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9章 出让份额
    看最快更新

    一时间所有人的心思都在飞快转动,如何才能将这条活着的紫纹九婴蛟夺取过来。司徒星和唐巧巧更是相互捏了一下,两人的实力最然不是最强,但却是心心相映,联手之下谁也不惧。而实力最高的两人之一段越,已经身受重伤,不足畏惧,就剩下寒鸦老人了。

    六人的目光不断闪动,似乎都意识到了目前的状况。马文笛和阎飞跃,还有石宏才也是互相用眼神传递着信息,三人的实力最弱,到时候动起手来也是极其吃亏的。一下子,原本实力最强的寒鸦老人顿时变成了最弱的一方。

    寒鸦老人突然大声笑道:“哈哈,诸位这是做什么?别忘了我们出海之时的约定。诚信可是捕兽者最为重要的品质,一个人若是没有了诚信,那就枉自为人,不配做人!”他说道后面,一脸的义愤填殷之色,凛然道:“这紫纹九婴蛟虽然珍贵,但也不能让我们大家丢了品德!至少我寒鸦就绝不会做这种背信弃义之事!”

    在场的全都是老狐狸,一个个冷笑着看他表演,马文笛更是讥讽道:“那先前说好的八份变七份是怎么回事?”

    寒鸦老人脸色微变,有些尴尬道:“这都是大家同意的事,我能奈何?一码归一码,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很难办的事情。只要你们谁能拿出让我满意的价格,我的那份就归他了。”

    这倒是个好办法,只是……

    石宏才冷笑道:“拿出价值相当于紫纹九婴蛟的东西给大家分,我怕在场的诸位没人有这么富裕吧?”

    寒鸦老人道:“这可未必,若是有肯出价的,说不定就有人肯,那么出价之人就得到对方的那份。这样未尝不是一个好主意。”

    众人顿时一下沉默了起来,阎飞跃突然开口道:“我这里有一枚符文宗制作的六阶古灵符,只要大武师修为就可以激发出来,乃是防御性的灵符,足可挡住一星武皇的全力一击。乃是符文宗一位年事过高的长老所炼制,价值无可估量。用来兑换一份份额,你们谁肯出让?”

    六阶古灵符!

    众人都是吃了一惊,想不到阎飞跃身上竟然有如此宝贝。这种古灵符乃是符文宗的一种秘制之法,将制符人的修为强行压制进符箓之中而成,是一次性损耗品。而且符成之后,炼制之人的修为全部毁于一旦。更加惨的是,炼制成功几率极低。

    即便在符文宗,这种东西也是十分稀少的。都是一些即将要坐化的强者,才会施展这种秘法去炼制符箓,然后赐给自己的嫡系后辈,相当于多了一个保命手段。这种可以抵御一星武皇全力一击的符箓对于他们这些武宗强者都是价值极大的东西,更别谈普通武者。

    一个大武师修为的武者,可以抵挡住一星武皇全力一击,这种****是那些大势力家的嫡系子弟难以抵挡的,即便再高的价钱也有人买。这种东西本身就一直是有价无市。

    就连李云霄也是微微动容,即便是他,也不知道这种古灵符是如何炼制的。符文宗在天武大陆上一直就是个神秘的门派,很少和外人接触。

    “这的确是个好东西,但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也基本用不上。拿去卖也不知道能卖个什么价。”司徒星冷冷的说道,显然并未动心。

    阎飞跃脸色微微不悦,但也没再说什么,默默的不做声。

    寒鸦老人突然嘿嘿笑道:“不知诸位谁身上可有阴冥石?若是有这东西,我那份就换了。”

    众人都是皱着眉头,阴冥石是一种吸收了大量死者之气而产生极阴极寒力量的石头,也是价格不菲。而且跟寒鸦老人修炼的功法息息相关。

    李云霄心中微微叹息,那阴冥石和天外玄冥石都是一类东西,只不过阴冥石的等级低玄冥石太多,而天外玄冥石又是玄冥石中的极品。可惜他偷来的仅有的那块,也用来灭荥阳家的时候爆掉了。

    要知道天外玄冥石即便是武帝强者也要拼了性命争抢之物,寒鸦老人这个级别更不可能接触到,能弄来阴冥石修炼,就是他最大的期望了。

    可惜等了一阵,都是微微摇头不已。

    马文笛有些不耐烦道:“这样下去,要弄到何时?不如就用元石来交易罢了。只要数量达到一定程度,想必也会有人接受。”

    他这话说的也的确在理,但是元石少了没人肯,多了的话一时间也拿不出来。

    李云霄突然脸色微变,看了一眼五行鼎,他明显感觉到里面的紫纹九婴蛟似乎已经适应了凤凰气息的等级压制之力,怕是困不住多长时间了。他急忙道:“阎大人,你那枚古灵符,再加十万上品元石,我哥那份就给你了。”

    阎飞跃双眸一亮,惊喜道:“当真?!”他的目光落在一旁疗伤的段越身上,满是咨询之意。

    段越冷哼了一声,对这些人已经彻底没了好感,冷声道:“他说了便是,全权代表我的意见。”

    阎飞跃大喜过望,急忙取出那枚古灵符和一袋子元石递给李云霄。

    李云霄微微感觉感受到那古灵符上的气息,知道不假。这种炼制手法对他来说也是十分具有吸引力的,前世的时候跟化神海那些老不死的弄了不少符文宗的东西,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现在我哥那份已经转到阎大人身上了,这个鼎……,也就交给你保管吧!”李云霄依依不舍的将紫鼎扔给了阎飞跃,一脸肉疼道:“这方紫鼎也是五阶的巅峰玄器,价值极大,也一并送你了!”

    阎飞跃大喜的接过紫鼎,听到李云霄的话,顿时不好意思的在身上摸了摸,最终取出一对铜环扔给他道:“这对龙凤双环当年是我武王时候的兵器,也是五阶之物,就当是补偿你这方紫鼎的。”

    李云霄颇感意外,笑着将双环收了下来,同时一拍戒子,一道光芒直射而出,在战车之外再次放出一架虎王战车,两辆战车并排的悬浮在一起。

    “既然东西都交接了,你们的分配也就不管我们兄弟二人什么事。诸位再会,这架虎王战车也就当送给诸位之物。”他客气的笑道,对着段越招了招手,两人便跃上另一家虎王战车,驱动着朝远处而去。

    当初从天元商会弄来三架虎王战车,先前对付紫纹九婴蛟爆掉了一架,现在又扔掉一架,目前乘坐的这辆,是最后一架虎王战车了。

    段越目光中惊奇之色越盛,“你哪里弄来这么多五阶战车的?这可不是什么地摊货啊。而是货真价实的五阶虎王战车,每一辆都价值不菲!”

    李云霄一脸不屑道:“哥的生活你们这些穷鬼永远也无法理解,好好养你的伤吧。我说了等会估计还得你出手。”

    段越愣了一下,哼道:“少在我面前装富,那些富得流油的七、八阶术炼师我都见过。”他突然想到李云霄就是一名术炼师,顿时语塞起来。

    他发现无论自己怎么说,好像都不是李云霄的对手,顿时颓然道:“还出啥手?现在不是回去吗?”他眼中一亮,顿时兴奋道:“对了,我们是去彩虹迷雾!在这里耽搁一下,我都忘记了!”

    李云霄目光含笑的看着那越来越小的虎王战车,冷笑道:“彩虹迷雾是一定要去的,但那紫纹九婴蛟我也势在必得。他们休息了这么久,也该轮到咱们休息休息了。”

    他将战车直接驶入一片巨大的白色海雾之中隐藏起来,同时几个法诀打出,在战车周身布下一道禁制,可以屏蔽一般的神识查探。再加上这么远的距离,那些人想要发现自己怕是很难。

    段越惊道:“你意思是,他们会因为分配而打起来?”

    李云霄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想应该差不多了吧。”

    “什么差不多了?你说话能一次讲清楚不?”段越被他弄得糊里糊涂的,气恼起来,正要骂人,突然听见远处传来一道爆炸声,紧接着就是一道嘶吼冲天而起,正是那紫纹九婴蛟!

    “嗞!紫纹九婴蛟脱困出来了?”段越猛地惊起,骇然道:“莫非你是故意的?操!你也太狠了吧?”他随即大笑起来,“哈哈,这下有他们六个好受的了!”

    李云霄也是笑的挺开心的,悠哉的躺在椅子上,翘起腿来欣赏着海景,得意道:“故意倒不是,我一星大武师,有什么本事收服六阶的紫纹九婴蛟?即便加上那五阶大鼎,也绝无可能。只不过是用秘法将其暂时困住而已。若不是时间不够了,你以为我会只要一个古灵符就还给他们?还附赠一方大鼎和战车?切,只是可惜了我那五行鼎。”

    段越心情大好,他的神识在这迷雾的海面上也查不到这样远,开心的笑道:“不过就一方破鼎而已,阎飞跃不是补偿了你一对龙凤双环嘛。那对战器我十分清楚,他还是武王的时候我就和他交过手,十分厉害。”

    “你懂个屁!”李云霄心疼的骂道:“我那方紫鼎可是蕴含了完整的五行道果,是这片天武大陆上最值钱的五阶宝贝。否则就算给你一个六阶的鼎,也被想困住紫纹九婴蛟。况且这鼎已经和我心神合一,完全被我炼化。这下我的战力可是大减了,希望这条紫纹九婴蛟别被他们弄死了,那样才更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