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乱清 > 第十三章 我的执念,四十四万平方公里
    四位重臣都听了出来女王陛下关于露易丝公主外嫁中国的口风,已经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趁热打铁啊!

    “陛下,我以为,”阿礼国说道,“中国会乐意为这场战争付出相应的代价的!用他们自己的话,哪怕是‘勒紧裤腰带’呢!”

    微微一顿,“中国非常看重姻亲关系其重视的程度,远在欧洲各国之上!即便中国在中亚没有自己的重大利益诉求,都有可能因为维护姻亲关系而参战,何况,在中亚地区,中国其实是有自己的重大利益诉求的!”

    “哦?是什么呢?”

    “方才,”阿礼国说道,“劳伦斯爵士已经提到了,俄国人在这一波的中亚攻略中,逼迫中国签署了《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中国人所耿耿于怀者,就是这个《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

    “你是说,”女王说道,“签这个条约,中国吃了亏?”

    “是的!”

    “我记得,”女王说道,“中、俄两国,没有因此发生什么大规模的冲突啊!”

    “陛下,”阿礼国说道,“签署这个条约的时候,中国的西北不止于新疆,已经全部被暴乱的海洋淹没了,中央政府已经事实上失去了对新疆的控制。虽然,彼时的俄国人也没有发动大规模入侵的能力,可是,哪怕只是小规模的不间断的哥萨克骑兵的袭扰,也是中国的不可承受之重了”

    顿了顿,“中国政府担心,如果不尽早和俄国划定疆界,俄国人会不断东进,直至深入新疆腹地,甚至,进抵嘉峪关此地通常被视作中国核心地带的西大门,到时候,所失只会更多,将来收复新疆的努力,也会遇到更大的阻碍。”

    “我明白了”女王说道,“在这种情形下签的协议,一定是要吃一些亏的。”

    顿了顿,“那么,中国人吃了多大的亏呢?大到足以使他们遂行一场代价高昂的战争吗?”

    “中国人到底吃了多大的亏,”阿礼国说道,“在欧洲人眼中,很难准确界定陛下晓得的,中亚各国,彼此的疆界,其实是非常模煳的,就是中国人自己我接触的中国官员,上自掌国的亲王,下至外事部门的司官,都对此抱持一种含混、暧昧的态度,有的人,甚至不以为自己吃了什么亏。”

    顿了顿,“不过,有一个例外就是关亲王。”

    “爵士,我有点儿煳涂了你刚刚才说过‘掌国的亲王’”

    “啊,抱歉,陛下,”阿礼国说道,“是我没有把话说清楚,我说的‘掌国的亲王’,指的是恭亲王爱新觉罗亲王,在关亲王成为政府最高领导人之前,恭亲王是内阁首相,《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就是在他手上签署的。”

    “哦。”

    “关亲王给过我一个非常清晰的数字他认为,俄国人通过《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从中国抢走了四十四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什么?”女王的秀眉,微微一挑,“四十四万平方公里?”

    一边儿的海伦娜公主,也睁大了眼睛。

    “是的,陛下。”

    “就是说,”女王说道,“中国所失国土,相当于……一个半的联合王国?”

    “联合王国”即“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即大英帝国之本土。

    特别说明一下,此时的“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是包括整个爱尔兰的。

    “是的,陛下。”

    顿了顿,阿礼国继续说道,“四十四万平方公里这个数字,并不载于《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这是关亲王个人的说法。事实上,中国到底因为《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失去了多少领土,我也不清楚。”

    “那就奇怪了”女王说道,“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呢?”

    “我问过关亲王这个问题,他的回答很简单‘我派人量过了呀!’”

    “量过了?”

    阿礼国微微一笑,“是他是这么说的。”

    顿了一顿,“可是,《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签订的时候,关亲王正在替美国人打内战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将领;回国之后,已经约成,中国人已经从他说的‘四十四万平方公里’东撤了,‘四十四万平方公里’已经变成了俄国人的地盘很难想象,这种情形下,他能够派人对之进行大规模的勘测。”

    再顿一顿,“还有,那个时候,中国人是否拥有这种大规模勘测的能力,也是令人怀疑的。”

    “这么说,”女王沉吟了一下,“这个数字,是他的一个……策略?”

    “陛下圣明!”阿礼国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是为将来的进一步的行动制造舆论!”

    “将来的进一步的行动”女王说道,“你是说推翻《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

    “是!”阿礼国说道,“如果不想恢复失地,关亲王又何必做如是说?可是,叫北极熊吐出已吞进肚子里的四十四万平方公里土地,除了战争大规模的战争,还有第二条路可走吗?”

    “嗯……”

    女王凝神思索片刻,点了点头,“爵士,你的分析有道理那么,关亲王亲口向你承认了相关的计划了吗?”

    “这倒还没有他就有相关的计划,目下,也不会对我透露的。”

    顿了顿,阿礼国加重了语气,“目下,中、英两国的关系,还没有到那个份儿上。”

    您如果肯把女儿嫁给他,中、英两国的关系,就“到了那个份儿上”啦。

    女王没搭理阿礼国露骨的暗示,“那么,有没有什么其他的……迹象,可为佐证,中国人确有这方面的计划呢?”

    阿礼国响亮的答了声,“有!”

    顿了顿,“陛下,您晓得的,中国正在进行大规模的铁路建设,他们公开的规划,称之为‘两纵两横’‘纵’指南北向的铁路,‘横’是东西向的我得到非常可靠的消息,其中的一‘横’,将大幅西展,从首都北京,一直修到新疆的首府乌鲁木齐!”

    “哦?”

    “陛下,我得向您强调一下这条‘京乌线’的长度最保守的估计,也在三千五百公里之上!”

    女王大吃一惊,“三千五百公里?这不是……赶上美国的太平洋铁路了吗?”

    “犹有过之!”

    顿了顿,阿礼国继续说道,“陛下,我还想再强调一个事实‘京乌线’不是一个长期的规划,而是一个进行中的工程事实上,‘京乌线’的规划,并没有正式公布,但这条铁路的东段,却已经开始动工了!”

    “啊……”

    “除了惊人的长度,”阿礼国说道,“考虑到中国西北部、尤其是新疆的复杂的地形、地貌戈壁、沙漠……以及愈来愈高的海拔,‘京乌线’竣工之后,将是不亚于太平洋铁路的世界奇迹!”

    “我很好奇,”女王用困惑的语气说道,“修这条铁路的钱,从哪里来呢?中国政府的财政”

    “陛下,事实上,我也很好奇,”阿礼国说道,“太平洋铁路主要依靠债完成集资,中国政府并没有单独为‘京乌线’发行过债他们之前发售的国债中,应该不包括‘京乌线’这个项目。”

    顿了顿,“不过,我们都承认,中国拥有巨大的、难以估量的潜力,只要他们像现在这样,持之以恒的进行现代化的改造和建设,不论是市场、技术还是资金,他们都不会匮乏的。”

    “嗯。”

    “不过,”阿礼国说道,“如果就‘京乌线’本身来说,有一点是肯定的单算经济账,这条铁路,不是一个短时间内可以收到合理回报的投资项目。”

    顿了顿,“中国的西北,广袤而贫瘠,也没听说蕴含着什么丰富的矿产,单靠铁路本身的收益,真不晓得,哪年哪月,才能够收回投资?”

    “‘两纵两横’其余的线路,经过的地区,皆人口稠密、经济发达,皆有可预期的合理的回报率,唯有‘京乌线’例外!正常情况下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这样的项目,无论如何,不应该放在‘一期工程’中啊!

    “你的意思是”女王说道,“中国修筑‘京乌线’,一定是有重大的……战略目的?”

    “是的,陛下,”阿礼国说道,“而且,我们还可以说的再直白一点军事目的!”

    “这个目的……就是那‘四十四万平方公里’?”

    “一点不错!”阿礼国说道,“除此之外,我们还能给出更加合理的解释吗?”

    “可是……”

    顿了一顿,女王微微的摇了摇头,“这个账,还真不大好算‘四十四万平方公里’和‘三千五百公里’,哪个的价值,更加高一些?为了收回前者,竟然肯支付后者这样的高昂的成本?”

    “陛下,第一,‘三千五百公里’,不能仅仅视作收回‘四十四万平方公里’的成本,至少,‘京乌线’的东段,具有很高的经济价值铁路行经的山西省,富集煤矿,而煤,对于中国的工业化,可是意义重大。”

    “第二,这条铁路,对于中国控制和治理大规模叛乱刚刚平息下去的西北地区,具有重大价值。”

    “第三,我们和中国人,对于某些事物的价值的理解,是不同的,譬如,圆明园器物。返还几件瓶瓶罐罐,对于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太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对于中国来说,意义异常重大关亲王最终晋爵亲王,就是因为他替皇家收回了这些器物。”

    “至于领土,我就不说一般的中国人了他们的领土概念,和欧洲人不尽相同,不大好加以比较,我只说关亲王他的领土概念,和我们的应该是一模一样的,而且,我感觉,较之欧洲人,他对于领土尤其是失土,更加的执着。”

    “《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里的‘四十四万平方公里’,对他来说,尤其有着别样的意义我不好说这个‘别样的意义’具体是什么,可是,我确定,它是真实存在的。”

    “所以,我确定,关亲王乐意为‘四十四万平方公里’支付‘三千五百公里’的成本。”

    “反过来,‘三千五百公里’的存在,可以证明,他确实有收回‘四十四万平方公里’的强烈意愿和坚定意志。”

    说到这儿,阿礼国轻轻的吐了口气,“陛下,如果中国人收回了‘四十四万平方公里’”

    顿了顿,“几乎是必然的希瓦、布哈拉、浩罕三个汗国,将恢复独立!俄国人将被赶回到‘东西碉堡线’就是一八六三年底亚山大二世发布动员令所要‘连接’的‘东西碉堡线’以北,则印度和俄罗斯之间,将会出现一大片广袤的缓冲地带,印度,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