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乱清 > 第三十六章 我要一辈子对你好
    朝内北小街,轩亲王府的银安殿上,公主、额驸九叩成礼,是关卓凡和荣安生平第一次谋面。

    之前,慈安、慈禧商议,荣安、敦柔既定下了“釐降”关卓凡,婚前,夫妻双方最好见上一面。敦柔,关卓凡是见过的——那是关卓凡在江苏巡抚的任上,进京陛见,入宫尽御前侍卫的义务,两宫皇太后漱芳斋赐宴,敦柔公主陪着小皇帝与筵。

    荣安怎么办呢?当时,关卓凡已入直弘德殿,慈禧想出了一个替小皇帝办一个“谢师宴”的主意,这样,就可以仿敦柔的例,荣安以“伴读”的身份,陪小皇帝出席。如此,关、荣就自然而然的见上面了。

    不过,其后各种打岔,各种忙,这个计划并未付诸实施。

    所以,拿纳兰性德的话说,银安殿上这一面,关、荣正经是“人生若只如初见”。

    终关卓凡之一生,一回想起荣安公主进入银安殿正殿的情形,便历历眼前,恍若昨日光景。

    公主是皇女,不论额驸是什么爵位,哪怕如关卓凡者,爵至和硕亲王,宗爵之顶衔,和固伦公主为“敌体”,但在这桩婚事中,公主的地位,依然象征性的高于额驸。因此,公主行礼,头上不覆霞披。

    鼓频笙繁,丝嘈竹杂,满堂朱紫,冠盖京华;款款而来的人儿,珠环翠绕,周身琳琅。但这“身外”之一切,不能夺去那张小小面孔上的光彩之一丝一毫。

    按照礼法和仪注,公主、额驸在进入洞房之前。不宜对视。一切动作。都在赞礼官引导之下完成。

    可是,又怎么可能完完全全不“对视”?荣安公主微抬眼皮,秋水流波,在新郎脸上一绕,迅即漫了过去。

    视线好像被什么烫到了,白嫩如玉的面颊,红晕淡染。

    就这么一眼,关卓凡便觉得如朝晖沐浴。自己浑身上下,都生出莫名的光彩来。

    这种艳阳天般的美妙,不仅仅是因为新娘子的明丽照人,还因为——今儿明明是第一次相见,却如贾宝玉说的,“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呃,这么说,并不算“艺术的夸张”。

    在此之前,关卓凡和荣安。虽未曾谋面,却有过“交集”。且是实实在在的“交集”。

    英、法、俄、荷四国公使要求觐见,拿住了《中英天津条约》中的条款,不肯行跪礼。关卓凡折冲樽俎,四国公使终于答应,以觐见本国君主的礼仪,觐见中国皇帝和皇太后,即行单膝跪礼。

    这在外交上,算是重大的胜利,甚至可以说推翻了《中英天津条约》中的相关规定。

    可是,小皇帝在徐桐的挑唆下,以为“自古殿陛之下,无不跪之臣”,在荣安公主面前,对关卓凡大表不满。荣安公主为关卓凡辩护,姐弟俩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事后,荣安公主和丽太贵妃密议,通过丽太贵妃的母家,将这个消息,辗转传给了关卓凡。

    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关卓凡几乎难以置信——不是对小皇帝的言行难以置信,而是对荣安公主的作为难以置信。

    清制,后宫不准勾通外廷,干涉朝政更是厉禁——开国两百年,这条规矩,是执行的非常严格的。

    荣安公主母女的所做所为,如果不慎泄露于外,这桩婚事,铁定是砸掉了;荣安公主的和硕公主、丽贵太妃的贵太妃,十有**也是保不住的;丽太妃的母家,也一定是要跟着一起倒大霉的。

    事情一旦败露,后果如何,荣安公主和丽贵太妃自己,自然是清清楚楚的,但依然干冒大险,将这个消息辗转传给了关卓凡。

    这个消息的价值几何、这个行为是否足够明智,且不去说,单说这份心意——可以说,荣安公主人还没有过门,连面也没有见过一面,一颗心,却已无保留地交给了关卓凡。

    这份姿态,叫关卓凡何能不动容?

    关卓凡“尚”荣安公主,看似被动接受,其实自有他的重大图谋在。不过,从这一刻起,关卓凡下定决心,今后,无论事情走到了哪一步,都要尽心竭力,不使荣安公主母女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

    嗯,我要一辈子对这个女人……呃,是两个——我要一辈子对这两个女人好。

    整个婚礼,荣安公主没有多走一步路,在福晋、命妇、侍女退出洞房之前,更没有多说过一个字,一切都是“依礼而行”。但是,那明亮如太阳的笑意,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她的面庞。由始至终,关卓凡都觉得,只要荣安在场,自己的身上,就笼罩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莫名的光彩。

    别人也会有这种感觉吗?还是说,只有我,才能够感受到这股异样的辉彩?

    窗外,管弦消停,一个女官唱起了“合卺歌”,清凉的秋夜中,歌声曼妙,婉转悠长。

    洞房之内,“蜜里调油”的铜灯,散发着若有若无的甜香,大红的“百子帐”上,光芒摇曳。

    “合卺床”上,人美如玉。

    额驸要提前在洞房等候公主,无需过多应酬宾客,因此整个婚礼,关卓凡并没有喝多少酒,但到了此时,却已醺醺欲醉了。

    洞房花烛,具体情形何如,不宜形诸笔墨,狮子只在这儿录一段关、荣的夫妻对话,书友们略窥端倪吧。

    云收雨住。

    ……

    “这个事儿……嗯,跟额娘说的,不大一样啊……”

    关卓凡怔了一怔,才反应过来——“这个事儿”,指的是夫妻敦伦之事。

    这个时代,女子出嫁之前,母亲或长辈女眷,都要教以房中之事。公主的性知识,倒不一定是由皇后、皇太后亲授——这一来,皇后和皇太后的身份,不大适合做这个事儿;二来嘛,皇后和皇太后自己,也未必擅于此道。

    一般来说,公主的“房中术”,是由内务府资深的嬷嬷负责教授的。不过,丽贵太妃既在,荣安公主的“婚前生理课“,慈安当然不必假手他人,由丽贵太妃自己教导自己的女儿就好了。

    可是,这个时代的女子,新婚之夜,和夫婿讨论“这个事儿”如何如何的,怕是不多吧?

    关卓凡不禁好奇心大起。

    “有什么不一样?”他轻声笑着,“你倒说说看!”

    ……

    “说说看嘛!”

    又过了好一会儿,黑暗中,荣安公主终于开口了,声音极细、极低:

    “我听额娘说,这个事儿,女子要……忍,好像,是挺怕人的一个事儿似的,可是……实情……不是那么回事儿啊……”

    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