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299:拳头最大。
    1299:拳头最大。

    “不过,我们也没想到,堂堂一名中将大人,竟然隐姓埋名男扮女装潜入此地。”那男人继续说道,“既然中将平安无事,为何不回军部报到,反而这般鬼鬼祟祟?难道真如我们大队长说的那样,凌霄大将牺牲很蹊跷?”

    凌闻言微微皱了皱眉,暗自推测他们来自哪个军部机构。对方的话中虽然没有恶意,甚至还隐隐站在自家父亲那边的,但这又能代表什么?父亲在军界经营许多年,虽然有一些助力,但同时也因为太过优秀,暗中嫉恨他的人更多,谁知道对方是不是故意消减她的防备,想出其不意地攻击她呢?她不能不防。

    “不过,若凌霄大将的牺牲真有问题,中将这么逃避也不是办法,不管如何,中将总要回军部,理越辩越明,你要相信联邦,相信军部。”黑衣人劝道。

    凌神情淡然地看着对方,并未为他的话而动容。自从父亲为救她失踪后,她就不再相信任何人,她只信自己。

    “好吧,我们大队长知道你对军部误会重重,你不愿意去也无妨,不过我们大队长想见你一面。”黑衣人似乎对凌这态度早有预料,接着又道。

    凌依旧冰冷看着他,还是没有答话。

    “真是的,都被大队长给预料到了。”黑衣人无奈地拽了拽眼前挡住一半视线的大罩帽,“大队长让我提醒你,当年你刚进军队激活战队的时候,有一场是他受你父亲委托安排的考试,他是你父亲最信任的朋友。”

    凌双目微微眯了眯:“龙翔的。”

    后来她才从父亲的口中得知,她当年激活战队考核的时候,一场是与齐耀阳打,一场是跟龙翔打。齐耀阳是齐隆的父亲,是十三军军团长,绝对不是什么大队长,那么唯一可能的便是龙翔的,而她在穆朝然唐宁宇那里得知,龙翔都是以队为单位,很符合这个大队长的称呼。

    “啪啪啪!”黑衣人再次鼓掌起来,“凌中将不愧为是中将大人,马上猜出了我们的身份,的确,我们龙翔大队长想要跟你见个面。虽然我们龙翔不参与军部的决断,但却有监督权,只要凌霄大将牺牲的确有问题,大队长说了,他一定会请示首长大人,为凌霄大将主持公道。”

    “不过,这一切,都需要中将大人切实说出真相,否则大队长想为凌霄大将做点什么,都师出无名,没有依据。”黑衣人叹道,自从他从大队长得知这一切的时候,也曾愤怒过,只是,他一个小小的暗部队员,又能有什么办法?还好大队长也有这份心,才让他们有机会出点力,比军部早一步找到了凌中将。

    “不必,我父亲的事,我自己可以解决。”凌摇了摇头,拒绝道。

    谁知道,对方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一个联邦终极武器神级师士,一个正式军团的一把手军团长,一个联邦只有十个大将的大将,都能轻易被算计舍弃,还有什么不能被算计舍弃?就算对方真是好心,一个只有监督权没有人脉与势力的龙翔,又怎么可能将那匹早已脱缰许久的野马重新拽住?

    “哎呀,中将这么回答,就让我很难做了。”黑衣人话中带着一丝不快道。

    “是不是,你大队长还吩咐过,若我执意不肯,就算用强也要压着我去见他?”凌嘴角微微一翘,一抹嘲讽随即挂起。说到底,不就是拳头最大吗?从小到大,她就知道这点,就入军队,这种感觉越发深刻。若自己父亲不是神级师士,在军部平均年龄七八十的,怎么能以四十这种几乎少一半的低龄做到大将位置,担任23军军团长?归根究底,就是强到让任何人无法忽视你,不给你,就无法向全**民交代。

    “果然是聪明人,中将若执意不肯,就别怪我们对你不敬了。”毕竟是龙翔的人,一向自视其高,当然也因为中将以上触犯联邦军法的实权将军,基本上都是龙翔出面逮捕,龙翔队员面对这些军部高级大将,还真是一点都不犯怵。

    “其实,从一开始就可以这么干了,你话……有点多。”凌挑眉道,若不是她想从对方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以她的性格,在对方还未准备好之际,就动手了。凌可深深记得,反派都是死于话多。当然,别人话多,她不在意,因为死的是别人。

    “你……”凌的话让黑衣人差点吐血,他说那么多话,不就是想给对方一点面子吗?这都不懂?

    “上!”既然你不要脸,我还要给你什么脸?黑衣人果断怒了,手一挥,准备给凌一个下马威。

    在黑衣人心中,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就算是领域强者,又岂能敌得过他们四个封号领域?想要拿住凌,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就见三个黑衣人,从不同的方向,齐齐扑向凌,以此同时,他们右手同时一挥,三条锁链凭空而出,想要锁住攻击中心的凌。

    凌双目冷芒一闪,身体嘭的一声,化为一团白雾,四下散开,与这片空间融为一体,根本看不到一点痕迹。

    三人毫不慌张,左手一挥,与坐在树杈上黑衣人手中相同的圆环吊坠链子出现,圆环吊坠在他们身边周围环绕,在转到某个方向的时候,原本晶莹的圆环吊坠,突然出现了血红之色,这血红带有渐变这色,一头红的发黑,而另一头,红的鲜艳。

    “东南方向。”三人异口同声喊道,右手的锁链同时向他们所说的方向射去。

    “嘭嘭嘭。”三道锁链狠狠地砸在地面上,这一击徒劳无功,根本没有击中什么物体。三人并未气馁,左手吊坠依然环绕着他们的身体旋转,果然,在某个方向又出现刚才发生的一幕,锁链再次挥向他们判定的方向。

    “嘭嘭嘭。”依然砸中了地面,依然徒劳无功。

    但其中一人却露出一丝喜色:“刚刚,我击中了实体。”

    眼睛可能看不出来,但手中的感觉却不会欺骗自己,刚才那一击,绝对不是击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