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正文 1428:老怪物?
    1428:老怪物?

    “又或者是龙翔前任首长?”凌毫不示弱。

    乾主猛地一探手,狠狠地抓向凌,于此同时凌双目顿时变得冰冷无比,右手手指对准乾主轻轻一点。

    这些动作只在瞬间,但在李枫,洛浪以及兑主的眼里,却清晰可见,甚至还有些缓慢。

    这不是他们的能力已经能跟得上乾主与凌,而是两人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暗合了时间法则,有想让你看到便能看到,不想让你看到,那是根本不会让你看到。

    凌这么做,李枫洛浪能够理解,可乾主也这么做,便有些耐人寻味了。

    随即,李枫洛浪就感觉一股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可就在临身的一瞬间,就在他们身侧滑了过去,并非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

    两人都是聪明人,马上明白,这是凌在护着他们。

    想不到,凌在与神域至尊对撼,竟然还有余力护他们周全,洛浪双目崇拜地看着凌,而李枫看向凌的目光,是敬慕的,但也是忧虑的。

    最终,他还是拖了他的后腿。

    乾主与凌的对撼,在现实空间中,显得极为平静,要是此时有人进来,会误会这两人只是在无声地比划,根本猜不到,若一方实力不济,便会被重创,甚至是死亡。

    乾主堪称全力的一击,竟然被对方面不改色地扛了下来,眼中震惊一闪而过,甚至带着一丝惊疑。

    “你到底是谁?”乾主眯了眯眼,冰冷地问了这一句。他似乎在看凌,又似乎透着凌在看着什么。

    “你不是猜出来了吗?”凌平静道。

    “你是他,又不是他。”乾主双目紧紧盯着凌,似乎想从他的双眼中看出些什么。

    “是与不是,有何关系?”凌的声音犹如一潭死水,没有半点感情。

    李枫微微皱了皱眉,尽管凌一向表现的很冷酷无情,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地强烈,就好像,此时的凌,有些不像真人了。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存在,这个世界,果然无奇不有。”乾主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凌却没有再开口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乾主。

    “或许,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了。”乾主这句聊聊,与前面一开始说的说说,意思一样,但态度却有了质的改变。

    前面让凌说说,只是对凌说的话有些兴趣,是居高临下,施恩的态度。而现在,却是将凌当成一个可以探讨商量的对象,是平等的。

    “难道你不想终结无序的混乱吗?”凌毫不客气地开门见山。

    “十三主其他一些主,可不听我的。”乾主淡淡道。

    “各为其主,动了他们的利益蛋糕,他们当然不可能听你的。”凌对此并不意外,“但不能否认,有些主,却是你的人,比如这位。”凌说到这里,便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乾主身侧的兑主。

    兑主笑而不语。

    “他啊,算是半个弟子。”乾主倒没有隐瞒,他与兑主的关系,其他主也是知道的,就算他不说,凌也能从其他人口中知道这个事情,既然如此,还不如大大方方地说出来。

    “机甲拾荒者联盟,参与的其他几个主,就算不是你的人,也应该是合作伙伴了。”凌接着道。

    乾主并不感觉惊讶,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否则,他怎么能让那些人加入呢,他笑着问道:“还有呢?”

    就这些东西,还不足打动他。

    “我想知道,你的对手,应该也是神域至尊,想必是来自凯撒的,他是哪个主?”凌抬眼平静地看向乾主。

    凌的视线太过犀利,乾主的笑容慢慢从脸上消失,转眼也变得冰冷:“为什么这么问?”

    “若不是神域至尊,就算是神级师士,没有神级机甲,你想杀他,也不是办不到。”凌侧头想了想,“能让你这个神域至尊,这般忍耐,也只有这个理由了。”

    “为什么猜凯撒?”乾主沉默了几秒,才开口问道。

    “除了凯撒,我想不出还有哪个国家能有这手笔,嗯,还有联邦,比如乾主你。”凌说到这里,忍不住笑了笑,原本的冷冽瞬间消失,整个空间,竟然变得……如沐春风?

    乾主眉头微微一跳,若有所思地看了凌一眼,却并未开口答话。

    “无序,该整顿了。”凌也不在意,紧接着便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整顿?”乾主笑了,“我们这里一动手,估计凯撒那里就获得消息了,联邦也就知道了。”

    “那就不让凯撒知道好了。”凌笑道。

    “你太异想天开了。”乾主失望地摇头,眼神也变得淡漠起来,“不过,难得预见故国之人,我心愉悦,这次,我便当什么都不知道,但下一次,就没那么好运了。”

    乾主低头,拿起茶杯喝茶,表示交谈就此终结。

    凌对此并不沮丧,她利落地站了起来,弹了弹自己的袖口,淡然道:“其他诸国那些暗棋的名单,想来乾主是不会少的,我很期待我们的合作。”

    没等乾主回答,身影便慢慢消失在乾主的面前,李枫洛浪跟着身影一闪,便离开了塔顶。

    兑主见他们离开的这般没礼貌,眼中露出一丝薄怒:“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去教训他们一下。”

    “不用了,那个新艮主,你不是对手。”乾主制止道。

    听到这话,兑主眼中震惊一闪而过,紧接着是一抹嫉恨。

    “别让自己的嫉妒影响理智,新艮主,可没你看到的那么简单……”乾主抬头看向屋顶,“或许,里面有一只老怪物也说不定。”

    在对上对方视线那一瞬间,他有种,若自己真要杀了对方,他也活不了的结果。到了他这个境界,他很清楚,绝对不会有错觉。

    老怪物?兑主的双目顿时一清,乾主虽然对凌说,只是半师之缘,但在兑主心中,乾主就是他的师父,一个让他敬仰,奉若神明的人。

    或许,这才能解释那个妖孽到没道理的新艮主,为何会在20多岁的年龄,就能与乾主一争高下原因吧。

    ps:对不起,晚了一日。现在开始,将恢复每日一更,有事,会请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