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298:她,已经走了。
    1298:她,已经走了。

    “看到你没事,我也就安心,接下去,你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不用担心妈妈,妈妈没那么脆弱,妈妈一定会笑着等你强势回归。”蓝洛凤明白凌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不得不说,知女莫若母,蓝洛凤太了解凌,没等凌说什么,便主动说出让凌安心的话。

    “妈妈,这一走,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归,这次回来,我只是想告诉你,无论是谁对你说,我死了,或者出意外失踪了,千万不要相信。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爸爸的那笔账,我会跟他们一笔一笔的算。”凌眼神冷芒一闪,身上的煞气一闪而过。

    “好,我知道了,妈妈答应你,妈妈只信你的话,就算是你父亲再次重生,跟我说你死了,我也不会相信。”蓝洛凤重重地点头,原本暂停的泪水再次涌出,抱住凌的手臂更加用力了。她知道,只要松开,她的儿便会离开她的身边,离开联邦,踏向星空未知的旅程,那里充满危险艰辛,可这是凌必须要走的路,儿要活下来,要为她父亲报仇,就必须拥有一个让她自由发展变强的空间。而联邦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留在联邦,等待她的,只有算计,直到她被活生生地算计死。

    分离只是为了更好的将来,蓝洛凤懂,可真要与女儿分开,她心中的不舍差点让她说出带她一起走的话……

    慢慢地,蓝洛凤松开了她的怀抱,慢慢地后退,她不能拖女儿的后腿,她是一个普通人,遇到危险,根本不能自保,她不能让女儿在危险时刻,还要分心担忧她。她也不能走,凌原本就是失踪人员,没人知道她在哪,也没人能找到她,可带着她就不一样了,一旦发现她离开了将军星,联邦就能推算出她们可能逃亡的几条路线,完全轻松地设伏,将她们一网打尽。

    更重要的一点,她不能让凌霄费心建立的23军最终成为那些幕后黑手的掌中物,她要守护住凌霄留下的东西,就像当年她守护凌霄的军功一样,这一切只能她的儿才能继承。

    她就是这么一个自私的女人,她没有为国为民的伟大胸襟,她眼里只有自家一亩三分地,属于自家的,谁也别想拿走,就是这么任性。

    “儿,别说再见,在我转头的时候,你就做你想做的事。”蓝洛凤咬牙道,她怕凌对她说一声再见,她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会失控地抱住女儿,哭着让女儿带她走。

    凌双目凝视蓝洛凤,嘴巴动了动,最终却没有出声,她懂,就像她现在,若蓝洛凤没说这一句话,她也狠不下心选择转身离开。

    蓝洛凤猛地转头,眼泪如泉水一般涌出,她恨联邦,恨三大元帅,恨军部,因为他们,她失去了丈夫,而现在,必须忍受自己女儿分离,短期不得相见,若说蓝洛凤以前心中对世界充满善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往好的一面去想,但现在,她已经彻底失去这份心。

    在蓝洛凤转头的时候,凌看向木水清,在木水清一个肯定的眼神中,身体慢慢消散,最终无影无踪。

    数秒之后,蓝洛凤才听到木水清幽幽的叹息声:“她,已经走了。”

    蓝洛凤猛地回头,看到原本凌跪着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她猛地掩住嘴巴,低声呜咽起来。

    “成为一个强者的母亲,必须要忍寻常母亲不能忍的痛……”木水清慢慢闭上眼睛,无论是强者之妻,还是强者之母,都不是那么好当的,蓝洛凤两者都占,注定这辈子要过的坎坷。

    蓝洛凤慢慢停止了哭泣,低头沉默了数秒,再次抬头,原本柔弱秀美的眉眼,变得坚毅冷冽。

    她慢慢地提起右手,轻轻地抚了抚鬓角发丝,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是啊,属于我的战争也要开始了,我可不能给他们爷俩丢脸了。”

    她看向木水清,轻轻道:“师傅,我走了。”

    木水清点了点头,蓝洛凤向他行了个礼,然后慢慢地走出院门。

    蓝洛凤的步伐很稳,一步一步,不急不躁,慢慢地往前走,直至背影消失。

    木水清张开眼,看向院门外的那条路,最终叹息道:“凌霄……你何其幸运,娶了这么好的一个女人。”

    这么好的一个儿媳妇,他更不能让她出事,否则就对不起凌霄出征前的嘱托,以及凌刚才离开前的那一眼恳求。

    凌离开了大将府,便快速赶往商业街,李枫与洛浪在那里为她吸引监视者的视线,她希望回去的时候,他们还未暴露。

    大将府周围都是各大将军的官邸,这里属于高干大院区,除了时不时出现巡逻的警卫大队,还有零星外出的家属外,根本不会有什么外人出现。

    整个区域,各个大道干道都十分宁静,一眼望去,廖无人烟。

    凌几个闪动,就要离开这片区域,来到外面的普通区。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停下,凝目看向一边木林处。

    “果然不愧为凌霄大将的儿子。”一个遮住半张脸,兜着一大罩帽的黑衣人出现在一颗大树旁。

    “过奖。”凌淡淡地道,她微微抬头看向另一边,接着道,“既然都来了,躲在一边作甚?”

    话音刚落,另一边一颗大树树杈上,出现一个同样穿着黑衣人,看不清脸面的人,正惬意地坐在那里。

    “怎么,要我一个一个点出来吗?”凌看到只出现一个,便冷笑道。

    “果然,瞒不过你。”坐在树杈上的黑衣人,微笑地鼓掌,“好了,既然都被识破了,大家都出来跟凌中将认识认识。”

    随着这一声,另外两棵树上,又出现一靠,一躺的两个黑衣人。

    “我只想知道,你们是怎么知道我来了。”凌不相信,他们只是在这里守株待兔。

    来人也不想隐藏什么,坐在树杈的男人,手一张,一根吊着圆圈状吊坠的链子突然落下。他晃了晃那圆圈吊坠,笑道:“这是军部研究院最新研发出来的,可以追踪领域强者幻化出现的领域法则能量……不巧,我们正好监测到了。”

    凌眼瞳猛地一缩,她此时十分担心在商业街掩护她的李枫与洛浪,会不会因此被军部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