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365:死间计划!
    1365:死间计划!

    “这么说,你留在华夏联邦,前途不可限量。为何最终你会选择来这里?”凌挑眉问道。

    “人心不足蛇吞象,当我知道与我有矛盾的那位权势后代,比我爬的更快更高,在我军衔中校的时候,他凭着家中的权势,已经是一团之长,大校军衔。”纪明嘲讽一笑,“是不是很好笑,我以前骄傲的东西,在权势面前,什么都不是……特别是在对方以军衔高低相压时,我的信仰动摇了。”

    “以你的理智,不可能做出叛国,或者罪大恶极的事情。只要不是很过分,你所在的派系不会轻易放弃你。”凌推测道,“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你想立军功,还是大军功,让自己快速飞升,可以与对方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或者更高,然后将当初他对你的折辱,全部还给对方。”

    纪明闻言,双目眯了眯,敛去那一抹震惊,他想不到只是与这位艮主大人见了四五次面,对方就将他的脾性摸的七七八八,这让他心中有些胆寒,眼前这人,不仅实力超强,连智商,心机手段都属于逆天的存在,这种可怕的人,谁还能克制?

    “我猜错了?”感觉到纪明的沉默,凌挑眉相问,可眼中全是自信。

    这一声,让纪明惊醒过来,连忙回道:“艮主大人,推测的一点没错。”

    他接着苦笑一声:“当初年轻气盛,自视奇高,总以为只要自己敢想,就能收获成功……正好,我派系要争一些利益,需要拿得出手的成绩,便制定了一个针对无序地带的侵入计划名为死间。”

    “死间?”凌眉头一皱,这个名字透着血煞之气,可不是什么好事。

    “是啊,死间。选择忠诚联邦一批军人,放弃自己原来的身份,化身为罪大恶极的罪人,进入无序地带。以各自的方法,进入各大阵营,挑起各种战争,消耗无序地带的战力。一旦发现,就算死也不得暴露真实身份。”纪明神情冷然地道。当年那一腔热诚,在无序地带度过自己最好年华的三十年,又因为环境问题,身体迅速衰败,看到了生命的尽头,早已经消耗殆尽,纪明能冷静看淡,已属不易。

    “看起来,你们失败了。”凌说道。

    “我不知道,在无序地带还有没有其他死间存在,我们从不认识,也不会联络,自己就是一条线,从线头到线尾,我也不知道,在彼此征战厮杀的时候,会不会染上同样是死间的同胞鲜血……”纪明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这双手,找已经沾满罪恶,就算侥幸成功,他也回不去当初那个单纯的他了。

    “十三主……可不是你们能对付的。”凌心中叹息,成不了十三主,又何来成功?死间计划注定是失败的计划,唯一可惜的是,这一次计划,折损了多少联邦优秀的人才。

    凌相信,那些不知道是死是活的死间们,他们的实力绝对不会弱于纪明多少,否则就爬不上各大势力的高位,完成不了当初制定的计划。但是就她见到的那些主,各个都是老奸巨猾的人物,提拔一个人,肯定祖宗八代都要摸个透,纪明成功瞒过了,其他人会有纪明这种幸运吗?

    更何况,纪明原本就是个善于伪装的人,还聪明地选择伪装一个让人讨厌,不怎么讨喜,不怎么受重视,但也不会让人轻易怀疑的人物。纪明无疑是十分聪明的,他把握了一个极好的点,将自己隐藏在众位护法之间,不出挑也不落后,让人不喜可也不会让人提防。

    “我做到护法,才清楚这一点。若非艮主大人您的出现,我甚至觉得我这一生就这么过了,在华夏联邦所经历的一切,只是我臆想出来的……”纪明表情痛苦,早知今日,他绝对不会争那一口气。

    “嗯,你的回答我很满意。”凌抱着小白站了起来,“命是你自己的,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能不能活着走进医部。”

    说完这一句,凌便在大殿之中消失了。

    纪明看到空荡荡的大殿,苦涩一笑,当年拼命隐藏的秘密,最终为了活命,他还是说出来了。这种行为,是背叛,照理,他应该羞愧,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内心竟然轻松起来,就好像一直压在他心中的包袱,在他刚才的陈述中,彻底抛却。

    又静坐了数秒,纪明这才猛地吸一口气,忍着全身叫嚣的剧痛,硬是爬了起来。

    艮主大人说过,要想活命,必须靠自己争取。纪明已经感觉自己的伤势在恶化,三倍帝王级法则力量的爆发,就算只有那么一下,就足够要他们的命,庆幸的是,艮主大人及时挡住了最强悍的那一波,加上自己及时开启防护,救下了自己一条残命。但也仅限如此,唯有希望医部的疗伤药剂给力一些,止住这恶化的趋势,那么他才有活命的可能。

    纪明痛苦地挪动第一步,慢慢地向医部移动,第一次他这么痛恨医部离大殿太远,若他能活下来,他一定要将医部挪到大殿的旁边!

    而此时,远在华夏联邦的彻宇星,在那里休整恢复元气的凌天独立军,却迎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齐隆绷着一张脸,假装没看到这两个拿着了军令的龙翔“贵客”坐在了他办公室的软皮沙发上。

    “齐少将,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不要摆出这幅面孔好不?”穆朝然一脸笑意,对齐隆的臭脸,没半点尴尬的意思。

    “哈哈,穆大校,我们只不过场面上见了几次而已,这老相识的说话可真算不上。”齐隆挤出一抹假笑,心中十分不待见这两人。

    这两人每次来都不是什么好事,以前还有老大坐镇,有麻烦也不怕,但现在……按照韩继军的说话,能离他们多远就多远,免得牵扯到他们。

    “不要这么无情吧,想当初,我们也跟你家老大同甘共苦过,算得上兄弟了。”穆朝然套近乎起来。

    他也没办法啊,谁让凌的行踪很是诡秘,最后更是让他们失去了方向,没办法,只好找凌的小弟要线索了。

    ps:双更结束,休息睡觉,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