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63章 苏醒
    看最快更新

    “嗯,再去炼制几枚,我就不信拿恳雪丹当豆子吃还救不活云霄大师!”

    张清凡气的怒火中烧,自己如同恩师一般的云霄大师生死未卜,自己身为四阶术炼师竟然没有丝毫的办法,让他彻底的激怒了,不惜一切的打算拼了!

    “慢着!”

    就在两人走出山洞,打算继续去炼制的时候,突然萧轻王沉声一喝,“你们看,这阵法是怎么回事?”

    两人急忙回到洞中,只见那万木回春生命大阵竟然开始缓缓的自我运转起来,比先前两人联手激发还要运转的完美,整个大阵渐渐的活了过来。

    “这,这怎么回事?”两人也都是一脸的愕然之色,完全摸不着头脑,但却是一脸的惊喜之色,只见大阵之上疯狂的吸收着四周的灵气,转化为最精纯的生命能量,强行灌入到李云霄和梦舞的体内。

    开始时好似小溪流水,涓涓而淌,到后面则是大江奔涌,几乎要实质化的生机之力将李云霄和梦舞两人完全淹没了进去。守护在阵法四周的诸人都是目瞪口呆,这种浩然的生命之力,就连他们也忍不住大口的吸了几下,顿时感到脑海一阵清明,整个人完全精神了起来。

    阵法一启动,就持续了整整一天****,等到奔涌的生命能量开始渐渐散去后,众人才看清楚阵法内的情况。只见李云霄一脸平静的呆坐在内,而梦舞则依然昏睡不醒。

    张清凡的恳雪丹虽然没能让他完全恢复过来,却是恢复了他的一缕神识。而界神碑本就是他的本命玄器,虽然还未完全炼化,但是控制其中的一个阵法还是轻而易举。在他那缕神识恢复之后,就开始控制着大阵运转起来,不断修复着身上的伤势。

    “云少/云霄/云霄大师!”

    众人几乎是同时惊呼起来,一个个脸上露出大喜之色。洛云裳大喜之余,担忧的皱眉道:“为何梦舞她……”

    李云霄看了众人一眼,平静道:“她被荥阳昆直接震碎了三魂,除非找到养魂木,否则就算生机再强,也醒不过来。”

    “原来如此,有办法就好!”洛云裳这才放心下来,但让她内心隐隐升起一股极大的担忧之情的却是李云霄过于平静的样子,那是一种淡漠,一种漠视一切的淡漠。

    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年,怎么会有这样一种历尽沧桑的平静和漠视苍生的冷淡。

    “云少,你没事吧?”萧轻王也是感到了丝丝的寒意,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李云霄的眼神在众人身上一扫,顿时瞳孔微缩,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痛苦,他尽量让自己平静的问道:“老爷子和陈世叔呢?”

    众人心中一震,皆是一片默然。

    李长风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开口说道:“老爷子陪着,陪着他出去了。”

    李云霄整个人似乎一瞬间失去了神采,眼中再也掩饰不住的落寞和伤神,他轻声道:“我明白了,我去看看他们。”

    他的人一下子消失在洞内,众人想要跟过去,却被洛云裳拦了下来,轻叹道:“让他去吧。陈大生是为救他而死的,此刻他的内心有多难受,大家应该能够明白。”

    众人皆是一阵默然,萧轻王双眸中精光闪动,突然转身直接朝着洞内深处走去,冷然道:“全都修炼去,怕是很快就会有更艰苦的战斗了。我不希望下一次你们谁也这般的离去了。”

    他们虽然内心也痛苦,但都是一步步从战场上厮杀过来的人,兄弟离去的场面并没有经历的少,还是能够坚强的挺下来。所有人一听,顿时脸上闪过一丝恨意,全都往山洞深处而去。

    李云霄出了山洞,只见方寸山的一处山头上,李纯阳正坐在一个坟头前默默的喝着酒。

    “你醒了?”他见李云霄过来,惊诧的问了一声,随即苦笑道:“你知道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吗?”

    李云霄盯着那坟头,微微的摇了摇头。

    “哈哈!”李纯阳大笑起来,眼泪止不住的奔涌,“人生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你怎么喝也喝不醉!自从我进阶武王后,就再也没有醉过了。”

    李云霄脸上一片落寞的平静,他微微闭上眼睛,轻声道:“下次我一定炼制一壶可以醉的酒给你喝。”

    界神碑中没有日出日落,但却有冷风萧瑟。

    炎武城内的善后工作在洪兵的有序指挥下很快就完成了,城中心的那个大坑也被填满,失踪人员名单全部统计了出来。

    李云霄淡淡的看了一眼,大量死伤的几乎都是平民,但炎武城内人口太过密集,也有不少的天枢、天璇组的成员,他把名单递给吴子实道:“所有死伤的平民妥善安排,补偿金一定要及时发放到家属手中,没有直系亲属的就发放给旁系亲属。至于天枢天璇组成员,做百倍补偿,一定要亲自送回亲人手中。”

    至于陈真,李云霄已经将他和韩柏都送入了那山洞之中闭门苦修起来。他曾经答应过陈大生,一年之后一定让陈真跨入武君境界,现在陈大生死了,这个承若他无论如何也要做到!

    吴子实急忙领命而去。

    李云霄的目光落在贾荣身上,问道:“这次借钱如何了?”

    贾荣正巧在大战之后回来,才知道发生了这事,急忙出列道:“万宝楼借了五万块上品元石,那殷朝阳说他要开始闭死关,可能一段时间不会露面了。天元商会也借了五万上品元石,丁玲儿小姐倒是没说什么,只是说资金周转不灵,只能借出这么多。”

    李云霄冷哼道:“那殷朝阳老匹夫,是怕我再拔他毛,所以躲起来了。哼,不肯拔毛,又想跟我攀关系,这世上哪里有这等好事!直接派人去告诉他,借不到二十万上品元石,我李云霄就不认识他了!到时候他就算是送二百万,二千万来,我也不会搭理!”

    他现在心情极差,若是在平时也就一笑了之,而且这个结果也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但是现在,就没这样好的脾气了。原本以为炎武城的布置也算是小有成绩了,想不到刚来一名武宗,就直接闹的如此狼狈不堪,陈大生更是因他而死。

    “啊?这……”贾荣愣住了,额头上冷汗淋漓,哪有这样借钱的,他已经可以想象的出殷朝阳听到这话时候的暴怒之情了。对方可是一名武宗存在啊,这完全是****裸的打脸啊!

    但一想到刚刚还有一名高高在上的武宗陨落在炎武城上空,立即有种难以接受的感觉。

    这时突然外头有人传报进来,一名府内家丁双手呈上一枚玉简道:“刚才外面有一人送上一枚玉简,说要请城主大人亲启。那人送了玉简后就突然消失不见了。”

    这家丁不过是普通凡人,他所谓的突然消失不见,估计只是武者施展了某种身法而已。

    李云霄抓过玉简,一道神识直接探入其内,顿时其中的讯息一一浮现在脑海中。

    是天元商会传来的消息,竟然将炎武城最近发生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且丁玲儿还在其中附上了荥阳家和无上宫的详细情况,似乎知道了李云霄的想法一般。

    “哼,这个小妮子看来对我很不放心啊。一举一动都在她掌控之下。不过也难怪,在我身上投入这么大,不仔细盯着点怎么行。”他心中暗暗想道,不觉得沉思起来。

    原本是打算闭关突破到大武师后就带人杀上荥阳家的,但是看了天元商会传来的消息后,顿时微微改变了想法。他取出那张无上宫的请柬再看了一眼,顿时心中略有商定,对洪兵道:“我要出去一趟,这里有几枚丹药,等能飞尘来了后带他去丹塔内修炼。我已经在里面布置下了三大场地,用阵法制造了极为恶劣的环境,足够容纳天枢、天璇、天权三大小组之人修炼。至于天枢小组的领队,暂时交给洛云裳老师吧。等她出关后和她说一声。”

    李云霄扔下这句话后,便孤身一人出了炎武城,朝无上宫的方向而去。

    火乌帝国的管辖范围极大,但是凡人居住的地方占地十分狭小,主要集中在各大城池之内。此外还有大片的山脉,连绵不绝,占了大半地方。无上宫正是坐落在一处灵气极佳的修炼之地,它的历史并不长,但却崛起的十分快,短短时间内就成为火乌帝国内有名有姓的一股势力存在。

    为了怕李逸一下就认出自己,李云霄特意稍稍改装了一翻,只要不仔细辨认,根本难以认出。

    “前面的兄台慢行,可是去无上宫贺喜的?”

    李云霄悠哉悠哉的在山中行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只见一白衣男子几个闪落之下就来到了他身边。

    白衣男子乃是三星武君的修为,惊异的看了李云霄一眼,顿时满脸堆笑道:“不知兄台何门何派?正好可以结伴同行。”

    李云霄内心暗骂道:结你妹啊,无上宫就在前头,几步路就到了还结伴!但脸上却摆出一副欣喜的样子,礼貌道:“在下空蝉宗梦白,不知道兄台又是何门何派?”

    白衣男子一听,顿时眼中露出浓浓的疑惑之色,上下打量了李云霄一眼,皱眉道:“你是来参加无上宫宴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