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乱清 > 第一一三章 大海战之三:沪上鼎沸,风云骤变
    中国海军主力舰队现身上海滩,沪上鼎沸,惊喜者有之,惊疑者有之,惊骇者亦有之。

    中国人惊喜,泰西人惊疑,泰西人中的法兰西人的反应,则是两个极端惊喜者有之,惊骇者亦有之。

    中国人的惊喜,不仅仅是因为“开眼”藉此机会,得以一窥本国海军主力舰队之全貌;更重要的是,憋在心口的那股气,喷薄而出胸臆了!

    “北京东京”舰队北上,航线贴近海岸,航速不疾不徐,如此庞大的一支舰队,落入沿海士民眼中,口耳相传,已经给江浙闽沿海地区造成了相当的心里压力施罗德、田永敏关于法舰队“打心理战,加威慑于我方沿海地区”的判断是对的。

    其中,上海的消息既最灵通,压力也就最大,这几日,沪上非但人心浮动,就连市面上的物价,都开始有些波动了。

    同时,一直有这样一个说法主要是从泰西人的圈子里传出来的:海军不同陆军,一定是法国强、中国弱的,因此,法国的舰队,一定是追着中国的舰队打;而中国的舰队,一定是能躲就躲,能避就避,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与法国人正面决战的。

    这个说法,中国人听在耳中,虽然不舒服、不服气,可是,上海开风气之先,上海人见多识广,并不会无视事实咱们的舰队,成军迄今,不过三几年的时间;人家法兰西,几百年的家底儿,正经的世界第二海军强国,咋比啊?

    所以,唉,人家说的,还是有人家的道理啊!

    可是,无论如何,郁闷啊!

    现在,我主力舰队现身上海滩

    哎,法国人还没折腾出多大的动静呢一炮未开、一枪未放,我主力舰队便自威海卫基地南下了!

    这,摆开的,明明白白是一个主动迎敌的架势啊!

    什么“能躲就躲,能避就避”?什么“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与法国人正面决战”?

    都是谣传!都是污蔑!

    哈哈哈哈!

    泰西人的意外,更甚于中国人,但他们自然不会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喜”,他们的意外,更多的是“疑”海军力量,法强中弱,已是“公论”,中国舰队抛却坚固设防的军港,大举南下,想做什么呢?

    难道,真的要主动寻法国舰队决战?

    这也太……那个了吧!

    还有,中国人这样子搞法,战火会不会延烧到上海?

    即便美、英、普等盟国,也有不少人是上述的想法。

    因此,上海的泰西人,见到这支中国舰队,普遍的反应就是“惊疑”。

    至于法国人

    大多数法国人都认为,中国舰队既肯主动冒出头来,不必俺们花大气力去逼他们出来,一战即可速其死,真正是再好不过了!

    这就是“惊喜”的那一拨儿了。

    不过,这种人,大都是不知晓内情的;知晓内情的,却大都慌了手脚

    原本的计划,可不是这样的啊!

    如此一来,原先种种准备,只怕都派不上用场了,这个,咋办涅?

    还有,中国人如此出人意料,只怕……其中有古怪啊!

    这是“惊骇”的那一拨儿。

    而其中最“惊骇”的那一个,就是最“知晓内情”的那一个巴西勒。

    事实上,巴西勒并未如他向赵景贤保证的那样,对法国领事馆的“荒唐要求”,“当场严词拒绝”他只是一个小商人,这个时代,公使馆、领事馆对在驻在国生活、工作的本国公民,有着巨大的权力,巴西勒并不敢直眉瞪眼的回绝领事大人的要求。

    但是,他也决不能接受相关要求,真去给“北京东京”舰队做“向导”相较于崇高的国家利益,俺自个儿的财产和生命还是更加重要些滴。

    还有,在华法国人中,极少有对“北京东京”舰队的必胜不抱充分信心的,然而,巴西勒恰恰就是这“极少有”中的一员。

    巴西勒是极专业的航海家,对于一支舰队的战力的判断,他的眼光,较之大多数普通海军军人,其实要好的多。

    “冠军号”、“射声号”,巴西勒是亲眼见过的“冠军号”还见过不止一次;每年南下作训的中国海军编队,他也是亲眼见过的,虽然,他从未登上过其中任何一只中**舰,但是,以其眼光之敏锐,只在码头上做近距离观察,许多事情,便心中有数了。

    另一方面,巴西勒对法国海军之种种积弊,也是心中有数的,两相比较,他并不认为,这支新生的中国舰队,可为“北京东京”舰队所轻松击败!再加上,此乃中国人之主场,“北京东京”舰队乃客军,远来疲惫之师,就算赢面略大,这个胜负之数,顶多也不过法六、中四吧!

    尤其是那只“冠军号”巴西勒第一次见到“冠军号”时,是很倒吸了一口冷气的:世上竟有体量如此之巨、行动又如此之自如之巨舰!他实在想不出,舰队决战之时,如何才能够击毁这样一只身披铁甲的庞然巨物?

    巴西勒已经打好主意了:一回家,就“称病”!就说,巴某人病的要死了,下不了床,出不了门,“向导”什么的,自然是更加做不成的啦!这个,不是俺不爱国呀,非不为也,实不能也,请领事大人见谅吧!

    另外,单是“称病”,并不足够,在此之前,一定要先给中国人打个招呼。

    “北京东京”舰队既以苏窦山为泊地和前出基地,自己又向中国人出售过相关海域、岛屿的地理、水文资料,那么,到时候,中国人一定会这么想:法国舰队何以对这片从未开发过的海域如此熟悉?不消说了,当然是巴某人“货卖两家”!

    哼!不守商业道德也就罢了,关键是,公然违反禁令,为法国舰队之“军事目的”服务,真正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等到漕运被截、航运中断,中国人更加要将气往自己的头上撒了!

    所以,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着想,提前打这个“招呼”,是万不可少滴。

    另一方面,巴西勒并不认为,自己跑到中国人那儿“出首”,将对自己的祖国的,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害。

    虽然,巴西勒并不以为,若行舰队决战,“北京东京”舰队将轻易取胜,不过,对于法、中两国海军之整体实力的看法,他和其他的法国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当然是法强中弱,这一层,并无疑义。

    因此,巴西勒亦认为,中国人是不会主动寻求与法国人进行舰队决战的舰队决战,只会发生在前述“漕运被截、航运中断”、中国人终于忍无可忍的情况下。

    既如此,中国人是否提前知晓“北京东京”舰队以苏窦山为泊地和前出基地,对战局的走向,便并无实质性的影响中国人提前知晓了又如何?反正,他们还是得等到“忍无可忍”的时候,才会大举出动嘛!

    我向中国人“打招呼”,既对战局无碍,就不能说我“叛国”啥的了吧?

    而现在,中国主力舰队经已倾巢而出看来,中国人并非要等到“忍无可忍”才有所动作啊!

    看来,以前之种种,全然想差了!

    那么,我向中国人打的这个“招呼”,还会如前所想“对战局无碍”吗?

    一个可怕的念头冒了出来:若中国人真有心“主动迎敌”的话,他们将比“北京东京”舰队更早抵达苏窦山海域!

    一时之间,手足冰冷,天晕地眩。

    同样无所措手足、急的团团乱转、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的,还有上海领事馆的一班人。

    形势大变,原先的种种筹划,肯定派不上用场了说不定,一上来就是舰队决战了!这个,得赶紧通知“北京东京”舰队啊!可是,目下,“北京东京”舰队不是泊在某地,而是正在海上“不疾不徐”,可咋将相关消息通报给萨冈将军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