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16章 伪四阶
    看最快更新

    李云霄微微一笑,摸了下额头的汗水,将丹药递了上去,“原本元昊大师就是裁判,自然要给。”

    那一枚浑圆的丹药立即落入了元昊的手中,他将两枚丹药同时放在手心,仔细观看起来。两枚丹药大小、色泽都相差不大,但却有着极为明显的区别。原来在孙正宗的那枚丹药之中有着一丝淡青色的纹路,而李云霄这枚则是两种颜色,一青一红。

    元昊比对了一番后,忍不住问道:“云霄大师,为何你的丹药中有双色纹路?还有最后那雷霆之劫又是怎么回事?正常的雷劫可不是如此简单啊!”

    他对李云霄的称呼也无意中变为了“大师”,听在孙正宗耳朵里,感到极度的刺耳!

    “呵呵,那雷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实话,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炼制三阶丹药。”

    “什么?!第一次炼制!”

    所有人都是一震,纷纷不可思议的神色。元昊更是目光落向张清凡,只见张清凡微微点头作证,他才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觉得无法接受。

    孙正宗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越来越承受不住了,忍不住的催促道:“元昊大师,结果如何?谁胜谁负?”

    元昊仔细比对了一下,默然沉思起来,终于开口说道:“云霄大师胜出!”

    “什么?!”孙正宗一惊,随即勃然大怒道:“怎么可能!我这是乃是八转巅峰,四阶之下最强的丹药!元昊大师你看清楚了,就算他的也是八转巅峰,也顶多是个平局!”

    在场的术炼师都感觉到李云霄的那枚丹药绝非四阶,应该也在八阶巅峰的样子。

    对于孙正宗的质问,元昊也不生气,而是耐心解释道:“你的菩提丹是八转巅峰无疑,但是云霄大师的这么却是伪四阶。想必你也知道伪四阶是如何形成的吧?”

    孙正宗一呆,顿时失神叫道:“绝不可能!伪四阶丹药乃是在炼制四阶丹药的时候一着不慎,这才被排斥在四阶之外!虽然不是四阶,但也只有四阶术炼师才能炼制,你这小明明只有三阶程度!”他目光中猛的喷出火来,怒道:“元昊大师,你是不是跟这小子是一伙的?!”

    元昊脸色一变,大怒喝道:“孙正宗,你说什么?!”

    “呵呵”,李云霄笑道:“元昊大师,我说了吧,他最终一定会耍赖的。还请元昊大师裁决。”

    元昊微微平复了下心情,将两枚储物戒子直接扔给李云霄道:“这是云霄大师的东西和胜利品。”他冷然盯着孙正宗,寒声道:“认赌服输,现在轮到你下跪磕头了!”

    先前对他还是客客气气的,这一下顿时如同火山喷发了出来,术炼师乃是最为高贵自傲的职业,岂能容忍他人如此诋毁污蔑,而且当着近百万人的面前!

    原本还想打算替他说清,跟李云霄商量一下磕头服输的事,毕竟对一名高贵的术炼师来说,这简直比死还要难受。但现在,则越看他越不顺眼,顿时再无任何情面。

    孙正宗这一下是自己找死了!

    孙正宗看着元昊把他的储物戒子扔给李云霄,顿时痛心的大叫起来,再听见让他跪下磕头,而且迎将台上,文武百官全都冷眼看着,下面还有八十万将士,若是跪了下去,这辈子还有脸见人?

    他顿时浑身哆嗦起来,脸上没有丝毫血色。

    “赶紧跪下,大家都在等着你!”元昊冷声喝道:“为你一个人耽误这么多的时间,若是再不贵,我便让苏详帮帮你了。”

    孙正宗惨白着脸,紧咬着嘴唇,浑身瑟瑟发抖。

    “咻,咻!~”

    苏详轻轻朝前一点,两道破空之声划过,纷纷打入孙正宗的膝盖之中,顿时爆出两团血来。

    孙正宗脚下吃痛,“扑通”一声便跪了下去。他突然觉得头颅好似受到一股力量的牵引,狠狠砸向地面。

    只见李云霄五指成爪,隔空按着他的脑袋,喝道:“这第一个头,让你在我面前嚣张!”

    “咚!”

    地上直接溅开一团血迹,孙正宗被压得狗爬式,他惊恐的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那无形的厉害。

    就在苏详也是瞳孔微缩,暗暗吃惊不起,这少年的武道修为看上去也并非表面上三星武师这般简单啊!

    “第二个头,让你收刮了我李家大半财物!”

    “咚!”

    这一下砸的迎将台都是震了一下,孙正宗已经是满脸鲜血,奇怪的是居然还没昏过去。

    “这第三个头,让你……”

    “云霄!”

    一旁的李纯阳实在看不下去了,而且他隐隐感受到李云霄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这最后一下磕下去,怕是孙正宗的命就没了,他急忙一声断喝制止道:“算了,若非他在我们李家这些年,你陈世叔怕是早就死了。饶了他吧!”

    李云霄略一犹豫,暗想着厮今后也没那本事给自己麻烦,于是一脚当垃圾似的直接踢飞到角落里去,冷哼道:“辱人者,人恒辱之。今日看在老爷子的份上,饶你一命。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孙正宗满脸鲜血的缩在角落里,跟摊烂泥似的一动不动,额头上早已是血肉模糊,面目难辨。内心更是鲜血滴的厉害,整个人彻底失神的趴在地上,再没有任何神采。经过今日一难,这辈子再也无法抬起头来做人了。

    元昊也冷声轻唾道:“云霄大师不必跟这种小人多说,先是污蔑大师,其后故意刁钻出题,最后输了耍赖,简直丢光了我们术炼师的脸!”

    墙倒众人推,世态炎凉,对于孙正宗,所有人再没人去看一眼,就好似一条狗似的趴在一角。

    元昊轻轻从戒子中取出一物,走上前递给李云霄,轻笑道:“今日一试,已经证明了云霄大师乃是货真价实的三阶实力。我乃是火乌帝国术炼师公会专职负责考核的,这里是三阶徽章,还请云霄大师收下。”

    里面躺着一枚非金非玉的质章,李云霄收了请来,笑道:“多谢元昊大师。”

    元昊眼中也闪过一丝喜色,肃然道:“云霄大师乃是我平生所见最为天才的人物,他日成就无可限量。今日在这天水国,能够给云霄大师颁发三阶术炼师徽章,乃是元昊的荣幸啊。”

    他说的十分诚恳,并且坚信李云霄日后的成就,定然会达到他们仰望的高度。自己今日所为,多少也算有些结交之意。

    李云霄笑道:“元昊大师过奖了,你们总叫我大师大师的,我还真不习惯,还是叫我”

    王辰也忍不住上前道:“云……,少,轮年龄,你比我还年轻,真希望能够留在天水国,好好跟你请教一番。”

    李云霄打量了他几眼,笑道:“你是杨迪的徒弟?杨迪现在还好吗?”

    王辰一愣,随即眼中有些疑惑起来。他先前猜测李云霄定然是君如云的徒弟,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么称呼杨迪的时候怎么也该叫声师叔,哪有如此直呼其名的?而且听他的语气,就跟老朋友问候似的,难道他跟师尊是好友?可这年龄……

    他满脑子都是问号,只能抱拳说道:“正是!师尊在几个月前去往化神海了。”

    “哦?”李云霄一愣,大喜的笑道:“哈哈,莫非他有把握冲击七阶了?”

    王辰笑道:“正是!师傅也是天水国之人,这些年来我一直想来师傅的家乡看看。今日才得以如愿。”他的目光一转,突然说道:“听闻当初师傅离开天水国时,曾经留下了一副画卷,说是若有人破解出来的话,就可以要求他做任意一件事情。不知这副画卷可还在天水国?我一直都想要一观,看看有无这个运气。”

    李云霄愕然道:“还有这种事?”

    元昊也是一阵愕然,不可置信道:“这件事你都不知道?”

    李云霄摇了摇头,目光四下望去,这时张清凡连忙说道:“云霄大师,却有此事。那副画卷现在还被收藏在皇宫之中,乃是我天水国的镇国之宝!”

    李云霄诧异道:“杨迪什么时候学会作画了?”

    张清凡笑道:“那画并非杨迪大人所做,而是出自他的恩师古飞扬大人之手。当日杨迪大人曾言:昔日他悟性极差,古飞扬大人一气之下随手做了这幅画扔下。之后的数十年里,杨迪大人却一直参悟不透其中玄机,故而曾言,若有人可以参破玄机,则愿意为那人做任何一件力所能及之事。”

    李云霄愕然的敲了敲自己脑袋,皱眉苦思不已,暗想:有这回事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一直未曾说话的秦正突然开口道:“这副画其实朕一直收在身上,没事的时候都会拿出来看看,希望能够看透玄机,但可惜……”他颤微微的从戒子中取出一副古卷,令人当场打开。

    两名太监小心翼翼的拖着画卷,在迎将台上展现开来,众人的目光顿时齐刷刷的看了过去。

    李云霄一看,顿时脑子一懵,忍不住疯狂大笑起来,差点没直接笑岔气,拼命的敲打围栏,大笑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