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4章 出海
    看最快更新

    巨大的战车在马文笛的喊声之后,开始缓缓的移动起来,朝着海域驶去。整个大海上一望无际,但也零星点点的分布着不少悬浮战车,都是出海捕兽的。

    “两位里面请,大家都在屋子里等呢。”

    马文笛笑道,领着两人走进了虎王战车的车舱内,顿时数道凌厉的目光直射而来。

    舱内十分宽大,而且铺设的极其豪华。地板上不知是何种海兽的皮,整个一大张完整的,踩上去软软的极其舒服。在舱的中央摆放着一张大圆桌,上面放着不少精致的食物,而且还有不少灵果,散发出淡淡的灵气。圆桌上围拢了一圈人,所有目光全都落在三人身上。

    “段老怪,还以为你被海兽吞了呢。”

    圆桌上首一名发型怪异的枯瘦老者,手持一根烟杆巴嘎巴嘎的抽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道。

    “哈哈”,段越洪声大笑起来,“寒鸦老怪,是谁上次捕百绣铁蛙的时候被一口吞进肚子里去了。哈哈,我还以为你已经被消化出来了,哈哈!”他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直接抽出两张凳子,自己坐了一张,同时示意李云霄坐下。

    他这个动作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纷纷露出讶异的目光,打量了李云霄一翻。见他只是个十五岁的一星大武师,虽然吃惊天赋了得,但也并未太过注意,纷纷猜测是他徒弟之类的。

    “段老怪,你找死!”寒鸦老人眼中爆出寒意,手中的烟杆抓的紧紧的,一圈圈的元气随着青烟散发开来。那次被六阶海兽百绣铁蛙吞下去,几乎成了所有人的笑柄。只不过都忌惮他的实力,不敢当面笑话而已。这件事也是他内心的一根刺。

    段越可不怕他,自然没有这个忌讳,冷笑道:“你我之间的底细互相一清二楚,你打不过我,我也打不过你,大家半斤八两,你就别再我面前装腔作势了。”

    寒鸦老人一愣,知道自己讨了个没趣,顿时不做声了,郁闷的抽其旱烟来,一圈圈的烟云飘散开来。

    李云霄鼻尖微动,嘴角微微一笑。知道这老头抽的可不是普通旱烟,而是一种十分珍贵的灵草,对身体和修为大有补益。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些可都是在青海镇混的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都是**境武宗级别的强者。”

    段越开始一一给李云霄介绍起来,马文笛知道他们的关系,微笑着不语,自己搬了张椅子坐在一旁。

    抽旱烟的老头就是寒鸦老人,最喜欢人家喊他寒鸦上人,但大家背后都是直接叫寒鸦老怪。还有一位中年儒生模样的男子,头上戴着儒巾,正是四方斋的石宏才。四方斋是主修儒家浩然正气的门派,故而各个都是文雅儒生的装扮。还有一名浑身闪着赤红色光芒的青年,是斩虎门的阎飞跃,身上的肌肤的颜色,也和他们修炼的功法息息相关。

    剩下一对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夫妇,男的身着白色锦袍,模样清新俊逸,女的一身海棠金丝纹纱衣,显得娇小可爱,芳菲妩媚。正是司徒星和他夫人唐巧巧。两人都是成名已久的武宗强者,在青海镇享有盛名,而且都爱扮成二十来岁的模样,但实际上都是**十岁的老怪物了。武宗强者的寿元远远超过普通人,活到三十百岁也是正常之极。**十岁在武宗里面,算是年轻的了。

    “见过诸位,诸位的大名全都如雷贯耳!”李云霄客气的同众人招呼起来,除了寒鸦老人冷哼一声外,其余之人也都纷纷回应着。毕竟是段老怪的徒弟,他们也不好太拂面子。

    段越看他一副正经的样子在胡扯,内心暗暗发笑。他敢肯定这些人的名字,李云霄一个也没听过。他顿时心生童心,戏谑的故意刁难道:“哦?你都听过他们如雷贯耳的大名?那不知这位四方斋的石宏才有些什么事迹?”

    他这一问,顿时所有人也都好奇的看着李云霄。

    李云霄心中一愣,想不到段越竟然如此刁难他,内心狂骂不已,把他家几代的女性都问候了一遍,这才微微一笑道:“传闻中石大人不仅温文尔雅,学识渊博,而且一身浩然正气诀更是已经修炼到了七层的境界,且辅佐金系的武技,在南海海域罕驰聘千里,罕有敌手。”

    他的这一番话说的极其圆满,用在任何人身上都适用。至于七层的浩然正气诀和金系武技,也是从他身上的元气波动,以及双手皮肤上隐隐浮现的一层金光上推断而出。

    段越顿时一呆,石宏才修炼的的确是金系武技,再从他吃惊的表情上看出,那浩然正气诀第七层应该也没错。

    操,你这小怎么可能知道的?难道他以前真的听过这几人的名号?不对啊,怎么可能!就算是我,也不知道石宏才的浩然正气诀修炼到了什么程度。毕竟儒家功法十分稀少,罕有人炼。他怎么也不会知道李云霄就曾经吸收了大量的浩然正气,对于这一功法有一定的了解,在他强大的神识感应之下,立即查探出了对方的修为。

    石宏才也是呆滞了一下,不可置信道:“这位小兄弟不知是听何人说的?我的浩然正气诀可是上月才突破到了第七层,还未同人交过手,这……”他怎么也不会认为是李云霄看出来的。

    李云霄笑道:“这青海镇强人辈出,或许是哪位前辈高人无疑中发现的,就随口跟人家说了出去。”

    石宏才一听便皱起眉头来,这个解释虽然有些牵强,但也似乎只有这么解释了。修炼浩然正气诀的人太少了,能够看出他修为的绝非一般人物。也许真的是哪位大人无意中发现后随口说出去的吧。

    这些人一个个都沉默了起来,虽然他们身为武宗强者,威风八面,但是在一些更高的存在面前,还是极具畏惧之心。自己越强大,才能越发的发现自己渺小,武道无穷无尽和深不可测。

    其中最为郁闷的就是段越了,原本想刁难下李云霄,想不到这也能被他化解,顿时一阵无语,囔道:“不扯这些了,马文笛,那紫纹九婴蛟在哪?海图给大家看看。”

    马文笛这才取出一张巨大的海图,在圆桌上摊了开来。指着其中一处标记了红色的地方道:“就是这,距离青海镇大约三十度的方向走二千七百里。”

    段越心头狂跳,瞳孔骤然一缩,这地方竟然和彩虹迷雾是一个方位,而且两者之地相差在百里之内。他顿时暗呼不好,若是被这些人发现彩虹迷雾的话。他微微抬起头来,凝重的看了李云霄一眼,却见对方一脸的平静,没有任何表情波动,就好像什么也不知道一般。

    这小兔崽子,城府竟然如此之深!

    他内心暗骂了一句,也装作没事的样子,尽量平复自己心境。

    但他刚才的震惊模样,却已经被人看在眼中了。寒鸦老人眼露疑惑的冷声道:“段老怪,这个地方有问题?”

    操!这老鬼真是女人心思,我内心的情绪也被他扑捉到了,妈的!不过也只怨自己,连一个小孩的城府也比不过。妈的,这小子真是小孩吗?!

    段越内心狂骂了一阵,这才露出不解的表情,皱眉道:“寒鸦老怪,这话怎讲?”

    “老鬼,你就别装了!”寒鸦老人冷冷的盯着他,一脸极度不满的神色,讥讽道:“刚才马文笛指着这个方位的时候,我明显看到你脸色大变,随后又恢复了过来。现在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蚱蚂,生死连在一起,若是有什么情况还不肯说出来分享的话,哼,我看这次行动可就危险了。”

    这一说,顿时所有人都用紧张和吃惊的目光的盯着段越。

    大家都是海上混的,自然知道很多地方除了海兽外,还有其他不少莫名其妙的危险。就算是武皇、武尊,怕也不敢轻易涉足,这种地方去了简直就是送死。所以每多一份情报,就多一份生机。既然寒鸦老人这般说了,至少段越肯定是知道这个地方的。

    马文笛眉头一皱,也狐疑道:“段前辈,你知道这里?可是有什么不对?寒鸦前辈说的没错,大家都已经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了。若是有危险的话,还是开诚布公的好。”

    段越顿时额头上隐隐渗出汗珠来,这让他如何回答?在场的哪个不是精明的如同狐狸似的老怪物,随口编的谎言怎么可能瞒得过这些人。

    “段老,这里莫非就是你上次取得血鱼芝的地方?”李云霄突然一脸震惊的说道。

    “血鱼芝!”

    所有人都是脸色微变,寒鸦老人更是眼中精芒绽射,失声道:“血鱼芝?莫非就是传闻中可以直接吞服用来提升实力的天材地宝血鱼芝?”

    血鱼芝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天材地宝,形状酷似一条浑身鲜血的小鱼,却是天地生成的灵草。直接吞服下去的话可以完全吸收其中的力量,就算是武宗级别的强者,吞服一枚百年以上的血鱼芝,也足以提升一星的实力。

    要知道到了武宗这个程度,每晋阶一星有多困难。这对于任何武者来说,都是极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