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77章 葬剑
    看最快更新

    虽然辛毗早知道他会拍卖惊石,但他真的开口说要卖的时候,还是十分震惊。而且还要一百万中品元石的入场费,到时候肯定是各方势力都会渗透进去,弄个几千人的拍卖场的话,那就是几十亿的元石。

    他顿时被自己估算的这个数字吓了一跳,怕是那那些名额晶石全卖掉也卖不到这个数额吧。这小子真够狠啊!

    李云霄嘿嘿一笑,道:“我在此提前欢迎大家莅临,炎武城欢迎你们!”

    他那脸上笑得阳光灿烂,牙齿洁白发凉。若是有人知道他此刻内心的想法,估计会冲上去砍死他。

    现在李云霄心中正盘算着如何把炎武城戒严起来,将所有租金和进出的费用全部提高万倍。到时候整个南域的精英弟子想要进入须弥山的话,每人至少得交几万块元石的过路费。

    这样一来,所收刮来的元石,估计能够完全打开界神碑一大域界了。

    接下来便是各国弟子在各大门派的护送下回国,李云霄直接回绝了辛毗和方德的护送请求,执意一个人回炎武城。

    他还要赶着布置拍卖和收费的事。

    辛毗和方德都是替他身上的晶石担心,偷偷尾随其后,让两人大吃一惊的是,跟踪了数百里后竟然跟丢了李云霄的踪影。

    “怎么可能?他一直在我神识锁定之下,竟然凭空消失了?”方德一脸的震惊,难以置信的腾空而起,将神识无限的推广开来,依然没有半点李云霄的影子。

    辛毗苦笑道:“此子神秘非凡,我原以为一切尽在自己掌控,后来才渐渐的发现根本看不透此子。”

    方德皱着眉头,脸色凝重道:“李云霄天赋非凡,别说在南域。就是放眼整个天武大陆,怕是也是风貌棱角般的存在。但他为人太过张扬,不懂得收敛,我就他在未能成就之前,就被扼杀了。”

    辛毗道:“自古以来,哪一个绝世人物不是这般嚣张狂妄的。我看此子,绝非早夭之相!”

    方德道:“但愿如此吧。无论此人是何身份,至少是我火乌帝国之人。现在交好于他,对我们百利而无一害。不久后炎武城怕是会风起云涌了,各种治安事宜全有劳辛大人了,到时候三派会请阵法高人来炎武城布置大阵,压制诸人的修为,以免在城中闹事。我现在即刻回聚天宗,向齐风宗主禀告一切事项。”

    两人互相道别后,就化作两道光芒,消失在天际。

    就在两人离开后不久,大地之上缓缓的浮现出李云霄的身影,他仰头看了一眼,淡淡一笑,便朝炎武城而去。

    盏茶功夫后,突然前方的山脚之下,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影。

    虽然仅仅是淡然的站在那,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却好像把一道天险屏障,将整个大地分成两半,任何人都无法跨越过去。

    放佛他所立之处,便是他的天下。

    李云霄心中一惊,猛然停下步伐,骇然道:“领域!武尊?!”

    那中年男子缓缓抬起头来,眼眸中露出诧异的目光,含笑道:“果然不同凡响,竟然知道武尊领域。弟子没用,只好师傅出马了。我是来要回我佩剑的,我叫冷星波。”

    冷星波!

    断情山主!

    李云霄脸色凝重了起来,并非是因为对方的名气,而是冷星波仿佛是凭空出现的一般,但其实就一直站在那里,并没有施展任何的藏匿之术。可神识强大如他,也不过是刚刚才发现。连辛毗和方德也全部察觉。

    能做到这一点,唯有八荒境界的武尊强者!

    八荒环宇内,唯我独尊!

    冷星波的眼眸中古井无波,淡淡的看着李云霄笑道:“放心吧,我只是来要回我的吴钩霜雪明。毕竟这把剑的寓意象征着我断情宗,怎能轻易落在他人之手。”

    李云霄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并没有半点杀意。

    能够成为一方豪主,火乌帝国三大巨头之一,自然也是有过人之处,拉不下脸面对他这个后辈小生出手。他当即笑道:“那剑是我赢过来的,想要可以,出钱买回去。”

    冷星波有些佩服起这个小辈来,在听到自己名号,并且知道自己是武尊之后,还可以如此谈笑风生,他十分欣赏的笑道:“你的意思是,我也要出手赢回来才行?”

    李云霄的笑容顿时一僵,尴尬的笑了几句,道:“罢了罢了,既然是冷宗主亲自出马,这个面子我还是要给的。”

    他屈指一弹,一道剑芒射了过去。

    冷星波伸出手来,直接将那剑芒抓入手中,赞叹道:“可惜你的体质不适合修炼我派功法,否则我真想收你做我徒弟。并且把女儿红菱许配给你。”

    李云霄吓了一跳,急忙摇手道:“周玉山被我杀了,你女儿不是已经成****了吗,我可不要。”

    “呵呵,真是好大的胆子!”

    冷星波越来越觉得这李云霄胆大包天,竟敢当着自己面这样说红菱。但语气中却没有责怪之意,反倒更多的是欣赏。他将右手摊开,往那剑芒上看去,突然间眉头一皱,脸色“唰”的一下就沉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

    冷星波身上的气势微微变得冷峻下来,徒手一抖,那剑芒瞬间化作长剑在手,正是吴钩霜雪明,但却没有丝毫的光芒,如同一块死铁,感受不到丝毫灵性。

    这把佩剑跟随在他身边,有近百年的岁月,几乎如同他的挚友一般,等同于亲人。若非周玉山的薄情之体能够将忘情天书修炼到大成,他是绝不会将宝剑赐下的。现在握在手中,竟然给他一种极其陌生的感觉,好像死去了一般。

    冷星波心中大痛,就算听到周玉山这个最佳传人被杀的时候,也没有这种情绪上的波动。

    极强的杀意在空中蔓延开来,将李云霄锁的死死的。

    李云霄迎着杀气,没有丝毫的退缩之意,淡然道:“冷宗主,忘情天书讲求的是太上忘情,你动情了。”

    冷星波心中微微一惊,渐渐的将情绪平复了下来,但眼中杀意不减,寒声道:“你今天不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任谁也救不了你了!”

    李云霄微微一笑,不为所动的说道:“冷宗主,你再细细感受下这把剑上的情绪。剑灵虽死,却死而无憾。”

    死而无憾?

    冷星波一愣,慢慢的将神识在宝剑上扫过,剑上竟然给他传来一种萧瑟之意,这种剑意虽然悲凉,但却充满着畅快无悔的意蕴,向他传达着永诀的气息。

    剑意竟有灵,只是渐渐远离。

    之后,剑身变得一片灰暗。

    李云霄肃然道:“他已经找到了自己最好的归宿,剑虽无情,灵却有情。”

    冷星波心神大震,瞳孔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竟然闪烁着晶芒。

    李云霄笑叹道:“冷宗主,太上忘情,真的是要忘情么?”

    冷星波眼中浮现出一层迷蒙之色,久久不能言语,四周的杀意倏然消散。在他周身所立之处,突然间有了一种阳光明媚的感觉,好像春暖花开。

    李云霄眼眸微微一跳,欣喜道:“恭喜冷宗主突破了!”

    冷星波长长叹息了一声,不可置信的感受着自己体内经脉的变化,想不到滞留已久的瓶颈,竟然这样容易的冲了过去。他看着那已经死去的吴钩霜雪明,叹息道:“老朋友,你要传达给我的信息,我已经收到了。”

    他举起手来,宝剑一扬起,顿时山脚下直接被斩开一条裂缝,仿佛大地断裂一般,竟然出现了万丈深渊。

    “永诀了!”

    冷星波微微闭上双目,将手中的吴钩霜雪明轻轻扔入其中。随后轻轻一拳挥手打出,身后的那种大山轰然崩塌下来,无数的碎石纷纷滚落,坠入那深渊之内,将整条沟壑全部填满。

    整座山峰,竟然成了吴钩霜雪明的墓碑。

    他默然一阵,恢复了那种孑然天地间的淡然,朝李云霄笑道:“谢谢你了。作为奖励,我决定将女儿红菱许配给你。”

    “……,这个奖励太吓了了。你只要让开路,放我过去就行了。”

    李云霄额头上冷汗直流,道:“三天后我会举办一个拍卖会,若是你想找个好女婿的话,也可以把女儿送来一起拍卖。”

    “哈哈,果然够胆量!”

    冷星波大笑起来,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只是轻轻的踏出一步,就已经身在万里之外,整个人绝尘而去。

    李云霄微微松了口气,幸好冷星波风度绝佳,否则的话这一劫就有些麻烦了。那吴钩霜雪明在那惊天一击之中,已经剑灵崩亡,不复存在了。此刻只是等于同一件六阶的材料而已,再也不能称之为玄器。

    “有些麻烦了,现在除了界神碑外,再没有拿的出手的兵器。”

    李云霄细细思量起来,但已他的实力顶多炼制出五阶巅峰的玄器,这种东西根本没有放在眼里,都懒得去炼。

    他轻叹一声,扔出一架青狼战车,飞速的朝炎武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