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457:是她喜欢的味道!
    1457:是她喜欢的味道!

    “其实,我真的想将你治好……”李莳瑜叹道。他与他哥还做不到冷血无视的地步。

    “给我五年的命,我已经很感激了。”不管这个世界是不是真实,但当初的凌的确很珍惜她的生命,不,应该说凌从始至终都珍惜她的生命,只要能活下去,她会千方百计地活下去,就算成为实验品,她也会努力活下去。

    “但最终我有些失败的治疗方案,还是对你的身体产生了不可扭转的侵害。”李莳瑜心中是愧疚的。

    “可我还活着不是吗?”凌清楚这就是代价,她凌的心中,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才有资格说其他。

    “你对生死看的那么通透……”李莳瑜眼中带着欣赏,一开始他的确当凌是实验品,但随着相处时间的增长,或许他已经将凌当成自己的朋友。

    “可在亲情这里,你为什么就不能这样……”李莳瑜轻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死角,凌什么都好,就是太在乎家人,也就解脱不出来。

    “……我以为我够通透了!”凌心中无语,她对这世的父母弟弟已彻底放下,为什么李莳瑜还要来这一句,难道她表现的那么在乎吗?还是这个世界给她设定的人设是这样的?

    “要是你真的通透,为什么这段你不问问你父母在哪里?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来看你?”李莳瑜恨铁不成钢道。

    “……”对于不在意的人,她需要记在心里询问吗?凌额头黑线数根,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你一直拒绝接受他们的信息,不就是害怕知道他们再也不爱你不要你了吗?口中说是你拖累了父母弟弟,他们能放下你过好自己的生活,这样更好,不就是为了挽尊你被抛弃的事实吗?”李莳瑜眼神犀利无比,这一次他不会再让凌逃避了。

    凌眼神冰冷,对上了李莳瑜:“不要用自己的臆想来判断别人的想法,这非常可笑。”

    “难道不是?凌,你面对死亡的坚强我佩服,但你面对亲情的懦弱让我很看不起。这方面,你真是一个懦夫!”

    “啪!”凌猛的床边的柜子。因为太过用力,原本刚刚愈合的肌体再次崩裂,很快她的病服被鲜血渗透。

    洛潮韩续雅两人见状忍不住惊呼起来,但见到两人拔剑弩张的模样,竟然不敢踏前一步。

    凌闭了闭眼,压下心中的愤怒,这才张开眼,冷冷道:“好吧,我给你机会,我的父母弟弟现在在哪,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来看我?说!”

    李莳瑜没有说话,只是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凌:“一切,都在这里面,文件夹名凌,你慢慢看。”

    凌冷然接过,直接进入文件管理系统,里面竟然只有一个文件,就是她的。

    打开文件夹,里面有好多视频,还有图片,凌顺手点开一个视频。

    视频打开,竟然是这世父母的视频录像,应该是这几年拍的,毕竟以前可没有那个条件拍视频。

    “,今天是你二十二岁生日,可惜我们不能去医院陪你过生日,只能在家里录视频祝福你,生日快乐!”

    “姐,生日快乐!弟弟我在这里为你打气,快点治好病回家哦,我们都等着你。”弟弟的脑袋突然从屏幕外挤了进来,大笑的样子有点傻。

    随后又说了些其他的话,视频完结。

    凌淡漠地关闭,又点开了下一个视频。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这次视频不是自拍,而是有第三人,自家老爸老妈挤在小小的厨房里,正在煮着什么。

    “爸妈,你们老是带这几样,姐会不会吃腻了。”画面外传来弟弟的声音,看来负责拍摄的是她弟弟。

    “吃腻了也没办法,我问过医生,她只能吃这些清淡的,其他东西对她的身体没好处。不过没关系,我会注意火候,味道一定是喜欢的。”老妈小心翼翼地打开一个油皮纸包,挑出几个参须。放在一个天平秤上秤了秤,又拿出一根,当中插断,一段放入天平,发现与需要量吻合了,这才将剩余的那段放入纸包中。

    然后才将天平上的参须用剪刀将剪碎,丢入一边已经煮的白白的鱼汤之中。

    “量必须正确无误啊,医生说了,这东西是好,但量必须控制精准。”老爸在一边很紧张,“否则就对有害了。”

    老妈点头道:“我反复确认了,这可是关系的身体,我不会马虎的。”

    “希望这些能对的病有用,也不枉我们跑到东北山岭老乡那里苦求。”老爸看向鱼汤的眼神充满希冀,他想放在手心里宠着的女儿,希望能早日康复,回到他的身边。

    “一定会有用的!”老妈的眼神很坚定。

    “医生说不用剪碎,直接咀嚼吞下,效果也好。”弟弟有些不解。

    “你姐从小懂事顾家,要是知道我们花大价钱买这些,她一定会生气,生气对她的身体可不好。”老妈可不想影响到自家女儿的治疗效果。

    “好吧,等我姐病好了回来,就给她看这些视频……让她知道,虽然她常年住在医院,可我们一直等着她回家。”弟弟突然将画面转开,来到家中紧促的小餐厅,餐厅的墙面上都是相框,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照片,有父母弟弟的单人,三人合影,也有在医院里留影下来的四人全家福,但更多的是她个人的照片,从小到大。

    凌突然记起来,每次生日前后,父母探病,他们总会给她拍一张照片。

    “你看,姐,家里最多的都是你的东西,我都有点吃醋了。”弟弟突然探头进镜头,对着镜头做了个鬼脸。

    “啪”的一声,一只大手直接拍到了弟弟的头上。

    “哎呦!”弟弟惨呼一声。

    “别皮了,快关相机,要是晚了让你姐等,我就扒你的皮。”老妈一声河东狮吼。

    “好了好了……”随着这一声视频结束。

    凌楞楞地看着手机,原来前世的父母,是知道那些食物她吃腻了,只是她吃不了其他的,只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煮这些给她吃,但每次,味道从没有敷衍,正如妈妈说的那样,是她喜欢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