

    宣秉心下大骇,一种从未有过的危机感涌上心头,除了出手的两人外,其余之人都是一脸的冰冷之色,丝毫不以为意。那种嘲讽似的淡然,绝非是装出来的,而是高高在上,冷眼看戏。

    “竟敢小觑我们!”

    宣秉内心生出一种屈辱感,震怒吼道:“四方爆!全部给我死!”

    三星武尊的领域之力辐射开来,武尊之下皆蝼蚁!他脸色露出狠厉的狞色,若是没有意外的话,以他一人之力就可以镇压所有人!

    但可惜的是,今天意外特别多。

    雨先生周身的空间出现细微的扭转,竟然把他的领域隔离开来,丝毫不受影响,手中尾光剑光芒大涨,散发出极其危险的感觉。

    另外那名如同蝙蝠一样横空飞来的妖族之人则是在领域之中,身体凝住,无法动弹。

    那妖族人恼羞成怒,骂道:“什么破玩意,区区领域之力也能困住我!”他身上渐渐的散发出紫黑色之气来,在四周不断的穿梭环绕,越聚越多,似乎也要破开那威压。

    雨眉头皱起,道:“翼大人,你的身体还十分孱弱,不要乱动了,让我来吧。”

    他剑势一凝,四周的空间之力慢慢汇聚到剑身上去,散发出异常的光芒越来越璀璨,骤然一剑斩下,一片空间好像气囊一样瞬间张开,将那四方领域全部震碎。并且空间的膨胀之力不减,往宣秉方向不断放大压去,所过之处全部化作碎片。

    有半边金阳战舰的尾部被这空间之力穿过,瞬间就成金色粉末,撒了满天。

    宣秉瞳孔骤缩,吓得倒抽了口冷气,身体不断后退。

    对方的这一剑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武尊领悟天地规则,凝聚自己的领域之力,乃是一种天地规则之下的感悟。所以八荒境之下,无可匹敌。但雨先生却一剑斩碎他的领域,这……,怎么可能!

    没有任何时间让他思索,雨的身影如鬼魅般跗了上来,速度之快,几乎就要撞上他了。

    宣秉心脏猛地收缩一下,三星武尊的全所有潜能瞬间爆发开来,拳风上光芒闪烁,大吼一声往雨先生的脸上轰了上去。

    雨眼中闪过一丝凛然之色,同样左手出拳,手臂骤然间爆粗起来,膨胀了三四倍大小,和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硬砰硬的对轰了上去。

    “砰!”

    没有丝毫投机取巧,完全的力量对轰!

    强大的光芒在空中绽放出来,如同大日临空,刺眼的强光只见点点血迹飚射起来,宣秉的身体慢慢的往后倒下,从空中****下去。而雨依然屹立在那,脸色平淡如水。就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样。

    一拳震伤武尊!

    飞霜宗的其余武皇,一个个长大嘴巴,巨大的恐惧之意降临。宣秉无疑是他们的精神支柱,现在一下崩裂开来,战意都吓得全无。

    领域之力消散后,翼冷哼一声,似乎万分的恼怒。他将那紫黑色的气息收回到了身体之内,张开蝠翼来,直接冲入了那群武皇之中,如同狼入羊群,开始大肆屠杀起来,一时间惨叫连连。

    诸多武皇联手,竟然也不是他之敌。

    此刻宣秉一只手臂几乎完全爆裂开来,垂了下去,整个人脸上尽是血迹,双目惊恐的看着空中那个身影,狠狠的摔在地上,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屠杀很快就结束了,大地上惨不忍睹的到处是尸体残害,各种内脏肢体撒了一地。翼似乎十分不过瘾,扭了扭脖子,仰天大吼一声,好像憋得难受似的。

    殇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轻声道:“服用了破魂裂型貘的血后,雨的肉身果然再次强大了不少。这种秘术当真了得,不愧是我妖族的大祭祀。”

    身侧一名妖族女子黎道:“翼好像又有点不稳定了。”

    殇不以为意,道:“随他去吧,那个武尊人类带着,我们继续赶路。”他说完,便调转战车方向,朝着前方而去。

    “是!”

    黎领命,两指往虚空中一招,宣秉的身体就瞬间冲了过来,被她制住,几道光芒打入周身百骸之内,宣秉身上的武尊气息渐渐消失,变成一个普通人的样子,没有任何元气波动。

    另外三架青狼战车上的男子都是瞳孔骤缩,一脸凝重的看着黎出手,似乎想要看穿点什么来,目光一眨不眨,但终究露出失望之色,还是一无所获。

    这三人正是唐劫、木无、宇文翱,只不过身上的气息和宣秉一样,完全被封印了起来,没有半点元气波动,一个个垂头丧气,露出灰败之色。

    黎封印了宣秉后,看了三人一眼,道:“战车不够了,这人就跟你们坐一辆。”

    青狼战车十分狭小,两人就显得很拥挤了。

    唐劫脸色一变,哼道:“我是你们骷髅佣兵团的贵宾,阳钥还在我手里,你最好对我客气些!”

    木无也是怒道:“你扔过来,我就直接杀了他!”

    只有宇文翱捏着鼻子,皱着眉头嘀咕道:“浑身都是血,脏死了。哎呀,我就将就将就吧,谁让我成了你们俘虏呢。”他哪里有半点委屈的样子,眼里冒着邪火,脸上也露出狞笑来。

    黎面无表情,直接将宣秉扔到了宇文翱的战车上,冷声道:“别弄死了他,否则杀了你。”

    “哎呀,放心啦。人家会很温柔的。”

    宇文翱掩嘴轻笑道,将昏迷不醒的宣秉抱入怀中,开始关怀起来。

    “呕!”

    木无忍不住朝战车外呕吐了起来,急忙驱动战车上的阵法,追着殇而去。他只觉得在那****百米之内都十分危险,一路上那****看他的眼神,已经让他近乎崩溃了。若非丹田彻底被封印,否则拼死也要杀了那****!

    唐劫也受不了了,浑身冷汗淋漓,追着众人而去。

    翼在空中发狂了一阵,双手捂着头颅,似乎头疼欲裂,在空中不断的哀嚎挣扎起来,身上的妖气起伏不定,一会如同凡人一样,一会又飙升到武皇程度。突然间,他整个人僵硬在空中,停止了所有的挣扎,渐渐的双眸恢复了宁静,这才收敛了漫天的煞气,回到青狼战车上,追过去。

    很快,九道光芒消失在天际,只剩下满地的尸体和战舰残片。

    盏茶功夫后,空间如同水纹一样波动开来,在水纹的中心一艘战舰缓缓驶出。

    八阶幽冥战舰!

    战舰浮现在天空之上,空间恢复一片平静。这艘幽冥战舰比先前飞霜宗的还要来的气派,雄伟,上面印着一个巨大的符号,似乎是某宗派的标志。

    战舰上浮现数道人影,全都望着下方的残片和尸体,脸上露出凝重之色。更有几道人影飞x下去,在那些残片和尸体中查探下来,很快又回到了战舰之上。

    一名探查的男子上前汇报道:“易庆大人,那些是飞霜宗的人,死的全是术炼师和武皇强者。那些武皇从伤口上看,大多数都是一招毙命,然后被残忍的分裂开来。”

    易庆鬓发如云,漆黑的双眸中透着凝重之色,沉声道:“虽然是小道消息,但还是吸引了不少势力进来。先前那些人身上显示的实力都不强,但却给人一种诡异之感,而且轻易灭杀了飞霜宗的高手。丁密,你可对那些人有印象?”

    身后一名黄衫老者双眉拧紧,思索了半天才回道:“回易庆大人,我记忆之中,整个西域并没有这样的人物。可以轻易一拳击杀武尊,绝对在我关注的名单之内,但完全没有这些人的资料。”

    易庆狐疑起来,喃喃道:“难道是跨域而来?应该不至于吧。为了这么一点小道消息……”

    另外一名净面锦袍的中年男子突然开口说道:“易庆大人,刚才那九人之中,似乎有一人像极了唐劫。”

    易庆瞳孔骤缩,震惊道:“你可确定?!”

    中年男子露出为难之色,道:“我只是感觉极像,我和唐劫也交往过几次,相貌和神态都很接近。只是……,只是那唐劫乃武皇强者,刚才那人身上完全感受不到半点力量。”

    易庆沉思了起来,眺望着九人离去的方向,凝声道:“若真的是唐劫那就麻烦了,那些人给我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真不想和他们为敌!”

    丁密犹豫道:“易庆大人,现在该如何是好?妖原广大无边,就算整天混迹在里面的三大佣兵团都未必认识路。我们想要找那唐劫,无异于大海捞针。”

    易庆站在舰首上沉思不语,眼眸中闪过各种复杂之色,终于开口,吐出了一个字,道:“追!”

    幽冥战舰化作一道绿光,瞬间就消失在天际,比那九架青狼战车快上太多。

    正在前方飞行的殇,突然间露出一丝笑容来。

    和他并驾齐驱的黎心中一动,道:“殇大人,可要停下来解决追兵?”

    殇微笑着摇头道:“暂且看看,这次来的似乎有点实力。我们现在今非昔比,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惹的,还是稍微收敛一些吧。”

    “是,殇大人!”

    黎脸上恢复一片平静,不再过问。

    身侧除了翼和雨外,还有另外两名妖族之人,身材略微魁梧,脸上都是僵硬的神色,没有任何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