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359:何事?
    1359:何事?

    “欲速而不达,过于逼迫自己,反而会坏事。”一号导师提醒道。

    “我知道,我现在的每个决定,不只对自己负责,我不会鲁莽。”凌回头,眼神锐利却清明,并未因关心则乱而失了分寸。

    一号导师垂下眼帘,敛去眼中那抹赞许与满意,只是说道:“去吧。”

    凌果断踏步上前,眨眼就离开了学习空间。

    “凌,欲戴皇冠,必承其重,这是你选择的路,无论如何也要坚定地走下去。”一号导师幽幽地说了这句话,下一秒便划破空间,回到了自己的区域,再次静坐修炼起来。

    凌回到意识海,意识海依然干枯一片,满目疮痍。

    “不能这么下去,必须想办法让精神力恢复起来。”凌深吸一口气,静坐下来,就算知道运用精神力修炼会给她带来巨大的疼痛,此时,她也要坚持下去。

    果然,一运转精神力,凌的头就像被无形的榔头敲击,抽痛无比,那来自脑域伸出的抽痛,让她真想直接将自己砸晕。

    但,这是不可能的。凌咬紧牙关,顶着这种非人的疼痛,硬是凝结出来一缕细到不能再细的精神力。

    这多亏凌两辈子自虐才得到的超强悍忍耐力,换一个人,绝壁直接被痛晕,失败告终。

    凌指挥这几乎就要断裂消散的精神力,用神控门修炼精神力的方法慢慢温养修炼。一遍又一遍,每运转一遍,凌的痛苦便加深一重,银牙用力到似乎要将牙齿咬断一般,或许因为咬的太用力,牙龈崩裂,口中瞬间都是血腥味。

    这些都凌都已经顾不上了,她拼命让自己的意识保持清醒,不要输给那冲击灵魂的疼痛。就这样,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凌的坚持终于有了成功,意识海干枯的海岸开始冒出精神泉水,慢慢地滋润这片干枯的地面,随着泉水越来越多,凌原本因剧痛而露出痛苦狰狞表情的脸也慢慢恢复平静。

    最大的难关度过了!

    凌慢慢张开眼,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若不是父亲谢宜小四小花等着她来救,或许她就做不到对自己这般的狠。人果然都是逼出来的。

    不过凌记得一号导师的告诫,欲速则不达,精神力修炼同样如此,张弛有道,凌决定暂时停止修炼,回七彩宫看看,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凌张开双眼,一直守着的小白顿时叽叽叽欢喜地叫了起来。

    虽然它知道自家主人是修炼去了,但前几天给它的阴影还是在的,害怕主人又是几天没反应。

    凌笑着抱住小白,也不嫌弃小白毛毛的脏乱,用脸狠狠地蹭了两把。

    然后沼泽地面被重新打开,凌缓缓冒了出来。

    沼泽还是那个全是“芦苇”的沼泽,看起来,的确没发生什么大事。凌悬在半空,下一秒便消失了声音。

    回到七彩宫,就见守在寝宫中的侍从,看到她之后,一脸狂喜:“艮主大人,纪护法于护法有要事禀报。”

    “哦?”凌挑眉,这两人被她派出去主持艮主地盘的事情,兜一圈下来,没有半月也要有十天,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嗯,让他们到大殿等我。”凌吩咐道。不管怎么样,先见了再说。

    “是,艮主大人。”侍从恭敬地离开,去召见纪明于尚飞入殿。

    凌随意梳洗了一下,便披上侍女新做送到的红袍。

    刚想去大殿,凌想到了什么,问也同样将自己洗的白白嫩嫩的小白道:“小白,我进入沼泽修炼多少天了?”

    小白扳了扳自己的小触手,叽叽叽地回答道:“七天了,主人。”

    原来不知不觉时间过去了七天,这样看来,纪明于尚飞回来也不算太早。

    凌一个闪身,来到大殿,她红袍微微一甩,从天而降坐到了她的冰椅上。

    清冷俊美的脸庞配上鲜艳夺目的红袍,就算是平常黑色短发模样的凌,也美的惊心动魄,让等候在大殿的纪明于尚飞心中大震。

    这是他们第一次看清楚凌的脸,但也只有这一眼的机会,下一秒,他们再看凌,却怎么也看不清楚了。

    但那一眼的绝代风华,却记忆深刻,永生难忘。

    两人按下心中震惊,恭敬行礼道:“恭迎艮主大人。”

    “何事?”凌坐下,小白轻巧地跳到凌的怀里。只要是七彩宫的人都知道,新艮主有一只很可爱的萌宠,很得艮主的喜爱。当然,七彩宫里的人,都很喜欢,时不时对拿东西喂给小白,而小白也是来者不拒。凌也不管它,就小白那张百无禁忌的铁胃,有人想用食物害它……也是白费心机。

    新艮主向来言简意赅,纪明于尚飞虽然与凌只面见过三四次,却也有些明白他们新主人的作风。

    “我地盘下的积木、飞蛾蝗、天平原三大势力负责人,想面见艮主大人。”纪明连忙回道。

    “为何?”凌挑眉。

    纪明于尚飞对视了一眼,于尚飞一个箭步上前,低头跪下道:“都是属下的错,在积木负责人招待的酒席上喝多了,不小心说了些艮主大人的事,请艮主责罚。”

    凌抚摸小白的手顿时停了下来,纪明于尚飞两人只觉得一道冷芒正在凌迟他们,纪明心中一个哆嗦,扑通一声便跪了下来,而于尚飞更是双手伏地,不敢抬起身来看凌的双目。

    “说了什么?”在两人感觉承受不住来自凌身上的威压时,凌终于发话了。

    “我只说了,艮主大人比以前更厉害,仅此而已。”于尚飞额头冷汗滴落到地面的大理石,很快就晕出了一滩。这还只是艮主大人一次轻描淡写的气势压迫,若艮主大人真的怒了,于尚飞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死。

    “纪明,怎么处罚你知道,不用我多说了吧。”凌冷冽的目光淡淡地扫向纪明,纪明连忙点头道:“是,艮主大人。”

    “另外,三日后,让他们这里面见。”凌说罢,整个人便消失了。

    ps:晚上有事,今天就这样了。明天要喝喜酒去,可能会断更,先提醒一下。不过,只要不累,有时间,我还是会更新的,只是目前还不能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