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0章 横生意外
    看最快更新

    “完整的五行道果?”段越一惊,突然叫道:“莫非就是前段时间万宝楼拍卖的那方古飞扬炼制的五行紫鼎?”

    李云霄诧异道:“咦?你怎么知道的?”

    段越苦笑道:“那时候我就已经在火乌帝国物色术炼师人选了,自然也看了万宝楼发的宣传册子,想不到竟然是被你买下了。才这么段时间,一件五阶宝贝,你怎么可能完全炼化?就算是我也未必做得到。”

    李云霄笑道:“这就是你我之间的差距了。安心疗伤吧,那边好像很激烈呢。”

    段越这才闭目静养起来,李云霄则半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修炼,还是在探查战斗情况。

    那边六人则是已经陷入了极大的困境,巨大的能量不断的扩散开来,不过盏茶功夫,每个人就全身鲜血淋漓,气喘吁吁,眼中都是杀气腾腾和怒火喷发。

    那紫纹九婴蛟也好不到哪去,浑身的伤痕触目惊心,在海空上暴走起来,一道道的海浪从海面上冲起爆开,化作一道道的水箭朝四面八方冲去,而且那水箭之上还带着丝丝的雷电之力,让六人东躲西藏,好不狼狈。

    “妈的,那小子一定是知道这种情况!老子再见到他一定要把他生撕掉!”

    阎飞跃在海空上飞速的躲闪起来,嘴里咆哮的大骂不断。刚才五行鼎爆炸开来,紫纹九婴蛟脱困而出,他第一个就被重创了。现在浑身鲜血,哪里还有进攻的力量,光是闪躲都来不及。

    另外五人也好不到哪去,被紫纹九婴蛟的脱困杀了个措手不及,现在联合五人之力也不过是支撑着不败,但却是越来越艰难。在大海之上和同阶海兽相斗本就是玩命的事,何况是拥有真灵血脉的紫蛟一族。

    现在他们就是有心逃走,四周的空间也已经被紫纹九婴蛟的妖力彻底封住了,只能苦苦支撑着一战。

    “想不到段越竟然如此阴险狠毒,亏他还混出了个好名声!早知如此,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加入进来!”马文笛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在这种箭雨和雷电双重攻击之下,虽然躲闪无碍,但却极费真元。长久下去也无法支持。

    寒鸦老人也是咬牙切齿道:“我早就知道这人不是好东西,为了一点点利益,竟然连最基本的品德也不顾了!妈的,他枉自为人!”

    司徒星夫妇也是脸色铁青,唐巧巧秀丽的脸上也全是血迹,狼狈不堪,恨声道:“抱怨有什么用,当务之急就是联手击杀这条畜生,否则我们都得死!”

    马文笛赞同道:“都已经这个时候了,若是还有人想藏拙的话,大家就群起攻之。”

    阎飞跃沉声道:“好!既然大家都开诚布公,那我绝不会拖诸位后退。”

    这些人顿时一个个将身上的气势爆发出来,顿时将紫纹九婴蛟的妖气压开,整个形势发生了极大变化。

    寒鸦老人一把巨大的剪刀浮现在手中,解封出来化作一条三人长短的鳄鱼形态,在空中扑哧扑哧的跳动,好像活物一般,散发出恐怖凌厉的气息,吞吐出一道道的灰色元气围绕在周身。

    石宏才也怒目圆睁,恢弘的浩然正气破体而出,在他身后静静的浮现出一道圣人虚影,恍惚中传来浩瀚的百家争鸣之音,独立一方天地。

    司徒星夫妇则是两把宝剑合二为一,一道巨大的剑影浮现在二人头上,散发出巨大的蓝色气息,将整个海雾尽数推开,仿若天海之前镶嵌了一块巨大的蓝宝石。

    马文笛和阎飞跃也是各自施展出绝招,一左一右的立在紫纹九婴蛟的上方,一个身上金芒外放,好似烈日如轮,另一个则是鲸吞元气,仿若一方黑洞吞噬者周围的元气,形成一道可怕的力量,盘旋在上空。

    六人全力施为,顿时将紫纹九婴蛟困在海天之中,上不如能冲天,下无法入海,咆哮连连的挣扎不停。

    在远处的李云霄冷哼一声,蔑视道:“一群乌合之众,若是七星曜日破去的时候就这般齐心协力,怎会陷入这种境地。果然是猪一样的队友最可怕。”

    在静养的段越也感受到了远处那几股巨大的气息,冷笑连连道:“这六人无一不是老奸巨猾的强者,都指望着别人先出手,自己老便宜。这次就算能杀掉紫纹九婴蛟,怕也够他们喝一壶的了。我们等着捡便宜就是。”他忍不住问道:“你刚才给我服用的是什么丹药?身上的伤就好的七七八八的了。”

    李云霄脸色微微变了起来,满眼都是疑惑之色的凝望着远处,突然间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涌了上来。他将神识扩散到最大,却一无所获,但那种异常不安的感觉,却这般真实的浮现在心头。以他如今的魂力修为,这种不安绝不会无缘无故出现。

    “有点麻烦了,到底会是什么危险?竟然连我的神识也感觉不出来,莫非还有更强的海兽出现?”李云霄喃喃自语起来,面色凝重道:“老段,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事情怕有变!”

    “有变?”段越摸不着头脑道:“现在情况不是很好嘛?一切都在你预料之……”

    他的话突然停下,瞳孔骤然进缩,骇然的往远处望去,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浮现在天际,将马文笛等六人和紫纹九婴蛟的气息全部压了下去。那种强大的气感相隔如此之远都传了过来。

    在马文笛等人的上空,突然浮现出一方巨大的悬浮战车,一个人影静静的站立在上面,冷冷的看着下方,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只见他单手一抓,一件鬼爪似的兵器在空中猛地放大开来,被巨大的铁链牵扯着,在空中发出叮当响声。

    那鬼爪威势惊人,落下后猛地一抓,六人皆是心中大震,好像空间都被它抓在掌心似的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震慑开来。那紫纹九婴蛟则直接被鬼爪抓出,不甘的拼命挣扎起来,被那男子扯了上去。

    “哈哈,果然是紫纹九婴蛟!”那男子眼中冒出精光,紫纹九婴蛟被他玄兵抓住之后,随着一同急剧缩小起来,被收入他手中后顿时消失不见,也不知被他用何种玄器收了起来。

    “嗞!”

    底下六人全是怒火中烧,一个个睁大眼珠子,但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却令他们敢怒不敢言,何况六人此刻全都是重伤在身。看着到嘴的肥肉竟然飞了,马文笛实在气不过,沉声道:“这位大人,此蛟……”

    “滚!”

    男子双唇轻吐,蔑视的看了他一眼,凌厉的双目如同尖刀直落而下,让马文笛一阵颤抖,急忙闭上了嘴巴。

    “你是星宿宗的人!”寒鸦老人突然爆射精芒,厉声道:“你身上气息虽然带有七宿意境,但却若隐若无,应该还是九星巅峰的武宗。据我所知,在青海镇的星宿宗高手,除了许峰武皇大人外,还有两位九星武宗的护法,不知道大人可是其中之一?”

    那名男子裂嘴一笑,“哈哈,寒鸦老怪果然有点见识。不错,本人便是星宿宗在青海镇的两位护法之一——衡元。识趣的就都给我滚蛋,还可以留下一条小命。不识趣的,嘿嘿,这片海域作为葬生之所,好像也不错。”

    寒鸦老人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起来,艰难道:“衡护法,我和许峰武皇大人……”

    “好了!”衡元直接不耐烦的打断道:“少跟我攀交情,不滚的话那就去死吧!”

    他毫无征兆的直接一拳轰出,拳风直接打破空气,瞬间轰在毫无防备的寒鸦老人身上,直接将其身体打穿一个大洞。

    整个海空之上瞬间宁静的诡异,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寒鸦老人,一名七星武宗强者,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窝囊挂掉了?寒鸦老人自己也不可相信的看着胸前的那个大洞,终于在绝望和愤怒之中从空中摔落了下去,直接掉入海中。

    海面上一道阴影缓缓的游过,是条大鱼直接将寒鸦老人的身体吞了进去,再沉入海底之中。

    “嗞!”

    另外五人脸色大变,纷纷倒吸了口冷气。一股不安的死亡感浮现在心头,马文笛猛地瞳孔一缩,骤然间将真气爆到极点,飞速的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天际逃去。

    另外四人这才纷纷反映过来,急忙提起真气朝四面八方逃去。

    “哼,以为逃得掉吗?”

    衡元脸上浮现出一丝阴冷的笑容,最先跑路的马文笛突然撞在一股无形的力量之上,被震了回来,他骇然失色,内心惶恐不已起来。对方竟然是早有准备要将自己这些人一网打尽,那么定然做好了各种后手。他惊怒的急忙抽出宝剑,疯狂的朝那无形力量上斩去。

    “哼,以你现在这般虚弱的力量,也想斩我?”

    那无形之力的虚空上,缓缓站出一道人影,轻而易举的举起手来,就把马文笛的攻击一拳弹开。脸上浮现出阴冷的讥讽之色。

    “你是?”马文笛大惊失色,一颗心猛地沉了下去。

    “星宿宗许峰武皇大人座下李元羽,奉命来取尔等性命!”来人冷冷说道。

    同一时间,另外四个方向逃去的几人,也纷纷遇到了拦截。每个人身上的气息散发出来,都是货真价实的武宗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