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453:她的选择(愚人节快乐)
    1453:她的选择(愚人节快乐)

    凌站立在雪山之巅,遥望眼前一望无际的雪白之色。

    若非尽头一轮红日正慢慢西沉,凌或许以为自己已经眼盲。

    她不知道看了多少个日出日落,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的山崩地裂。

    大自然的力量之大,让已经进入半步神域的凌,都以为自己会死在那些天灾之中,但侥幸,都活了下来。

    微微吐了一口气:“还是不行吗?”

    凌原本冷冽清明的双目暗淡了一下,生死存亡原本是最容易突破自我的时刻,可这一次又一次濒临死亡的危机,却并没有给凌带来她需要的东西。

    “是沉淀不够吗?就算机缘在眼前,我也触摸不到?”凌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笑容。

    随着时间的推移,凌知道自己进入神域的机会已经越来越渺茫。

    “我不甘心啊!”凌目光顿时冰冷,她很清楚,不进入神域的结果是什么。

    “我说过,我不允许悲剧再次重演!”凌猛地握紧自己的双拳,“师傅,对不起,神控门的禁忌之术,我必须要使用了。”

    随着这一声,凌整个人沉入雪地之中,最终无影无踪。

    闭目修炼的一号,猛然张眼。

    “你不制止?”一号的影子突然发出阴冷的声音,是二号。

    一号眼神闪了闪,最终缓缓闭上:“这是她的选择。”

    “晋级神域,对此时的凌来说,实在太勉强了。”二号并不看好。

    “不勉强,也只是多活几日,早死晚死,都是死,还不如就此一搏。”一个魅惑的声音在另一边响起,就见虚空之中裂开一个口子,四号婀娜多姿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连你也坐不住了?”二号嘲讽道。

    “我们与凌原本就是一个整体。她出事,难道我们能好?”四号浅笑道。

    “……”二号无语,不想跟这些已经有了私心的智慧体对话,下一秒便从一号的影子里消失了。

    “跑的倒是很快。”四号冷哼一声。

    “那是你说话太缺乏事实依据,他不想跟你说话。”五号的声音在四号背后响起。

    “我怎么没事实依据了?”四号狠狠瞪了五号一眼。

    “凌死亡,我们最多回归零点,待四殿下苏醒找到新宿主又能重新开始。”五号点出他们学习机的特点。

    “是啊,要是四殿下没有进化,与凌产生牵绊,你说的能成立,但现在,四殿下要是醒来知道凌死亡,绝壁会来个自我毁灭,那我们就会全部玩完。”四号不甘示弱地反驳道。

    “你又忘了,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五号无奈回道。

    四号窒了窒,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只得看向一号怒道:“一号,你说,你会动用你最终的权限吗?”

    一号缓缓张开眼,只见空间中,所有导师不知不觉中都来了,凌的动静看来让导师们都淡定不起来了。

    一号冷哼一声,冷然道:”回去!“

    ”好好好,我回去就是了,反正呆在这里也没啥用处。“五号笑了起来,满脸的无所谓。

    九号直接就是一脚踢了过去,没看结果,便一个闪身消失了。

    五号呲牙咧嘴地摸了摸自己被踢中的膝盖,一拐一拐地往前走了几步,同样也消失在空间之中。

    ”既然没好戏看,那我也走了。“三号打了大哈欠,一脸的没心没肺,话音一落就没了踪影。

    ”你们男人,真是嘴硬,真是太没趣了。“四号摸了摸自己波浪般的长发,婀娜多姿地踏入那道裂开的口子,口子慢慢合拢,又恢复了原本的样貌。

    其他几个导师,在一号说回去之后,便逐一消失,最后一号的影子也慢慢变淡,终于再无一点痕迹。

    整个空间再次恢复平静,一号这才缓缓闭上眼睛。

    ”不会……“一号嘴唇微动,似乎说了这两个字,又似乎这只是幻觉,从未出现。

    ”好疼,好疼,好疼……“剧烈的疼痛让凌颤抖起来,这疼痛似乎来自身体深处,又似乎来自**表面。

    ”快,快,快,n27床突然病发,快打止痛针。“耳边传来一个女声的呼唤声,带着一丝惊恐与慌张。

    ”凌,别怕,凌,你不要怕,你很勇敢,你要相信自己,这一次,也会闯过去的。“另一边一个女声温柔地用一个冰冷的湿巾擦拭着她的额头,也因为这个,凌以为自己会痛晕过去,可还是能继续清醒着。

    ”凌,你是我见过最坚强的女孩子,你一定能坚持下去的。“更远的地方,有个女孩子带着一丝哭腔,在为她加油打气。

    凌感觉自己的手臂被扎了一下,然后清冷的液体被打了进来。

    可这一切并没有什么效果,凌依然觉得自己会疼死过去,这疼,竟然让她无法忍耐,

    “啊……”凌终于喊了出来。

    “情况怎么样了?”一个有些熟悉的男声突然响起。

    “李医生,我们刚刚打了止痛针,但效果好像并不好。”女声急切地回道。

    一只温暖的手正在给她检查:”情况恶化的怎么这么快……不尽快控制住,凌会熬不过今晚。“男声带着一丝凝重还是不忍。

    ”呜呜……那怎么办?“一个女声竟然哭了起来。

    ”凌那么好,我不想看她有事。“另一个也带着一丝哽咽。

    “都给我振作起来,你们都是护士,连你们都慌了,病人还指望谁?“男声突然厉声喝道。

    ”可,可,我们要怎么做?“女声声音有力了许多,似乎被喝醒了。

    ”继续,止痛剂输入,记得不可超过最高限制。“男声有条不紊地吩咐道,”韩护士,你马上去申请这次最新的实验药剂。“

    ”可那个不是说可能有不可挽回的后遗症吗?上面吩咐不能妄动。”韩护士有些迟疑。

    “现在这种情况,还考虑什么后遗症。”男声很是坚定。

    “可出事的话,李医生,你责任就大了。”韩护士不确定地道。

    “事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不管结果如何,一切有我承担。”男声镇定地回道,看来动用这个,不是他慌乱中的决定,而是冷静思考的抉择。

    “好的,李医生。“韩护士看到李医生考虑清楚了,便不再劝阻,转身便去申请那个实验药剂。

    ”凌,坚持一下,很快,新药剂就来了,你就能好了,所以,你一定要坚持住。“耳边,那个轻柔的女声一直在给她打气,这声音也熟悉的很,似乎每次她疼痛难忍的时候,这个声音始终陪伴着她。

    只是,她从来不会放弃,为什么这里的人都怕她放弃,而拼命鼓励她坚持下去呢?

    凌虽然疼的昏昏沉沉,可脑子依然灵活,对此有些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