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乱清 > 第一三三章 硬拗
    关卓凡由崇文门入北京内城之时,已是接近辰正的光景了。

    入城后,自然是先到紫禁城递请安折子,宫里边传出话来:给假一天,明儿可以不必入直。

    不过,这难得的一天假期,关卓凡并没有福气享受。第二天一早,他就在银杏胡同的“顾问委员会”,接见了法国署理公使博罗内。

    关卓凡还在上海的时候,博罗内就提出要会见轩郡王,并且不止一次询问:轩郡王何时返京?如果轩郡王还要在上海逗留下去,本公使可以赴沪面见。

    如此急切,可见相见,法国人欲谋商之事,重大而紧迫。

    法国公使馆亦曾就该事件询之于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但却不得要领。恭亲王通过文祥,转告博罗内:此事由轩郡王主持,只有他才能给您“满意的答复”。

    博罗内身材高瘦而挺拔,上唇两撇修剪得极精致的胡子高高翘起,行礼的时候,不过微微欠身,随即便挺高了胸膛。他的个子高了关卓凡几乎一个头,说话的时候,脖子却竖得笔直。这个姿势,使对面的人总感觉到,他下斜的目光中,含有一丝轻蔑的意思——虽然这并非总是他的本意。

    关卓凡一眼看去,心里便“哼”了一声:这是很地道的一只高卢鸡嘛。

    博罗内的年纪并不大,还不到四十岁。他这个“署理驻华公使”,本衔为参赞——请留意,只是参赞。不是“公使衔参赞”。

    博罗内是去年这个时候上任的。整整一年了。法国人还拿一个参赞来“署理公使”,对中国的重视程度,较之英、美,其中区别,就大了去了。

    双方略事寒暄之后,博罗内即开门见山:“殿下,法兰西帝国政府想知道,中国政府。为什么不秉持中立的态度,而是发表了支持普鲁士、谴责奥地利的声明?”

    你妹的,什么口气?

    “我想知道,”关卓凡冷冷说道,“普、奥相争,法兰西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中国支持谁、反对谁,碍着法国什么事情了吗?”

    博罗内一滞,稍稍放缓了语气:“在普、奥之争中,我们法国没有任何的私利——普鲁士、奥地利,都是法国的友好国家。殿下。我认为,如果我的两个朋友发生了争吵。我作为第三方,应该劝和促谈,而非火上浇油。为此,我必须保持中立——这是最基本、最应该采取的立场。”

    顿了一顿,又说道:“这就是法国‘扮演的角色’。法国这么做,中国也应该这么做——据我所知,中国和普鲁士,并没有签署过什么条约,使中国在普、奥发生争端时,必须支持普鲁士、反对奥地利吧?”

    哼哼,不亏是搞外交的,说起来一套一套的。可是,法国没有“私利”?还有,哪儿来那么多的“应该”?你以为你是世界警察?法兰西,你还欠着点儿火候。

    好,老子来给你硬拗。

    “公使先生,”关卓凡微微一笑,“我国政府认为,比起所谓‘中立’,正义和公正,更加重要。”

    “殿下,”博罗内瞪大了眼睛,“你是说,普、奥之争,普鲁士……代表正义?”

    “是的。”

    “殿下,”博罗内缓缓说道,“你有着渊博和敏锐的美好名声——既如此,你一定知道,普鲁士、奥地利此次的争端,从何而起喽?”

    “当然——是为了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地区。”

    博罗内虽然说“你一定知道”,但听到“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一词,脸上还是多少露出了意外的神色。

    他点了点头,说道:“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地区,丹麦人和德意志人混居,原是归属丹麦统治的。前年,德意志人和丹麦人爆发战争,普鲁士和奥地利,联手对阵丹麦,丹麦人最终认输,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地区的所有权,便转到了德意志手中。当时,普鲁士和奥地利约定,共同管理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大致是普鲁士负责石勒苏益格,奥地利负责荷尔斯泰因。”

    顿了一顿,说道:“这些情况,想来殿下也是了解的。”

    “是的。”

    “那么,殿下也一定知道,”博罗内的口气变得咄咄逼人了,“普、奥之争,源于普鲁士不满足于石勒苏益格,得寸进尺,还要求分享荷尔斯泰因的权益?”

    “公使先生的意思,”关卓凡平静地说,“普、奥之争,其曲在普鲁士喽?”

    “我并非评断谁对谁错,我只是指出一个事实——殿下,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这确实是事实——可是,我认为,普鲁士的要求,是完全正当的。”

    博罗内的脸色沉了下来:“完全正当?殿下,你对此事的看法,还真是别出心裁啊。”

    “别出心裁?“关卓凡一声冷笑,“好吧,咱们来看一看,我到底是不是‘别出心裁’?”

    顿了一顿,说道:“为了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德意志人和丹麦人先后发生过两次战争,前年的战争是第二次。第一次战争奥地利是没有参与的,普鲁士是德意志人的主力。第二次,也就是前年的这一次,虽然奥地利后来参与进来,但依旧是普鲁士主导的。就是说,德意志人获得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普鲁士比奥地利,出了更多的力气,发挥了更大的作用,那么,战后,分润多一点战果,有什么不应该吗?”

    博罗内的脸色更难看了:“殿下,请你不要忘了——当初,关于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地区的管理,普、奥两家,是达成了协议的!“

    “又如何?”关卓凡淡淡的说道,“协议达成之后,难道就不能修改?我记得,1854年,1856年,贵国先后两次,向我国提出修改《中法黄埔条约》,之后,贵我两国发生的不愉快,和这个亦不无关系——怎么,贵使不记得了?”

    博罗内的脸涨红了:“这……这两件事情,如何可以混为一谈?”

    “我倒是觉得,”关卓凡的语气中,带出了几分揶揄,“这两个事儿,像得很啊!首先宣战的那个,是奥地利,不是普鲁士——对吧?你说,不同意修约就不同意呗,动什么手呢?我看,奥地利之于普鲁士,和法兰西之于中国,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嘿嘿,怪不得,贵国政府,要出这个头,为奥地利打抱不平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