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30章 规矩如铁
    看最快更新

    李云霄见他犹豫不决的样子,顿时哑然笑,继续传音道:“没事的,你放心传音过去吧。若是宇文博怪你,到时候你就把我分尸了泄愤就是。”

    殷朝阳脸色不定,这才微微下了决心似的,从戒子中取出一物来。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正是一块刻满了大量符文的阵盘,在阵盘的上方悬浮着一块色泽温润的玉牌,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

    殷朝阳眼中闪过一丝不舍和坚决之色,这才口中轻念,双手不断的画着各种符号,将自己的一道神念打入玉牌之内,顿时阵盘上的阵法迅速的激发起来,一道道的光芒飘散出来。

    在阵盘的四周隐隐浮现出一种扭曲的场景,好像空间被拉扯的变形起来。丁玲儿瞳孔骤缩,骇然的看着。

    这时,远在不知道多少万里之外的某处地方。

    群山环绕,绿水如画,一片山峦连绵起伏,整个山势好像一条睡卧的真龙,不断散出天地元气。若是有人凌空观看的话,则有一种强烈的错觉,真龙竟好像要腾空飞起,直入云霄。

    在山峦起伏之间,一面平静的湖水宛如一大块镶入在大地中的宝玉,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远远的,这面湖泊从两道山脉的夹缝间铺展出去,不知道通向了莫测何方。长宽几十里,渺渺不知其广。

    整个画面,简直就是一副神仙所在,尤其是当这湖心正中还漂着一栋洁白如玉的玲珑小楼。

    小楼上雕龙玉凤,隐隐有阵阵五彩霞光散出,通体如羊脂白玉,映衬得湖光如碧,天空若洗,湖天一色,彼此交融。

    在这美轮美奂的环境下,小楼的一侧栏杆前,一名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端坐在白玉台上,身形飘飘,白袍不沾尘,好像一颗露珠滚动在了碧玉荷叶之上,灵动万妙,随时可能乘风化去。

    文士双眸似开似合,一道道的元气从周身弥散开来,他说的每一个字都仿若妙法真言,下方一群人静静的端坐在蒲团上听的如痴如醉。

    突然文士停了下来,瞳孔微微一缩,诧异的摊开右手,顿时一件金色的千里飞音秘器浮现在掌中,看上去比殷朝阳的要高级太多。

    下方之人皆是一个个脸色微变,在这个时候传讯息给三长老,定然是天大的事情!众人纷纷有些紧张起来,一个个互相低语猜测,不知所以。

    “是南方火乌帝国殷朝阳传来的讯息。”文士开口说道,目光渐渐有些冷了下来。

    一众听讲之人感受到文士身上变化的气息,纷纷内心惶恐不安。火乌帝国在天武大陆不过是一方小国,期内的事物顶天了也大不到哪去。就算整个万宝楼分会被人铲平,也用不着直接联系三长老。

    其中有一人正是分管南方诸国事物的,顿时脸大变,满脸怒容浮现。殷朝阳是他的直接下属,有事情竟敢越级上报!让他的目光中杀气凌然。

    宇文博漫不经心的抓住正在闪动不得已的青色玉佩,一道神念顿时流入他的脑海之中。

    “什么?!”

    猛然,原本散漫的神色倏然间凝聚起来,那种从容淡雅的仪态不在,猛地站了起来惊喝一声,双眸中露出不可置信的骇然之色。

    旋绕在他周身的元气更是在这波动之下倏然散开,朝着无边无际的湖面吹去,顿时整个湖泊好似吹皱的春水,瞬间沸腾起来。

    “三长老,何事?”那位分管南方诸国事物的男子谢宇航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内心更是有些惶恐不安起来。宇文博从来没有在众人面前如此失态过,难道是火乌帝国的分楼出了天大的事?

    宇文博手中捏着玉牌,脸上神色变幻不定。一圈圈的元气在他身上散开,弥显出其内心的极度不平静。他飞快的捏了几个印绝,打入到玉牌内,一道神念顿时从玉牌中传了回去。

    之后,他整个人似乎陷入了一种回忆之中,站在围栏前呆滞的看着天水一色。身后之人一个个不敢言语,但目光却皆是疑惑的神色,落在谢宇航身上,谢宇航被盯得浑身都不舒服,心中一阵发毛。

    “哈哈!哈哈!~”

    就在众人内心猜测不已的时候,宇文博突然仰天长笑起来,那声音直接化作一道道龙吟贯穿天地,将整个湖面彻底打碎,水光接天。只是众人背对着他,无法看见他脸颊上留下的两行清泪,只听见他大笑着自语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没有死!”

    这时还在天水国万宝商会的殷朝阳,正坐立不安的等待着。突然面前那玉牌上青光一闪,他顿时慌忙抓在手中,一道神念直飞入脑海内。

    玉牌在这神念飞出之后,顿时失去了所有的流光溢彩,竟然开裂出来,化作了一滩粉末。那个刻上了数百道阵法的阵盘也瞬间爆裂开来,成为一个废品。

    殷朝阳接受了那道神念之后,脸色徒然大变。他看着李云霄的态度,顿时变得有些拘谨和恭敬起来,依然用传音入密的声音说道:“三长老让我问一句,夜阑卧听风吹雨,下一句是?”

    李云霄哈哈一笑,目光中似乎满是回忆之色,吟声笑道:“铁马冰河入梦来!”

    “嗞!~”

    殷朝阳倒吸了口冷气,急忙惶恐的拜下身子,恭敬道:“万宝楼火乌帝国分楼护法殷朝阳拜见,拜见……,拜见这位公子。”

    他一连说了三个拜见,但实在不知道对方姓名,只好说拜见这位公子。

    他这一下并没有用传音入密,而且身体语言已经说了一切,顿时引得二千多人全都纷纷傻眼,差点没震晕过去。

    一名武宗强者,竟然给云少参拜?!

    所有人的都觉得自己心脏的承受能力太差,在这种视觉冲击之下,呼吸极度的困难。

    丁玲儿和于融也是长大嘴巴,彻底石化。

    他两人刚才到底在说什么?

    周围之人纷纷好奇心膨胀的要发狂了,如果可以透露的话,丁玲儿甚至想用全部家产去换。

    李云霄轻笑道:“起来吧,叫我云少就好了。宇文博怎么说的?”

    殷朝阳额头上渗出丝丝冷汗来,小心的回答道:“三长老说,若是答不出来,就直接杀掉喂狗。若是答出来了,见此人犹如见三长老本人。”

    “哈哈!”李云霄大笑起来,这次他没有传音入密,而是大大方方的说道:“大家都回去吧,一场误会,是自己人。”

    自己人……

    萧轻王等人都是一脸的冷汗淋漓,和李纯阳等人目目相觑。

    唯有洛云裳浑身激动不起,暗道:一定是,他刚才一定是透入了那位大人的消息!否则一名武宗强者怎么可能突然低头臣服!古飞扬大人,云裳何时才能再见到你!

    “都回去吧!”

    陈大生一声令下,顿时二千多天枢成员纷纷朝四面八方散去。伊安也一挥手,一队镇国神卫也急速散去,就好像从未来过一般。

    李云霄指着地上的尸体道:“真不好意思,给殷长老添麻烦了。不仅坏了万宝楼的规矩,怕是还给万宝楼舔了无穷麻烦了。我真不知道如何给殷长老交代了。”

    殷朝阳知道他所指,程家和荥阳家的嫡系子孙惨死在万宝商会,怕是万宝楼也脱不了干系了,的确是件头疼的事。但他一想到宇文博的传信,顿时一颗心安定了下来,有天大的事自有上面顶着,顿时一脸肃然道:“交代?这些尸体不就是交代么!敢在万宝商会巧(取)豪夺,以势压人,就是坏了万宝楼的规矩,就是这个下场!”

    丁玲儿和于融当场昏倒!

    号称规矩如铁的万宝楼,竟然也会扯皮!竟然也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

    两人的内心极度的震撼起来,他们知道凡事都有商量的余地。所谓规矩如铁,也只是针对普通人而已。要知道就算是铁,在强大的力量之前,也不过是一拳被打爆。那个时候,铁也可以融化成水。

    “嗞!~”

    丁玲儿和于融都是同时想到了这点,纷纷眼中露出惊骇之色,内心掀起滔天巨浪。要知道万宝楼在火乌帝国数百年都从未坏过规矩。就算是火乌帝国背后的靠山聚天宗,也不让半分面子。

    这,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李云霄具有让万宝楼这块铁规矩融化成水的力量!

    殷朝阳一拍手,顿时几十号武者全部围了上来,他指着地上的尸体冷声道:“荥阳家的荥阳杰和程家的程飞掣竟敢破坏规矩,死有余辜。这两人的尸体整理一下,给火乌帝国送回去。其余的拖到城外烧掉便是。”

    “是!”那些武者齐声喝道,顿时开始收敛尸体。

    殷朝阳堆着笑脸朝李云霄问道:“云少还有何吩咐?”

    一旁的萧轻王和李纯阳等人都实在看不下去了,纷纷扭过头去。

    一名在他们心目中至高无上的武宗强者,竟然如此低声下气的模样。这,这还是武宗么?若非刚才他一出手就震住了二千多人,否则谁也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