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334章 死神宫宫主
    看最快更新

    他徒手一招,顿时空中大量的水元素汇聚过来,拼命的冲刷着他的身体。几乎将皮肤都擦出血来了,才罢手。他从空间戒子中取出一套干净的衣服,正要换上。

    突然一道人影闪动,身后一股极强的气息传来。

    李逸浑身大震,正要穿衣服的手僵住了,不敢动弹分毫。

    “咝流!”

    一道吸口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让李逸心底一阵发毛,很快他就看到一双贪婪的眼睛,盯着他的身体直看。

    李逸身体一下哆嗦,再也不顾对方那霸道绝强的气息,急忙将衣服传了起来,万分警惕道:“你是谁?!”

    那人这才收起了贪婪的目光,在他俊俏的脸上不住的大量,狞笑道:“嘿嘿,我便是死神宫的接引使者。你的令牌呢?”

    李逸急忙将令牌掏了出来递过去。

    接引使者竟然没有拿令牌,而是直接摸起他的手来,吓得他急忙把令牌扔了出去。

    “嗯,的确是真的令牌。你随我来吧。”

    接引使者将令牌递还给他,便在前面带路起来。李逸满心警惕之色,远远的跟在后面。

    很快,两人来到一栋辉煌的宫殿之前,通体由金砖砌成,镶嵌珠玉,豪华的刺人眼目。但这些不过是世俗的摆设,李逸到并没有在意。

    “宫主就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

    接引使者将其带到门口,脸上露出古怪的笑意。

    李逸只身走了进去,却是一个空荡荡的大殿,四处弥漫着一种靡靡之气,给他一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

    “死神宫宫主可在?我持有令牌,还请一见!”

    他大声朗了数遍,突然一阵阴风吹过,不知何时,在大殿中的宝座之上端坐了一名男子。

    “咝!”

    李逸倒抽了口冷气,被那股阴冷之气惊得连连后退。

    大殿上的男子懒洋洋的趟了下来,用怪异的声音开口道:“什么事?”

    李逸心中震惊不已,眼前这人,就是享誉天下的杀手组织统领,死神宫宫主宇文翔!

    他急忙单膝跪下,将令牌双手奉上,道:“在下李逸,持死神令牌前来,希望宇文宫主能够帮在下杀一人!”

    宇文翔慢悠悠的转过眼珠子,不断的在李逸身上打量起来,眼中渐渐的冒出精芒,桀桀狞笑道:“杀人?是谁呀?”

    李逸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只觉得如芒在背,说不出的难受,忙道:“炎武城城主,李云霄!”

    宇文翔瞳孔微缩,脸上闪过一丝异色,狐疑道:“就是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南域小国之中的那个炎武城城主?”

    “正是那人!”

    李逸一听到这个名字,顿时气的头脑发晕,咬牙切齿道:“此人罪大恶极,死有余辜!”

    宇文翔把玩着手中的令牌,怪异的笑道:“这人是否罪大恶极我不管,但是炎武城之事,连圣域都下了铁令,有些麻烦啊。”

    李逸一怔,急忙道:“死神宫乃是天下第一杀手组织,从来没有不敢接的任务。传说凭借死神令牌便可以让死神宫杀天下任何一人!”

    “呵呵,这话可是有些夸张的。”宇文翔冷笑道:“难道让我杀傲长空我也去?”

    “这……”

    李逸顿时语塞,道:“李云霄怎么可能和傲长空比呢?”

    宇文翔这才露出阴冷之色,狞笑道:“要杀李云霄也行,不过仅仅凭借这枚死神令还不够的,至少还要付出一定报酬。”

    李逸一脸的愕然之色,皱眉道:“我身上基本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能被你们看上的,要多少元石?我去凑!”

    宇文翔阴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怪异的阴笑,盯着李逸的目光似乎亮了起来,怪笑道:“桀桀,元石我可未必会收。”他突然快如闪电的一掌拍出,一道劲风呼啸而来。

    李逸吓了一跳,脸色极度的惨白。对方若是想杀自己,绝对是捏死蝼蚁般的容易,他惊恐道:“你,你做什么?”

    “嘶!”

    那劲风直接从李逸周身滑过,并没有伤及他的身体,却将他浑身上下的衣服全部撕裂,整个人一丝不挂的裸露出来。

    “啊?!”

    李逸一惊,虽然他不是女子,但在这阴森庄严的大殿之上,又是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这般露出****,两腿之间的小鸟都被一览无遗,还是显得十分羞怒,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宇文翔盯着李逸的****,双目几乎放出绿光来了,用舌头重重的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伸出右手用力一抓。一小块方形之物滑了出来,在空中抛出一条弧线,掉落在李逸脚下。

    那东西似乎十分滑溜,落下之后还滑了一米多远才停下来。

    李逸定眼看去,顿时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极度惨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身子更是忍不住“瑟瑟”的剧烈颤抖。

    那方形之物,呈现出淡黄色,正是一块肥皂……

    “桀桀,还不快去捡起来。”宇文翔阴阳怪气的狞笑起来,还伴随着咽口水的声音,双目冒光的盯着李逸浑身上下。

    “呜,呜呜!”

    李逸忍不住吓得大哭起来,****一软几乎就要跪下了,哭泣道:“大,大人,您,您放过我吧!这枚死神令,我不要了,任务也不发布了,就当我没来过,求求您,求求您放过吧。我天生就有痔疮。”

    “痔疮?”

    宇文翔眼中一亮,到口的肥肉,岂肯放掉,裤裆之间已经撑起了老高的帐篷,桀桀怪声大笑起来,“桀桀,我就喜欢有痔疮的,大出血,大出血,哈哈!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捡!三息之内不捡的话,我可是还有十八般玩法等着你呢。桀桀,桀桀。”

    李逸脑子一阵发晕,几乎要昏倒。他颤巍巍的走上前去,浑身哆嗦的跟筛糠似的,双瞳中尽是无比的恐惧之色,好像那块肥皂是一方恶魔似的。他闭上眼睛,两行眼泪流淌了下来,弯下腰伸手去捡。

    “李云霄!李云霄!都是你,都是你害的!我一定要把你戳骨扬灰,戳骨扬灰啊!”他内心疯狂的咆哮起来。

    “桀桀,桀桀!”

    在李逸弯腰的瞬间,那兴奋到极点的怪叫之声响起,紧接着人影一闪,宇文翔刹那间就出现在了李逸身后。

    “啊!”

    一道响彻天地的惨叫之声从李逸口中传了出来……

    ……

    “天珠门乃是火乌帝国无上圣地,你等四人速速退去,以免祸患无穷!”

    在一座灵山宝地山门前,两名天珠门的青衣弟子脸色冰寒,对着前面四人怒声喝道。若是不是这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都不是他们惹的起的,怕是早就动手赶人了。

    “呵呵,两位大哥息怒。我们是来讨债的。”李云霄轻轻一笑,道:“你们天珠门少门主欠了我一笔钱,特来讨要。”

    其中一名弟子眉头一皱,喝道:“我们少门主会欠你们的钱?休要捣蛋,速速退去!”

    李云霄将那两张欠条展了开来,道:“两位大哥请看,这是你们少门主亲自签字画押的。”

    两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眯着眼睛看了一阵,顿时倒吸了口冷气,骇然道:“咝!二十亿中品元石!”他勃然大怒道:“果然是来捣乱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划下道来!”

    两人一脸的警惕之色,取出兵器戒防起来。

    段越皱眉道:“你小子真有闲心,直接闯进去不就是,跟这种看门的小喽啰说这么多做什么?”

    丁玲儿也道:“跟他们扯是浪费时间啊。”

    洛云裳直接一把巨斧浮现在掌中,二话不说就劈了过去。

    “咝,好强!快禀告师门!”

    两人吓得浑身冒汗,瞬间就往山门内逃了去,眨眼就溜的没了人影。

    “不好了,门主,不好了,有人来砸场子!”

    两名看门弟子的身影匆匆在山门内穿过,不断的大呼起来。过路弟子纷纷促足凝视,一个个都是皱起眉头,觉得十分怪异。

    天珠门屹立在火乌帝国境内不说上万年,至少几千年了,从来没听说有人上门砸场子的事。他们脸上流露出来的表情不是愤怒,而不是诧异和好奇。

    “惊慌失措,成何体统!罚你二人到后山禁闭三月!”

    一名长老慢悠悠的从大殿之内走出,脸上闪过一抹傲气和厉色,指着两人道:“是什么人敢挑衅上门?”

    两名弟子一脸的苦色,其中一人道:“不知姓名,二男二女,实力在我二人之上。”

    “切!”周边一名弟子讥讽道:“实力不如你二人的话,来天珠门不是找死?”

    那长老脸色一沉,更是怒道:“连对方姓名都不知,就慌慌张张的跑回来,天珠门的脸都让你们丢光了!禁闭改为一年!”

    “呵呵,没通报姓名是我疏忽了。炎武城城主特来拜山,顺便收账。”

    李云霄四人不知道何时突然就出现在天珠门主殿之前,就好像突然凭空出现一般。惊得四周弟子纷纷骇然后退。

    那名长老也是瞳孔一缩,内心猛地沉了下来。

    让他们最为惊骇的不是这四人莫名其妙出现的身法,而是那如雷贯耳,仿若彗星一样扫过长空的名字:炎武城城主李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