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325章 齐风
    看最快更新

    黑袍男子的无端出现,让所有人顿时大吃一惊。

    他无视两族之间的冲突,朝着火鱼族开口道:“你族的昆吾神树可在?”

    铁凡心中骇然不已,眼前这人完全没有任何的气息,若不是眼睛所见,根本不敢相信眼前有人存在,即便是眼睛所见,却也感觉模模糊糊,不是那样的真实。

    突然间,他似乎抓住了什么似的,急忙大喊道:“这位大人,请救我族一命,铁凡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幅喷族之人神色一凛,也察觉到了此人的异样,猛然喝道:“来者何人?我们乃幅喷一族,方圆万里海域的统治者。请不要插手我族内部之事!”

    黑袍男子根本没有搭理幅喷族人,而是朝着铁凡,用一种飘渺淡淡的声音说道:“就你们这种存在,也想让我做事?说不说,由不得你。”

    在黑袍之中,似乎有一道眼眸一闪而过。

    铁凡浑身一震,整个人瞬间失去了意识,脸孔渐渐的变得有些呆滞起来。

    脑海中的记忆开始大量的被对方直接读取,从出生开始,一幕幕的闪过,一直到这一刻,瞬间就走完了一生,毫无保留。

    “咕噜咕噜!”

    片刻后,铁凡双脚直接变得轻飘飘起来,整个身体在海水中浮起,慢慢往上飘去。瞳孔已经涣散,竟然已经死了!

    “啊?!”

    四周火鱼族之人发现铁凡的异样,全都惊得瞬间呆住了。

    火鱼族最强之人,七宿境武皇强者铁凡,竟然一招未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了?

    黑袍男子没有任何的表情,似乎做了一件极其微不足道的事,就好像喝了口茶似的,喃喃自语道:“圣者?李云霄?想不到竟然有人身怀凤凰真火,不错,不错。”

    他朝着浑身哆嗦,青筋****的铁飞望去,道:“还是要确定一下消息的正确性才行。”

    铁飞暴怒的浑身发抖,但也在一瞬间,整个人就变得平静起来,随后呆滞。

    几乎和铁凡一模一样,仅仅几个呼吸间,也是嘴里不断吐着气泡,四肢张开朝着海水上面浮去,生机尽失。

    “啊?!”

    不仅火鱼族之人,就连幅喷族之人也全都看傻眼了,一个个骇然的浑身发冷,想要向后退去,却感觉身体僵硬,怎么都动弹不得。就连幅喷族那几名武皇巅峰的强者,也全部个个冷汗淋漓,四肢发麻。

    “我杀了你啊!”

    铁凌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再也忍不住冲了上去,手中一把三叉戟疯狂的朝着黑袍之人轰击过去,四周的海水在他的力量牵引之下,压了下来。

    “杀了我?”

    黑袍男子淡淡一笑。

    铁凌的攻击在他四周纷纷爆开,却无法伤及他分毫。但依然发狂的一招接着一招,脑海中没有任何的想法,越来越疯狂。

    黑袍男子的影子在海水中似乎飘渺起来,就好像不在这一方空间之内似的。他淡淡说道:“勇气可嘉,作为你们一族给我提供线索的报酬。我就替你们解决了眼前危机吧。”

    他轻轻抬起手来,一指朝着前方点下。

    那指尖就好像从无数远的虚空之中传来,与这片海域的那一点融合在一起。一道道的金光从指尖上散开,朝四面八方而去。

    金光所过之处,幅喷族之人瞬间灰飞烟灭。金光蔓延开来,整个数千里海域之中,以幅喷族为首的各路海族,全部在光芒之下彻底消失,就好像从未在这片空间中存在过一般。

    火鱼族除外。

    呼吸之间,那金光就在海底消失不见。随着一同消失的,还有那黑袍男子的身影。整个海域变得安静下来,静的有些诡异。

    “咕噜!”

    铁凌咽了口口水,怔怔的看着四周,一个呼吸之前还杀气腾腾的海底,现在除了他们火鱼一族外,再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死寂的让人害怕。

    他一瞬间整个人脱力起来,直接在海水中昏迷了过去。

    火鱼族之人大惊,纷纷上前来照顾着他。

    在几名长老的商议之下,整个火鱼族开始了举族迁徙。

    ……

    李云霄在界神碑中静心炼化那几件九阶玄器,对外界之事一概不知。

    原本蠢蠢****的天武界,在星宿老怪打算跨域横渡的时候,徒然间变得安静了下来,似乎都开始了某种观望。

    在方寸山中某处,李云霄数个法诀打入那件钟形器物之中,那钟上印出几个古朴大字“皇朝钟”,最后一闪而没入他的眉心。他睁开双眼来,道道金芒在双眸中闪过,身影一闪就在原地消失不见。

    下一刻,他的身影直接站立在界神碑顶端,看了一眼那云端,高声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天空之上一片晴朗,只有九道灵气在涓涓细流,那氤氲之气在空中就弥漫开来,一片祥和。

    一个中年男子的不知何时就这样出现在天空上,一步步的朝下走来。

    李云霄看清此人面容,微微一怔,诧异道:“聚天宗宗主齐风?”

    齐风颇感吃惊,愕然道:“你认识我?”

    李云霄淡淡一笑,道:“齐宗主名震南域,谁人不知。”齐风的样子他还是有些印象,只不过当年还是个不经世事的小孩,现在已经是一方霸主了。

    齐风狐疑道:“知道我名字的人不少,但见过我真容的人,似乎不包括云霄城主在内吧。”

    李云霄笑道:“我听人描述过,所以一见之下,就知道是你了。”

    齐风虽然还是觉得不对劲,但并不想纠结在这个问题上,而是转而说道:“你脚下踩着的这件玄器,可就是镇压了战狼神庙七位武皇的石碑?”

    李云霄淡然笑道:“纯属运气!”

    齐风不置可否,道:“靠运气就能镇压七位武皇,当真是逆天之运了。这方石碑给我的感觉神奇异常,一眼望去,连等阶都看不出,但我敢肯定至少是八品玄器的存在。你这样直接摆显出来,就不怕有人惦记?”

    李云霄道:“这石碑镇压在这,便是为了震慑宵小。让人莫不敢犯。但似乎并没有起到作用啊,齐宗主还是来了。”

    齐风仰天一笑,道:“哈哈,云霄城主果然和听闻的一样。狂妄的没有边际了!”他眼神中光芒变得凌厉起来,喝道:“齐某在你眼中,莫非就是宵小之辈?”

    他身上的武尊气势随着那凌厉的眼神徒然散发开来,整个天空都为之变色,乌云开始密密麻麻的聚集起来,一片阴暗无比。

    李云霄丝毫不惧,昂起头来笑道:“若是来打我炎城主主意的,便是宵小。不知齐宗主今日来此,是做宵小呢,还是贵客?”

    齐风盯着他看了一阵,心中是震惊连连,终是叹了口气,道:“我今日既不是贵客,也不是宵小。炎武城应运而生,承接须弥山的无穷灵气,已经不是一般的灵山宝地了,即便和天武界的七大超级势力比起来,也不承多让。就算我齐风有心打主意,也没有那个实力了。”

    他说完后,目光盯着李云霄,似乎寓意明显。

    李云霄笑道:“齐宗主的意思是让我有自知之明,把炎武城让出来?”

    齐风道:“这只是其一,云霄城主是聪明之人,其中关键不用我再多说了。其二,便是星宿老人跨域而来之事。我且问你,青海镇星宿宗分部,可是你灭的?”

    李云霄道:“谈不上吧,我只是抢了青鸾战舰而已。难道齐宗主要替星宿老怪出手?”

    齐风瞳孔微缩,叹息道:“原本我还不大相信,想不到竟然是真的。即便你没有灭星宿宗分部,现在一时间也说不清楚了。我希望云霄城主能和我走一趟。”

    李云霄皱眉道:“去哪?”

    齐风望着他,一字字道:“圣域!”

    李云霞笑了,道:“你是想带我去圣域解释清楚,然后靠圣域的力量阻止星宿老怪跨域而来,干预我南域之事?”

    齐风叹道:“云霄城主果然是聪明之辈,只是行事太过嚣张了。现在被逼到了风口浪尖,很多事情即便是我,也身不由己了。”

    李云霄双目中精芒闪动,笑道:“齐宗主想的简单了。星宿老怪醉翁之意不在酒,谁都看得出来。即便我同你去圣域,一时半会根本说不清楚这些事情。那老怪只要派个弟子在圣域同你我周旋,他本人直接跨域而来,很快就可以把炎武城掌握手中。到时候说什么也没用了。”

    齐风眉头紧皱,道:“你说的这个我也考虑过。但炎武城我南域显然是保不住的。无论是星宿老人得去也好,其他人得去也好。终归是一样的。我就怕星宿老怪借此事大做文章,插手天香帝国和火乌帝国之事。”

    李云霄脸上的神色渐渐冷了下来,寒声道:“为了确保你们两大帝国平安无事,所以不管如何,就得牺牲本少了?”

    齐风一脸的无奈之色,道:“强者为王,无论是我,还是你,都身不由己。”

    李云霄冷笑起来,道:“哈哈,身不由己?齐宗主如何我不清楚,但是本少爷的命,从来掌握在自己手中。若你今日是要擒我的,那么就不用多说了,直接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