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364:说服我!
    1364:说服我!

    处理了那三个人,凌淡漠的视线投注到了重伤的纪明那里。

    “你很聪明,可又很愚蠢。”凌走到纪明的身边,居高临下地道。

    纪明忍住剧痛,开始挣扎着抬头,满脸都是冤枉,痛苦地挤出一句话:“艮主大人,前艮主并不信任我,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有这个东西。”

    凌嘴角微微一翘,似笑非笑地道:“我看起来很好骗?”

    “于尚飞所谓的酒后失言……我早知道是故意的,而且还是你的安排。”凌伸出右手,一把三棱冰刺就在她手中凝结出来,“你觉得我干掉了艮主,又让十三主认了我这个新艮主,就以为你的机会来了?真是异想天开。”

    凌的话,让纪明原本苍白的脸变得更为灰败,他想不到他的小心思,凌早就知晓,却不知道为何没有及时出手,反而放任任他谋划。

    凌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正好,我也需要一些鸡来儆一儆地盘上那些活蹦乱跳的猴子,既然你能主动找来,也就省了我一些功夫。”

    纪明这才知道,对方只是借着他的手,好震慑七彩宫的上上下下。

    “现在,你,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作用。”凌轻轻地提起三棱冰刺,对准纪明的额头慢慢刺去。

    这一刺,来的极慢极慢,纪明眼睁睁地看着冰刺离他双目越来越近,他想避,可身体却被封印了一般,无法动弹。

    不,他不能死!纪明惊恐地喊道:“不要杀我,我也是华夏联邦的。”

    冰刺悬停下来,正巧抵在了纪明的额头上,纪明完全感受到来自冰刺上的寒气,从眉心直接渗透进来,几乎将他的思维都冰封住了一般。

    “哦?”凌挑眉。

    这一声似乎来的很远,又似乎很近。纪明无法判断,他只知道他的意识因冰刺上的寒意变得有些迟钝,但悬停未刺的冰刺也让他明白,他还活着。

    “艮主大人想必也是来自华夏联邦吧,不见黄河心不死……就算不是,也与华夏联邦有很大的渊源。艮主大人,看在同出一源的份上,请饶我这一次。”纪明激动地道。

    凌皱了皱眉,微微想了想,她握冰刺的手突然一松,冰刺直接掉落。

    纪明绝望地闭眼,却没有感觉到痛楚,待睁开眼,便看到那把冰刺在他眼前慢慢分解,最终化为粒子消散在空气之中。

    没了生命的威胁,纪明心头一松,整个人瘫倒下来,这才惊觉,在如此冰寒的地方,他的内衬竟然被自己的冷汗浸湿。

    “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来说服我留下你的命……”还未等纪明缓过神来,耳边就传来凌冰冷的声音。

    纪明赶紧收敛心神,挣扎着坐起,他明白,自己能不能活下来,就在这三分钟之内,找到一个能让凌接受的理由。

    纪明想了想,便道:“艮主大人,我是华夏联邦的人,因为天赋不错,从小就被重点培养,从童军一路风光到了军校。”纪明说到这里,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可谁料到,在军校,我不小心得罪了一位超有权势的后代,不仅前程尽毁,还被对方陷害,最终成为罪人,被放逐到了无序地带。”

    凌坐在冰椅上,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你还有两分钟,可以想一个更好的理由。”

    言下之意,这个故事,她不相信。

    纪明悲愤喊道:“艮主大人,我说的都是真话,若非如此,我又如何会来这里?”

    “这就是你要给我的答案。”凌靠着扶手,右手半扶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纪明,那眼中的了然,让纪明脸上悲愤情绪瞬间凝结,几秒过后,才慢慢晕开,直至消失。

    “那艮主大人,你要听什么?我好适当地编一个。”纪明突然变得不亢不卑,与以前表现的胆小怕死喜欢躲在别人身后暗暗算计人的形象截然不同。

    “这才是你的本来面目。”凌说道,“一个敢谋划艮主宝座的人,怎么可能会是胆小怕死的?过犹不及。”

    “多谢指教。”纪明跪坐下来,尽管身受重伤,却依然忍着剧痛,将自己的腰板挺得直直的,风度极佳,一扫以前低头哈腰吹捧拍马的猥琐形象。

    “你要是想死,我很乐意成全你,若你还不想死,就应该明白,要付出些什么?”凌左手摸了摸又跳到她膝盖上求抚摸的小白,一脸的不在意,“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我并不是慈善家。”

    纪明握了握自己的双拳,双目闪过一抹挣扎。可已经走到这一步,让他放弃选择赴死,他也不愿意。

    “我来自华夏联邦。”终于,纪明做出了选择,他抬起头,炯炯有神地盯着凌,“这是真话。”

    “嗯。”凌敷衍地应了声,没有抬头,依然认真地摸着小白的软毛,这摸毛是要上瘾的,小白的软毛真是越摸越舒服……嘤嘤嘤,她真想埋首蹭一蹭那一身软毛。不行,她一定要保持高冷的形象,蹭毛什么鬼,将这种可怕的念头直接抹掉。

    “前面的话也不假,的确一路风光地进入军校,再一路风光地进入军队……”纪明眼神复杂,若再次让他选择,他还会选择当年选择的路吗?恐怕不会了。

    “这才对。”凌淡淡地道,“你进入领域的时间,应该没过35岁,在华夏联邦,这个年纪,算得上是天之骄子,就算你在军校得罪了某派系的权势后代,以你的资质,也会有其他派系愿意出手护你。”

    纪明眼神闪了闪,原本还有的最后一点犹豫直接消失,他点头道:“是的,虽然与其他派系权势后代有了点小纠纷,但有其他派系的高层出手护我,进入军队之后,发展很是顺利,成了某王牌机甲团的一名王牌师士,领域强者,以及一队队长。”

    纪明说到这里,眼神是骄傲的,这是他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成绩,是实打实靠自己能力坐上的军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