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325:让他发泄一下。
    1325:让他发泄一下。

    这话一出,就见那清丽佳人嘴角抽动起来,眼中露出想踢开眼前这个碍事还不会说话的少年,眼不见为净。

    “是男生又怎么的,长成这样,不就是造福我们的吗?”对面那男人嘴角露出一道恶意的笑容,事实上,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那清丽小佳人是个男生,只不过,既然是去无序地带的,这种手无寸铁的小妖精,不就是进馆子的料吗?既然如此,还不如早早便宜了他们,也好让他们开个荤,好好满足这段枯燥的旅程。

    也许他的注意力太过集中在清丽佳人与少年身上,没注意被他们这离吸引的执勤船员,在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脸色微微一变,一抹杀气在他们眼中一闪而过。

    “你最好识趣一点,否则,怎么死都不知道。”随着对方这一声,与他同伙的四五个人,直接围了上来。

    已经跟出来的中年大汉脸色大变,连忙冲过去,低头哈腰道:“对不起,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我马上带他离开。”说罢,便想拖着自家侄儿离开。

    没想到他这个侄儿看起来很软绵,性子却有些倔,他猛地挣开自家叔叔的手,喊道:“我不走,落落是我的朋友,我一定要保护他。”

    中年大汉脸上怒火燃烧,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直接挥上:“你什么都没有的孬种,说什么大话。”

    少年一脸的不能置信,不相信一向疼爱自己的叔叔会动手打他。

    中年大汉很后悔,后悔自己以前将他保护的太好,这种性子,在无序地带根本活不下来。

    “你给我回去。”中年大汉一手拖住的衣领,将少年直接拖回去。

    在这个吃人的世界,没有足够的力量,同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还是一个容易惹事的东西,若是可以,他不介意给自家侄儿上这一堂课。

    “落落,落落。”少年挣扎,却如何挣得动叔叔的铁掌,他只能转头无助地看向落落,他从小跟着叔叔流浪,每隔一段时间换一个地方,根本没有什么朋友,上了这艘飞船,这长长的一段路程,让他无意间碰到了同样孤独的落落,是不是会遇上聊了几句,从那时起,他就将落落当成自己的好朋友,可现在,这仅有的好朋友,他也保护不了了吗?

    此时,少年心中无比的悔恨,自己偶然是个废物,要是他能强一点,有他叔叔一半的实力,或许就能凭自己的力量,将落落保护下来了吧。

    中年大汉将自家侄儿扯回自己的房间,那帮人原本想拦下来,却被带头的那个阴郁男人用手制止了下来,任由中年大汉带人走。

    因为,中年大汉出来,尽管表现的很怂,可还是让他有种危险的感觉,他们这群作恶无数,染血无数的凶客,对这种直觉极为重视,若非万不得已,绝对不想惹上预想不到的麻烦。

    待中年大汉带人消失,这阴郁男人这才收回眼神,落到了被抛弃的清丽佳人身上。

    “怎么样,是你乖乖地跟我们回房间,还是让我亲手请你过去?”阴郁男人阴狠地道。

    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了其他客人的注意,但这些人深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最终都淡漠地收回自己的视线,不再关注。

    清丽佳人闻言,眼神闪了闪,然后笑了起来,这一笑,千娇百媚,原本只是清丽感觉,顿时变得魅惑无比。

    阴郁男人眼神一亮,无法控制地舔了舔自己的舌头,原本只是看着漂亮,便随便拉回去发泄一下,现在看来,他运气大发,遇到一个顶尖好货,但这份媚态,在床上,绝对会是一个不可方物的绝世尤物。

    “既然你这么热情,我都不能拒绝了。”落落眼角带着魅意,一眼望来,让那阴郁男人浑身都热了起来,不仅如此,他那些同伴,都无法控制了咽了几口口水。

    船长室中,天方虎着一张脸,一脸嫌弃地看向端坐一边,正闭目眼神,冷然一身的少年:“头,要不要我将他拿回来?”

    既然他们现在是海盗团,称呼什么的都改了,他还是柒角号船长,而凌则是他们所有人的头。

    凌张开眼,看了一样屏幕上正在发生的事,淡淡地道:“让他发泄一下,也好。”

    谢宜的死亡,给洛浪打击太大,之前因为着紧逃亡,让洛浪没空去想这一些,但这段时间,在来无序地带这一路,让洛浪真正有时间体会这份伤痛,也让他的情绪变得更为压抑,可表面上,洛浪却没有表露半分,依然如往常一般。

    但凌却知道,这不是好现象,有时候痛哭一场,反而更好。不过,洛浪不想哭,那么就只能找其他发泄渠道,算这些人运气不好吧。

    凌毫不在意这些人的生命,要去无序地带的,真没几个好人,基本上都是手染鲜血的罪人。既然如此,让洛浪发泄一下,也算是废物利用。

    天方看了凌一眼,但很快又收回了。

    “是不是觉得我很冷血,一点都不在乎生命了?”凌虽然没看天方,但天方的一举一动却瞒不过她。

    “那些都是罪人,死就死了,也算是替天行道。”天方并不认为凌有什么问题。

    “我可没这个想法。”凌轻笑起来,“既然我要成王,廉价的怜惜就要不得了。”

    “日暮战场,教会了我太多,太多……”

    “不管怎么样,头,你总是对的。”天方淡淡地道。

    这些日子,与凌一起,他亲眼看着凌一点点褪去那最后残留的天真与热血,变成一个合格的负责人,虽然有些可惜,但天方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凌,才能让他放心,才是可以带着他们,在无序地带打出一片天的首领。

    在他们说话的这段时间,进去房间没多久的洛浪,又一脸笑容地走了出来。

    对着通道里的巡逻船员,轻轻点了一下头,然后便走到了大堂,趴在窗口看着外面幽暗一片的星空。

    过了不久,巡逻船员带着两个人进去清理房间,没想到进去之后,竟然没有什么可处理的痕迹,他困惑之中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很快带人走出来,经过洛浪的时候,忍不住看了洛浪一眼,带着一份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