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59章 大战武宗
    看最快更新

    “你刚才说什么?云少回来就会杀了我?云少是不是炎武城城主?”那名武宗凌空用元力勒着梦舞的脖子,寒声道:“你们城主杀了荥阳杰少爷,罪诛九族!看来你跟他关系也不浅,那我就先从你杀起。”

    他的话音落下,手中的元力一松,梦舞顿时从空中掉落下去。他眼中流露出一种漠视的神情,就好像看着一只蝼蚁,轻轻的抬起手来,掌风化刀,一斩而下。

    “不要啊!”

    从城内传来梦白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声,直冲云霄。

    “太虚天都宝阵,凝!”

    李云霄的虎王战车呼啸而来,他单手捏诀,几道光芒从手心打出,飞入四方的天空之上,引动那太虚天都阵。眼看那手刀斩击就要落在梦舞身上时,突然凌空浮现出一道青色的光芒,化作一朵荷叶似的,汇聚在梦舞身前将那道斩击挡了下来。

    “轰!”

    梦舞身前爆出一团光芒,斩击穿透阵法防护之力,去势不减,依然轰在梦舞身上,在空中爆出一团血色,她的身体有如断线的风筝飘落下来,一道长长的血线在空中飘洒开来。

    李云霄浑身一颤,瞳孔骤缩后猛然放大起来,大怒吼道:“畜生,给我去死!”他直接驾驶者虎王战车撞了过去。

    “轰隆隆!”

    三十多架悬浮战车滚滚而来,很快将那武宗包围住,一道道的攻击青光从战车上发射出来,铺天盖地的轰向那武宗。

    那武宗脸色一变,但依然不紧不慢的说道:“吾乃荥阳家长老荥阳昆,你们谁是炎武城城主,给我出来受死!”他此来的任务是活捉李云霄,带回家族去受万刀穿心之苦,否则也不会如此废话了。

    对于漫天的攻击,荥阳昆似乎丝毫不在意,周身猛地散发出一道金光,将身体全部笼罩其中,任由那青光轰来。这些悬浮战车的攻击在他看来不过是挠痒而已,唯独那虎王战车的攻击令他有几分在意。

    “轰!”

    李云霄驾驶者虎王战车全力冲了上去,狠狠的一撞而上。荥阳昆丝毫不避不退,双手平推而出,直接拍在战车的前端,身体在空中被冲的滑行了数十米距离,竟然活生生的将那战车冲击之力挡了下来。

    “你们到底谁是城主?!”荥阳昆脸上浮现出一丝怒容,喝道:“再不说的话,我全部杀了!”

    其实他内心已经打了全杀的注意,这三十多架战车实在是太惊人了。且不说炎武城如何有如此大一批战器,若是自己全部弄回去的话,绝对是大功一件!

    “我杀你妹啊!紫气东来,鼎镇乾坤!”

    李云霄从战车上冲了出来,五行大鼎瞬间化作大山,一片紫色铺天盖地,如陨石落地而下。

    “这是……”,荥阳昆愣了一下,随即惊骇道:“五行鼎!竟然是周家丢失的五行鼎!你们竟然连周家之人也杀了!”

    他满眼的不可置信,随即脸孔上露出狰狞之色,杀意暴然而出,“杀我荥阳家的人,杀程家之人,杀周家之人!这个世上再没有人救得了你们了!我今日便抓了去,再屠尽这满城之人!”

    荥阳昆倏然五指成爪,朝那五行鼎抓去。这可是一件好宝贝,只要杀光这些人,就没人知道是自己拿了。而李云霄的这紫鼎攻击,在他眼前不过是小孩戏耍罢了。

    “抓你妹!屠你妹!敢杀我炎武城之人,今天不仅是你,我要将整个荥阳家从大陆除名!瞳术,摄魂!”

    李云霄彻底的疯狂了,从下方已经感受不到梦舞的生命气息了,他的双瞳瞬间变为血色的弯月,一道道的精神攻击疯狂的从双目中爆射而出,在空中有如水波一样传荡开来。

    荥阳昆猛地脑海中一震,有如万道尖刀要穿入他的识海,直入灵魂一般。他大骇的失声道:“灵魂攻击?你竟然会灵魂攻击之术,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你祖宗!大日金光剑,凝!”

    万道金芒在空中凝聚成型,汇聚成一把金色大剑,夹着无边的气势,从天空中斩落而下!

    荥阳昆只觉得脑海中强大的精神之力肆无忌惮的疯狂冲击进去,猛地双手抱头,在空中大声的嘶吼。顿时周身的防御全部打开,那些战车的攻击之力倏然轰上,加上大日金光剑阵凝聚的金色大剑从天斩落,顿时一道强大刺目的金光有如花朵般在空中绽放出来。

    所有人都是眼中露出狂喜之色,如此强大的攻击,就算是武宗也吃不消吧?

    但李云霄却脸色没有丝毫的放松,早已是苍白一片,但双瞳中的攻击却丝毫不减,疯狂的透支着精神力。若是有界神碑在的话,他还能多支持片刻,但现在完全是在损耗底子。

    在金色光芒渐散的时候,只见荥阳昆的身形渐渐显现出来,虽然衣裳破碎,显得有些狼狈不堪,但是人都看得出并没有收到多大伤害。

    “钱多多,还不出手!”

    李云霄猛然喝一声,最后一道精神之力毫无保留的轰了出去。荥阳昆在收到三十多架战车的轮番轰击之下,又被大日金光剑阵一斩,此刻李云霄最后一道猛烈的魂力冲击而来,终于让他心神一震,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唉!”

    这时突然听见钱多多的一声叹息,似乎极为不情愿,但是他人还是动了。众人只觉得眼前金光一闪,突然一枚巨大的金钱竖立在空中,几个闪动之下竟然跟荥阳昆的位置重合起来,下一刻就发现荥阳昆被困在了钱眼之中。

    “这是……,你是……”

    荥阳昆一惊,感觉到这金钱的巨大力量,不仅将自己的身体束缚住了,而且对力量也有一定的封锁作用,绝不是一件简单的玄器。他只觉得这金钱十分眼熟,好像在哪里听过这种玄器,却一时想不起来。

    “金钱落地,风月无双!”

    钱多多轻吟一声,突然一道月行的玄器浮现在他周身,整个人好像在月亮上行走一般。他猛地单手一点,那月形玄器在他周身划过几个轨迹,直接划破长空飞斩而来。

    “一群蝼蚁也想杀我,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荥阳昆被彻底的激怒了,从开始到现在,他都未曾出手一次就直接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境地。即便是三十多架战车的轰击也未曾放在眼中,但刚才被那恐怖的精神攻击震的心神受损,现在又是一股让他都觉得恐怖的攻击直斩而来,这才让他彻底的收起了轻视之心,暴怒起来。

    “一群蝼蚁,让你们知道武宗的威严,是不可冒犯的!”

    他虽然被金钱束缚的难以动弹,但身上依然冒出一阵阵的黑色之气,阴声道:“武意化形,鬼杀!”

    那些黑色之气突然凝聚起来,漆黑如墨,在空中化作一颗颗的鬼头,猛地朝那月形玄兵撕咬而去。在荥阳昆的四周仿若成了幽冥鬼界,不断地涌出黑色气息。

    那月形玄兵被鬼头咬中之下,顿时绽放出巨大的光芒,好似月华洒下,整个天空上一片淡然之色,所有鬼头一碰之下立即化作黑色之气消散开来。在月华之中,隐隐透出一片圣洁的光明之意。

    “什么?这是什么武技?!”

    荥阳昆大惊失色,这月斩之中蕴含着连他都感到十分危险的气息,若是这样被当成靶子斩一下,即便不死也差不多了!他猛地吸了一口真气,张嘴喷出一道清光,怒吼道:“元牝珠!”

    一枚青色的小珠子被他一口喷了出来,直接将周围的空气震开,打穿一条真空通道,狠狠的轰向那月斩!这元牝珠乃是他的保命底牌,炼化的第二件五阶玄器,只要真气和意识还在,就能够施展出来。若非手脚束缚住,也不需要动用这珠子。

    “轰!”

    元牝珠轰在月斩的刀刃上,两件玄兵撞击之下,好似空间都停滞了下来,一青一黄两色光芒大盛,相互吞噬在一起。很快元牝珠发出“咔嚓”一声,一点器屑从珠子上飘荡开来。整个元牝珠瞬间布满皲纹,轰然一下化作无数器屑,荧光点点点散在空中。

    月斩的威力也全部被压制了下来,钱多多的月形战器似乎也灵性大减,在空中幻化着飞了回去。

    荥阳昆又惊又怒,那可是他刚成为武王时就炼化的一枚玄器,知道的人都不超过一手之数,平时更是几乎从未动用过,想不到一出手就直接碎掉了。他疯狂的将真气灌入四肢百骸之内,猛地将那束缚住自己的巨大金钱给撑开。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巨大的虚影浮现在他的周身。荥阳昆一惊,只见上方的紫色小鼎已经恢复到了正常大小,但却疯狂的运转,一道道的紫色气息散发出来,天空的云彩全部染成紫色。更加夸张的是在紫鼎下方,一个大鼎的虚影将自己笼罩其中,好似困住了一般。

    “哼,你能驱动五阶战器又如何?只有武师巅峰的修为,就算给你九阶战器也是白搭!”荥阳昆看到李云霄在驱动紫鼎,顿时一颗心松了下来,拼命的聚集力量,那一方金钱在他力量的冲击之下开始发出剧烈的瑟瑟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