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乱清 > 第二二八章 老天爷,你到底是咋想的涅?
    这边厢,盆儿胡同紧锣密鼓;那边厢,筱紫云两兄弟话中反复提及的小苏州胡同,是日,也颇有一番热闹。

    敦柔公主午困方醒,正在梳妆,侍女来报,“九福晋到了已进了垂花门了。”

    啊?

    敦柔公主怔一怔:早前,孚王福晋派人打过招呼,说今儿个下午过来串门儿;可是,您这来的也忒早了些吧?您不午憩别人也要午憩的呀?

    不过,没有请这位贵客干等的道理再者说了,人家不跟你见外,一下了轿子,自个儿就往里头走,也没有“干等”的意思啊!

    正经修饰已是来不及的了,敦柔公主略一踌躇,微一蹙眉,“算了!”于是,脸上胭脂水粉耳坠子一切欠奉,头上也只松松的绾了一个髻,插上一根碧玉扁方,便站起身来,迎了出去。

    刚刚走出屋子,便见孚王福晋摇摇摆摆的进了院门,敦柔公主目光微微一跳孚王福晋头上,盘了一个大大的“朝天髻”。

    当然,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孚王福晋如此打扮了。

    敦柔公主收摄心神,满面欢容,走下台阶,迎了上去,福了一福,“九婶!”

    孚王福晋站定了,娇笑道,“三嫂!”说着,也福了下去。

    敦柔公主赶紧伸手,搀住了孚王福晋,不叫她蹲下去,同时,用埋怨的口气说道,“九婶!你又拿我寻开心!”

    顿一顿,“搁以前,也没觉得九婶竟这么诙谐的?现在是怎么了?”

    这确是孚王福晋开敦柔公主的玩笑。玉牒里,孚王虽和关卓凡同辈,并以“三哥”称呼后者,但他是敦柔公主的亲叔叔,于敦柔公主,不论什么情况下,“九叔”总是“九叔”,“九婶”也总是“九婶”,不能因为她嫁给了关卓凡,“九叔”就变成了“九弟”,“九婶”就变成了“九弟妹”。

    不过,敦柔公主的爵位是固伦公主,仪同亲王,而孚王的爵位是郡王,因此,敦柔公主的辈分虽较孚王福晋为低,但彼此其实是可以叙平礼的。

    “高兴嘛!”孚王福晋顺势握住了敦柔公主的手,笑道,“咱们打了大胜仗嘛!”

    顿一顿,“三哥不在家?我还想当面向他道喜呢!”

    三哥当然不在家,这是明知故问,不过

    “这个点儿,”敦柔公主微微一笑,“他在‘关大营’吧!总得过了申正,才可能回家若忙起来,过了酉正,也是可能的。”

    顿一顿,“九婶的好意,我转告他吧!”

    孚王福晋一怔,“你是说……今儿个,三哥要过来小苏州胡同?”

    这个话,同前头的“三哥不在家?我还想当面向他道喜呢!”明显不搭调,但敦柔公主权当一无所觉,微笑颔首:

    “是呀!”

    “哦!”

    孚王福晋没能掩饰住自己的意外,不由颇有点儿尴尬,但随即便重新堆出满脸的笑来,“那我今儿个过来,可有些没眼力价儿了!别碍着你们小两口儿……那个啥呀!”

    说着,自己掩嘴葫芦,“格格”的娇笑起来。

    这儿毕竟是院子,不是屋子,并非宜做闺阁戏语之处,孚王福晋如是说,实在不算得体,敦柔公主也不由有些尴尬了;同时,亦不免有点儿奇怪:这个九婶,今儿是怎么了?难道,“咱们打了打胜仗”,她真就那么高兴?都有点儿失态了?

    面儿上,却没有任何的异样,坦然说道,“不碍的我不是说了嘛,他总要过了申正才能回来的!”

    微微一顿,“再者说了,九婶又不是外人什么都不碍的!”

    意思是,就算您留下来用晚膳,也“不碍”的。

    当然了,如果到了饭点儿,客人真留了下来而男主人也已经到家,这个晚饭,不晓得咋吃?是女主人陪客人支一摊儿,男主人另支一摊儿,还是大伙儿拢在一块儿,只支一摊儿?

    如是后者这儿可是固伦公主府,主客皆非普通老百姓,“三哥”和“九弟妹”同桌,焉有是理?

    嘿嘿!

    孚王福晋一时不晓得说什么好,眼珠儿转一转,目光落到了敦柔公主的发髻上,“哎哟!你这个髻,盘的真是好看!这又是个什么花样儿啊?”

    “九婶,你又笑话我!”敦柔嗔笑,“啥花样儿都不是!不过是……嗯,今儿个,我懒了些,午觉,起晚了些,赶不及梳妆打扮了,只好随便将头发绾了绾哎,又叫你看笑话儿了!”

    孚王福晋又“哎哟”了一声,歉然说道,“你看我哎,不是你起晚了,是我来早了!你看我,总是这个样子慌慌张张、咋咋呼呼的!”

    顿一顿,“不过嘛”

    一边儿说,一边儿微微偏过头,细觑着敦柔公主,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脸上浮起了欢喜赞叹的神情,嘴里则“啧啧”连声:

    “你看你没有正经修饰,还是这么好看!哎,简直比正经修饰了,还要好看!红是红、白是白的!这个脸蛋儿,简直哎,轻轻捏一下,就能捏出水来!哎,这不就是你九叔常说的什么……‘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吗?”

    顿一顿,“今儿个,我若不是提前到了,还看不到你这个形容呢!算我有眼福!嘻嘻!”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个九婶,今儿个是怎么了?

    敦柔公主真正尴尬了,“九婶……”

    孚王福晋兀自说的起劲儿,“你看我,比你大不了两岁,可是,同你一比,简直就是根烧火棍子了!”

    微微一顿,不容敦柔公主插话,继续说了下去:

    “有一回,我饬好了,在你九叔面前,扭来扭去的扭了半天,然后问他,啥叫‘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啊?他总算留意到我了,放下书,抬起头,打量了我半天,终于‘哼’了一声,说,‘瞅瞅敦妞儿去,你就晓得了!’哎,你说这个人!”

    站在敦柔公主侧后的小熙,险些笑出声来,赶紧咬住了嘴唇,死死的憋住了。

    敦柔公主再从容,脸上也禁不住发烧了,“九婶,请入内奉茶吧!”说着,轻轻一用力,将手从孚王福晋手中抽了出来,顺势做了个相让的动作。

    “好,好!”

    孚王福晋松开了手,一边儿往前走,一边儿扭过头,嘴里依旧说个不停,“现在才晓得,你九叔这话,是什么意思?哎,真正是半个字儿也没有说错!真正是人比人、气死人!”

    我……晕。

    “还有,”孚王福晋一边儿抬脚上台阶,一边儿继续“啧啧”连声,“最气人的是你不仅仅生的俊,还满肚子的锦绣文章!上通天文,下晓地理就没有你不晓得的!简直就是一个女诸葛!咱们旗下,你这样的人才哦,照你九叔的说法,‘秀外慧中’!这般‘秀外慧中’的人才,你是头一份儿!再也没有哪个比得上的了!”

    略一顿,扭过头去,“小熙,是吧?”

    小熙猝不及防,“啊?呃,是……”

    话一出口,敦柔公主严厉的眼风便扫了过来,小熙赶紧低头、闭嘴。

    “哎,”孚王福晋回过头来,“我说‘气人’,可不是不服气你啊!只是说你说,老天爷咋就那么偏心呢?你看看你龙子凤孙!生的俊!满腹锦绣!咋啥好事儿都往你身上堆呢?照你九叔的说法,那个……哦,对了,‘钟灵毓秀’!你说,老天爷到底是咋想的呢?”

    敦柔不接孚王福晋的话头,只说,“九婶,你仔细脚下……”

    “我想啊,”孚王福晋感叹着说道,“老天爷不能够无缘无故这么偏心必定有个什么缘故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