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66章 陷害
    看最快更新

    关键时候李逸还是立即清醒了过来,还是命重要啊!

    “寒冰真气,寒冰剑诀!”

    李逸周围立即浮现出一圈圈的寒气飞舞,一道寒气化作剑芒飞斩而出,所过之处的虎威之力纷纷退避开来,在漫天的青莲剑花之下,被他硬生生的斩出一条通道,如同长虹贯日,直落而下。

    “李云霄,迟早有一天我要将挫骨扬灰!”李逸整个人嘶吼一声,便直接从那条斩出的通道内飞身逃走。

    李云霄大笑道:“我等着你,很期待下一次的见面呢。”

    李逸的身体在远处明显的顿了一下,显然是再次受到刺激,但转瞬就消失在了远处。

    “这小子也不知道会不会去报信,但此地不宜久留。”李云霄的目光在四方楼内打量起来,所见之物纷纷收入囊中,就差没拆下砖块带走了。

    “好东西的确不少,但怎么和天外玄冥玉相比?”他眉头一皱,顿时盘腿坐下,将神识瞬间散开,疯狂的在四方楼内搜索起来,几乎是入地三尺,不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地方。

    “好家伙,竟然差点连我也瞒过去了!”

    在四方楼的一个角落里感受到了微弱的波动,李云霄直接一脚踩了下去,顿时地板轰然碎开,露出一个小洞来。里面一个精致的白色小盒子,似玉非玉,好像某种动物的骨骼。

    李云霄打开一看,一块灰色的毛皮包裹着什么放在其中。他用手一摸,顿时惊呼道:“原来是古龙皮,难怪可以屏蔽我的神识。幸好这古龙皮太小,威力有限。”

    他将古龙皮掀开,顿时一块银白色的石头露了出来。石头显露的瞬间,一股巨大的寒气扑面而来,李云霄只觉得立即被冰冻住失去了知觉,有寒阴之气袭入经脉内。他猛地将古龙皮再次盖了上去,这种感觉顿时消失了,只是手中依然有一层薄薄的结冰。

    “果然是天外玄冥玉,虽然只有巴掌大小,应该是有人从北冥玄宫那块上面敲下来的。啧啧,莫非马XX是北冥玄宫的叛徒?区区武宗也敢打这东西的主意,当真是不知死活!”

    李云霄收好东西,直接离开了四方楼,往主宴大厅而去。

    李逸逃离了一段时间,而无上宫还未有动静,想来是他并没有去报信。应该是怕被牵扯到自己身上。

    远远的感受到主宴厅内传来的欢歌笑语,李云霄冷冷一笑,双唇微动,顿时一道音声凝聚成线,往那宴厅传去。

    正在主宴厅饮酒的荥阳明突然眉头一皱,眼眸中浮现出一片疑惑,转而化作清明之色,猛地朝外边望去,脸上掩饰不住的震惊和骇然。他立即起身,朝着上座的马天河和马飞白道:“宫主、副宫主大人,在下突然有些急事,要先行离开,还望海涵。”

    马天河愣了一下,脸上明显浮现出一丝不快,但还是不失风度的冷然道:“既然荥阳明大人有事在身,自然不敢久留。身在帝国,跟我们这些山野门派就是不同,束缚也多。”

    荥阳明知道他颇有建议,但也顾不得这许多,满怀歉意道:“荥阳明当真有愧,下次定然上门请罪。”

    马天河这才脸色好看起来,挥了挥手道:“去吧。”

    荥阳明这才如获大赦,急忙退了下去。一离开主宴厅,顿时朝着一个方向急忙奔去。就在刚才一道声音传入他耳中,竟然是一篇极为深奥的心法,他仅仅是听了几句,自己一直卡着未破的瓶颈就有松动的感觉。

    这让他如何能不惊喜交加,若是能够得到完整的功法,那修为定然可以大为突破。所以一出来,就朝着那声音狂奔去。中途也微微停下来犹豫了一下,毕竟是这里是无上宫的地方,虽然所有高手基本都聚集在宴厅,但也难保没有隐藏的高人,若是被发现的话实在难以交代。

    但每次他停下来的时候,那篇心法的声音就会再次响起。虽然他也觉得有问题,但还是忍不住跟了过去。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最终来到一处小院内,立即一片步伐传了过来。他依照着脚下轻踩,很快就进入到了四方楼中,里面却是一片空荡荡,哪里有半个人影。而声音也就此消失,好像从来未曾存在过一般。

    “到底怎么回事?这里是什么地方?”他皱起眉头,外面竟然布下了这般古怪的禁止,这里至少也应该是无上宫的重地才是,却一眼望去空空如也。

    “有古怪!”

    他立即有种不妙的感觉,急忙抽身往外跑去。

    “嗞!”

    只见前面涌来大量人影,为首的正是马天河父子,马天河远远的就看见荥阳明,顿时一脸的震惊,怒吼道:“荥阳明!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来无上宫行窃!”

    荥阳明大惊,顿时从头凉到了脚,立即知道被人陷害了,慌忙解释道:“宫主大人,这是误会,你听我解释!”

    “解释个屁!赶紧把拿的东西全部交出来,否则死!”

    马天河的声音如同强大的音波扩散开来,其中蕴含的武宗威压,顿时震得荥阳明胸前一闷,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他这次是彻底的慌了,看着马家父子暴怒杀人的目光,心底一阵冰凉。

    突然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往左边逃。”他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想也不想就施展出全力往左边飞驰而去。速度之快,连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

    “哼,区区武君,也想在我们众人之下逃走!”

    马天河冷笑着一冲而上,落入小院中脚下飞快的踩着舞步,眼看就要越过去,突然一股奇异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压了上来,将他的挡住,那股力量越来越大,马天河大惊失色,就连他三星武宗都感到有些难以抵挡,急忙飞身退了出去。

    “爹,怎么回事?!”马飞白惊道,这小院中的禁制,他们走过无数次,从来未出现过这种情况。

    马天河脸色铁青,仿若吞下了一只老鼠般的难看,咬牙切齿道:“这禁制被人改动了!”

    “什么?!这可是……”马飞白一惊,但立即意识到了什么,急忙闭嘴,眼里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个禁制别说荥阳明一名区区武君,就是他们武宗强者也没有能力改动啊!这也是马氏父子一直放心将四方楼置于其中,都不需要派人看守的原因。因为太有自信了!

    马天河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几乎要阴沉的滴出水来。此刻身后上百名各大势力之人都在幸灾乐祸的看着,原本是要摆显和示威的意图,结果变成了看笑话!

    “大范围追!我不信他能逃出无上宫范围!”

    马天河几乎是咆哮着怒吼,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将一口真元汇聚在胸口,猛地张嘴朝天空轰了出去!

    众人只看见一道有如实质的音波骤然冲天而起,在无上宫上方炸开,顿时整个空间震荡起来,一圈圈的音波迅速的扩张开来,方圆十里之内皆可闻达!

    “无上宫所有弟子围追荥阳明,见者杀无赦!”

    身后那数十名各大势力的赴宴人,皆是纷纷面色大变,暗想这三星武宗果然是名不虚传。不少人在这一吼之下差点心神震荡的吐出血来,一个个脸色惨白无比。

    无上宫更是大量的低阶弟子在这音波怒吼之下震伤了经脉,人人脸上浮现出惶恐之色,顿时整个无上宫的人员倾巢而出,往荥阳明逃走的方向围捕而去。

    现在最冤枉的就是荥阳明了,他一边疯狂的逃命,一边脑子里在想到底怎么回事。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自己一定是给人利用了。但那人竟然可以瞒过所有人的神识嫁祸给自己,显然不是简单之辈。

    到底是什么人要嫁祸给自己,又为什么要嫁祸给自己?

    “因为你是荥阳家的人。”

    一个声音淡淡的在他耳边响起,荥阳明大吃一惊,骇然的急剧停下身子,一股真气差点反噬经脉,只见前方风轻云淡的站着一个目光冰寒的冷峻少年,

    “你是谁?!”他大惊失色,不仅是因为对方竟然知道他心中所想,而且刚才那道声音,正是陷害自己的那人的声音。只是怎会如此年轻?而且修为只有武师巅峰?

    “你的年龄都活狗身上去了,杀你武师境界就够了。”李云霄淡淡的说道,身上的杀气却是渐渐凝实起来,开始有种凌冽的感觉。

    “你!……”

    荥阳明这一下吓得不轻,内心掀起了滔天巨浪,骇然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什么?还有,为何要陷害我?”

    李云霄双眸沉了下来,冷笑道:“这些,等死后去问荥阳昆吧!”他杀气骤然暴起,举起右手喝道:“紫气东来,鼎镇乾坤!瞳术,妖月!”

    一方紫色小鼎在荥阳明震惊的双瞳之中骤然放大起来,在紫鼎之后,更是浮现出一双如血的妖月瞳孔。

    时间仓促,李云霄没工夫跟他玩,一出手就是精神攻击和大杀招,几个回合就将荥阳明打入鼎中,彻底炼成灰烬了。这时不少无上宫的人也纷纷赶到,全是武君之下的修为,有二三十人之多。

    李云霄的双瞳还是一片血色,妖异的光芒在脸上闪动,语气冰寒彻骨的说道:“你们,也一并去死吧。”

    一道猛虎之声在山林中震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