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346:七彩宫?
    1346:七彩宫?

    相比纪明,于尚飞却迟疑了一下,而另三个护法,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便跟着纪明喊愿意认主。

    看到四人都愿意投降,于尚飞只能轻叹一口气,低落地道:“我也愿意。”

    大势已去,看震主留下的话,估计十二主也不会轻易与魂域开战,他们不愿低头,也只是徒增一抹孤魂,罢了罢了,就这样随波逐流吧。

    凌伸手一挥,五人应声落下。

    凌对着那五人指了指,李枫笑了一笑,下一秒便出现在了纪明等五人面前,伸手递出五支药剂。

    纪明等人脸色微微一变,抬头看向坐在冰椅上的凌。

    就见凌一手撑着额侧,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怎么,不愿意?”李枫开口问道。

    尽管李枫这话问得十分温和,但纪明、于尚飞等五人,却如一头冰水浇头,猛地打了个激灵,不敢迟疑,各自接过一支药剂。

    “喝吧!”李枫笑眯眯地道。

    纪明于尚飞对视了一眼,几乎同时银牙一咬,仰头将这罐药剂吞下。

    在艮主旗下的护法中,纪明于尚飞要比另三名护法地位来的更高,看到他们俩都屈服了,其余三人也不敢迟疑,吞下了药剂。现在他们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哪有什么资格反抗、

    药剂吞下,就觉得一股深入骨髓,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滋味。剧痛,像是被人在活生生地撕裂自己,五人额头冷汗直冒,无法控制地倒在地上卷曲哀号。若单纯是剧痛,他们都是刀山火海里闯过来的,受伤无视,好几次也是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的,单纯的痛,绝对不会撼动到他们的灵魂,但那让人难忍的剧痛中又有种让他们疯狂且无法触摸的麻痒,同时在体内蔓延。

    而这个感觉,却在凌迟他们的骄傲,忍无可忍,让他们有种情愿死也不愿意承受这种折磨。

    或许有了这种暗示,一个护法突然抬起头,然后猛地撞击地面大理石,想要让自己昏厥,或者死了也无妨。

    “唰!”一根锁链缠住他的头,硬生生地将其扯住,洛浪冷冷地看着地上窘态百出,一片狼狈的数人,这次出手,五人的头全部被他困住,谁想自尽,根本快不过他的手。

    “想成为我的手下,可没那么容易,等你们熬过这一关再说吧。”最后他们只听到那个高高在上冷然可怕的新艮主,淡漠地丢了这句话,之后,他们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看到五人被痛晕,洛浪嫌弃地收回自己的锁链,嘀咕道:“就一罐药剂,就全趴下了,真是没用。”

    凌淡漠地扫了那五人一眼:“他们身体不仅有先天缺陷,后天修炼也问题多多,第一次使用基因2代,身体问题越严重,其药性发挥也就越强,若他们不晕,才比较奇怪。”

    “这些人可信?”洛浪有些担忧,这时候,他无比怀念凌天的小伙伴,老大想要一统无序,人手实在太少了一些。

    “不可信也无妨,只要我是十三主承认的艮主,他们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凌淡淡地道。

    “小动作会不少就是了。”李枫微笑补充道。

    “这样,难道不会坏事?”洛浪在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上,的确有些小白。

    “不会,只要十三主不动,这些人再怎么动,都是无用功的。”李枫解释道。

    “现在还不能放松警惕,虽然我有一半的把握,但另一半,却掌握在十三主手中,他们信了,便好,不信……”凌轻吐一口气,刚才她与震主一番谋算,真正是在刀口上跳舞,一旦有点差池,便会让他们陷入死局,所幸,她骗到了对方。

    事实上,凌是空麻袋下场,除了那两个信物,她什么都没有,算是精彩演绎了一场何为狐假虎威的大戏码。若十三主最后依然不能容她,她只能带着李枫洛浪还有柒角号所有人麻溜地跑路了。

    没错,凌就是假借白帝的名头,还有刚入军队做任务时,无意间收下的那名魂域手下,对方也是一名奇才,在混乱地带抓住机会,与替代了冰帝的凌联手,获得了混乱地带的处置权,之后便在魂域步步高升,现在已经成为十八区域的负责人。那枚金色圆球,便是专属于他的信物,是他投诚效忠凌的表示。

    “现在,我们要做什么?继续在这里等?”洛浪扫了周围一圈,一开始他们进来,便将这里的奴仆侍从都震晕了,现在除了他们三人,四处都是横七竖八昏迷的人。

    “按照药剂威力,他们恐怕还要两个小时才能醒。”李枫很清楚基因药剂的药效时间。

    “我对这七彩宫很有兴趣。”凌抬头看了看大殿的屋顶,每根柱子横梁摆放的位置极为巧妙,似乎有奇门遁甲的原理在内。还有,在与艮主战斗的时候,凌也感受到了七彩宫对于艮主领域无穷无尽的支援填补,这可不是一个普通宫殿可以做到的。

    “我也感觉到了。”李枫点头道。

    “老大,你们说什么呢?还有感觉到了什么?”洛浪一头雾水,他好讨厌老大与李大狐狸这种打玄机的对话,让他有种自己被排斥的感觉。

    “你可以找你的极致帮忙啊。”李枫调侃道。

    现在形势对己方极好,李枫也便有了玩笑之心。

    “哼!”洛浪不满地冷哼一声,然后……听话地找他的极致冷静人格去了。

    凌无奈摇头,洛浪每次都会轻而易举地被李枫带着跑,偏偏还从不上心,也亏得李枫对洛浪没什么坏心,否则,洛浪怎么死都不知道,特别是极致冷静人格并不能天天守着洛浪的时候。

    很快,洛浪得到了答案,细细感悟一下,才恍然道:“原来如此。老大的冰系法则正在减弱,而原来艮主的虫系法则能量却在增强。”

    “七彩宫正在恢复虫系法则,同时也在排斥非虫系的一切法则。”凌伸出右手,掌心缓缓冒出一把样式简单却有着华丽感觉的冰棱军刺。因为她释放了冰系法则,才缓解了冰系法则的流逝,也暂时停止了七彩宫恢复虫系法则的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