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342:小白发威!
    1342:小白发威!

    艮主察觉到自己的领域在对方蜘蛛网的切割下,有种摇摇欲坠即将崩裂的感觉,他冷着脸,双手挥动,又有无数毒虫从地上冒出,而支持他整个领域的巨蝎,那七条寒光闪闪的尾勾,开始疯狂地舞动起来,切断缠绕在它身上,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丝弦。

    两人又一次陷入缠斗之中,一个大力破坏,一个快速弥补,就看谁的速度更快,谁最后法则能量无法跟上。

    就这样缠斗了十来分钟,艮主看到覆盖在领域的丝弦越来越少,而他一直有着七彩宫的法则能量之源,尽管消耗极大,但还保留一小半的法则,就算再来两次大招,也是可以的。

    正当艮主认为自己此战必胜的时候,原本挥动七条尾勾十分有力的巨蝎,似乎有些疲惫,挥动的速度开始减慢下来。

    “老伙计,再努力一把,等我干掉他,我就给你当晚餐,让你好好大补一次。”艮主大声吆喝道。一个帝王级领域强者的身体,对于他的本命蛊虫来讲,绝对是可以飞升的灵丹妙药,原本被限制在帝王级的本命巨蝎,运气好的话,就能晋级神域,那么他晋级神域的时间,也不会远到哪里去。

    原本这话,会让本命蛊虫鸡血无比,会奋不顾身地攻击对方,可是,巨蝎似乎太累,还是胃口不好,竟然一点都不激动,挥动的速度不仅没有加快,反而更加变得缓慢。

    艮主又指挥一波毒虫清理那接近尾声的丝弦,这才有空回首看一眼巨蝎,想知道巨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眼,让艮主震惊无比,因为巨蝎自身的法则能量竟然在快速消失,这也是巨蝎为什么会越来越虚弱的原因,可这种情况,根本不符合常理。

    七彩宫不仅可以补充他的领域法则能量,也可以补充巨蝎的。可就算在七彩宫补充法则能量的前提下,依然弥补不了消耗的速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艮主知道这必然有蹊跷,他认真查看,马上发现了原因。

    虽然他们一人一虫破坏了凌布置的天罗地网,可断裂的丝弦,很多都挂在巨蝎的身上,腿部,尾勾上。这些丝弦原本是透明的,可现在,那晶莹的丝弦外部竟然散发着一层黑色的波光,散发出来的气息是一种奇怪的法则能量,这种能量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似乎以前他曾碰到过或者看到过。

    就是那股神秘的法则能量在吞噬他们的能量,他们运用法则的越多,那黑光便吞噬的更多。

    一道灵光闪过,艮主失声惊呼:“空间法则。”

    没错,这法则能量便是前不久在柒角号对方实战的空间法则。他想不到,对方竟然将空间法则与冰系法则成功融合……这两种根本不是同根的法则,怎么可能相互融合呢?按照乾主的说法,同根繁衍出来的两个法则可以做到,但两种完全不搭界的法则,目前根本没人能成功融合,强行融合,也会相互反噬,最终本体会承受不住两种法则的对抗,而自爆而亡。

    “已经晚了。”被对方完全破坏掉天罗地网的凌,冷冷看向艮主。

    “双重开封!”随着这一声,额头白色雪花印记向两侧蔓延开来,颜色秒变成黑色,布满凌整个额头,那花纹,似雪花的延伸,又似吸血藤蔓花,让凌整个人显得妖魅冷邪无比。

    与此同时,巨蝎身上原本只是散发一层黑色波光的丝弦,同时裂开口子,就像突然出现无数吞噬一切的巨嘴。

    “给我滚!”艮主双手猛推,领域法则爆发,想将那些打开的空间关闭。

    艮主很清楚,一旦这些口子连成一线,处在空间口子的巨蝎必然会吸入其中,毫无逃脱的可能。若只是普通巨蝎,丢了也就丢了,偏偏这只巨蝎是他的本命蛊虫,一旦失去,虽不会伤及他的性命,可他的实力会直线下降,别说是帝王级了,就是封号领域能不能维持住都还说不定。

    一旦没了帝王级的实力,他这个艮主必然会被其他主撸下,没有艮主这个身份,没有帝王级的实力,他以前得罪的人或者势力,绝对会趁机下手。就连他那些手下,恐怕也会找机会出手。

    艮主手段一向狠戾毒辣,他知道他手下那些护法手下,有些人挺恨他的,只要给他们机会,一定会杀了他。

    就在艮主抵制空间打开的时候,凌突然厉喝一声:“小白!”

    一只小圆球突然在最靠近艮主的积雪内扑了出来。

    这东西太小,速度太快,而且毫无困难地破开艮主的领域法则,等艮主反应过来,那小东西已经来到他的面门。

    “找死!”艮主左手衣袖狠狠一抽,眼见小白被艮主的衣袖抽中,艮主突然觉得眼前一黑。

    下一秒,便进入一个巨大的黑洞,同时与他一起,还有他的本命蛊虫七尾巨蝎。

    小白合上自己巨大的嘴巴,打了一个饱嗝,那巨蝎实在太大,它有些吃撑了。不过,它肚子大的很,先丢一边,以后再找机会慢慢吸收。

    “该死的小白,你要压死我了。”凌狼狈地被小白压趴在地,小白突然巨大化,将七彩宫主殿全部占据,而她也一个闪避不及,被小白直接压在屁股下面,只露出一只手拼命地扒开小白的大屁股,好拯救自己不要被压扁。

    “叽~!”小白惊恐地用触手护头,哎呦妈呀,它将主人坐在屁股下了?它一定死定了,呜呜呜,谁来救它?它不要被主人各种煎炸炒煮啊啊啊啊啊啊……

    惊恐中的小白“嘭”的一声,再次变成自己的袖珍体,抱着头趴在地上索索发抖,等待自家主人的惩罚。

    “原来不是我一个人受罪。”凌扫了一眼大典,顿时乐了。

    “小白,你以后恢复真身,能不能事先提醒一下?”洛浪摸着被砸的七晕八素的头,坐在地上看着一边浑身发抖,一副小可怜模样的小白,十分郁闷地道。

    刚才那一下,真将他砸的够呛,他都以为自己会变成肉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