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392:不速之客。
    1392:不速之客。

    在他们说话间,突然对方机甲阵营中发出一阵啸叫声,与此同时,彼方的机甲阵营也发出啸叫声,以做应和。

    纪明眼神微微一眯:“机甲开战了。”

    随着纪明这一声,就看到他们后方的机甲阵营,突然启动,而对方阵营,同样如此。

    “这就开始了?”洛浪愕然,他还以为他们这些护法执法御史魅者之类,先打上一架,然后才会开启机甲战。

    “那你还想怎么样?”纪明无奈地道,“机甲战,万机大战,我们根本插不上手,他们有自己的作战方式。”

    “我知道,可战争不是讲究战术吗?就这么直接来……”连洛浪这个不怎么愿意想的人,都感觉这么战,太没水准了。

    “这是我们最好的机甲师,体现的是战力。”纪明解释道,“至于战术,还有其他机甲军呢。”

    “怎么没看到?”唐宁宇环视周围,除了他们这批人,以及那已经短兵相接的机甲阵营,没有发现还有其他存在。

    “搞战术的战场不在这里。”纪明指了指他们左侧一座高山,“这山后面,是一个极大的战场,我们四家这次出征的机甲军都进入其中了,生存时间是三天,最终能留下多少人,我也不知道。”

    “不过,这次带队的是无名,他是十二大护法之一,能坐上这个位置,不是因为他的体术,而是他的机甲操控,是我们十二人中,操控最强的一个,已经进入皇级。”

    “皇级?不是可以与帝王一战了吗?按照无序的说话,可以自立为王了。”穆朝然诧异地道,为什么这么强的人,还留在艮主旗下,这有些不合常理。

    “你真相信皇级能与帝王一战?”纪明冷笑,“我亲眼看到过有个皇级师士想要脱离,最终被主直接击杀的结果。”

    “因为机甲!”赵骏没有询问原因,直接回答道。

    “是啊,无序的机甲,太烂了,根本发挥不出一个皇级师士该有的水平,你要知道,皇级能与帝王一战,靠的不是自己,而是皇级机甲,还是顶配的皇级机甲,没有这些,与帝王相遇,只是你能支持多久的问题。”纪明叹道。

    其他三人,这下领悟了纪明一开始那句话的意思。按理,的确能一战,但在无序,却不能,这也是十三主能坐稳宝座的原因,就算机甲师再强,没有配合的机甲,依然不是他们的对手。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这位无名皇级师士还是七彩宫的十二护法之一,不是不想走,而是不敢走。特别是新上任的艮主,他们还不知道凌的真实性格,谁知道会不会又是一个心狠手辣,宁愿毁了,也不会放对方自由的人呢?

    他们这边说话间,一直冷眼看着他们那十二位御史魅者,终于按耐不住了。

    “纪瞎子,你给我出来。”一个脸色冰冷,大约四十左右的黑衣大汉突然对着纪明大喊起来。

    纪明猛地抬头,看见那人,顿时笑了起来:“哟,原来是黑烂泥啊。”

    “上一次我说过,总有一日我会要你的命,现在我告诉你,就是今天,你出来受死吧。”黑衣大汉名叫黑土,与纪明有极大的仇怨,从两人互叫对方黑称外号,就知道两人已经水火不容,只是以前,十三主之间保持稳定,他们没那个机会让他们解决这个恩怨,而今天,作为敌人,终于能开启这场生死之战,来一泄心中仇恨。

    “呵呵,正合我意。”纪明眼神一眯,踏前一步,便来到了中心位置。

    对方也一个闪身,便来到纪明的面前。

    “杀气好浓。”赵骏皱了皱眉,“这场战斗,真的会你死我活吗?”

    “当然,一般这种直接点名的,不战到一方死绝,是不会罢手的。”一直保持沉默的于尚飞,开口给他们解释起来。

    “我一直以为你们十二护法,执法,御史,魅者之类,是固定的,战斗也只是点到为止,毕竟你们属于各位主最信任的手下,也是最强的手下,不会让你们轻易死去的。”洛浪惊讶的很。

    “十二这个数字,的确不会变的,因为有人死了,便会有新的人替补上来,我们下面,有太多实力强悍的后补,并且时刻虎视眈眈,都盼着我们早点死呢。”于尚飞淡漠地说道。

    这是十三主麾下的真实情况,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战死,就算爬到如他们十二护法的席位,也难逃这个结局。

    洛浪等人从于尚飞的话中,感受到了无序地带的残酷,他们若到中心地带,以他们的实力,就算不能成为一方强者,也能成为各大豪门的座上客,享受他们的供奉,就算运气再不好,也能安于一地,安安稳稳地活到老死也是可以的。可在这里,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少个明天,或许,今天就是最后一日。

    洛浪等人虽然还想知道无序更多的内容,不过,他们的对手并不想让他们轻松地站在一边,纷纷下场邀战。这种邀战,算不上是死战,站到最终,无法再战,也会默契休战。当然,若你太弱,让对方觉得杀你不会付出什么代价时,绝对会露出狰狞的獠牙,直接将你斩落马下。

    而这个时候,远在万里开外的离火宫,却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这位不速之客,还是不请自入的。

    卧在床榻上,正眯着眼享受着侍女们服侍的离主,突然双眼一张,看向大殿的半空,冷冷地道:“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

    随着这一声,一个人影慢慢从什么都没有的空气中凝结出来,他一身耀阳的红袍,偏偏带着冷冽的气息,这一冷一热两个极端,在他身上,竟然出奇的融合,配合那张雌雄未辨,感觉已经长到人类极致的,只能出现在画中的容颜,让离主感觉,这一身的红,天生就是为他准备的。

    ps:只有这一章,别怪夫人我,我已经尽力了,就这么一章,就花了我三个半小时,怒摔键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