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284:一亿魄罗币?
    1284:一亿魄罗币?

    天方抬起头道:“这次为了逃命,我们将外面的构架都丢弃了,而我们还要继续在星海探险,当然越强悍越好,这方面你是高手,我听你的。”

    “若不是你有五光十色的信物,我很想打你出去。”站长嫌弃道,“就你这破烂,想要恢复,没一亿魄罗币,是绝对不够用的。”(魄罗币是冒险界以及第三方势力国的通用币)

    “钱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站长听到天方的话,顿时眼神一亮。

    “那是不可能的,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但天方接下去的话,让站长牙后槽真是阵阵发痒。

    “放心,我在冒险界也有点声誉,这笔钱不会缺了你的。”天方以前还未进入23军前,其实隶属联邦灰暗部门,伪装成冒险佣兵团,干一些联邦明面上不能做,但事实上却必须要做的事情。所以他的柒角号与柒角冒险佣兵团在冒险界还是有些地位的。说实话,他的账户里虽然没一亿魄罗币,但几千万还是有的。可天方根本不敢动,他就怕有人监控他的账户,一旦动了,便会知道他在哪里。

    若他现在只是一个人,那也罢了,关键是凌中将在飞船中养伤。天方与骆仰早就推测过,联邦内部,军部高层可能有一股很大的势力,要对付凌中将,特别是凌霄大将牺牲之后,凌中将只要回联邦,便会凶多吉少。

    作为凌大将忠实追随者,他们当然不会让凌大将唯一的血脉发生这种事情,与小柒一样,他们一致决定要带凌兰离开联邦,去第三方势力国,发展累积实力,等待重新回归的时机。

    “就你这破烂飞船,一亿魄罗币,你干几十年都未必能还得起。”站长听到这话,脸上露出鄙夷之色,这种大手笔的维修费,也只有最顶尖的那些冒险团才能拿得出来,柒角冒险团虽然小有声誉,但也只是属于中下层的冒险团,在整个冒险界实在不够看的。事实上,若非天方拿出冒险界最顶级的冒险团五光十色团长级别的信物,他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亲自检修这破烂到快要散架的飞船。

    其实除了大框架还好,飞船其他部位都有问题,特别是最关键的引擎,因为超负荷运转,问题重重,想要修复,很费功夫,单单引擎方面的维修费用就要占去这一亿的一大半,加上飞船外部构件,以及装备必要的热武器以及炮弹……站长额头顿时突了突,tmd,就算是一亿都不够啊。

    “我打个欠条还不行吗?不是还有五光十色信物作为抵押吗?”看到站长脸色难看,天方有些不乐意了。五光十色这团长级别的信物,代表团长亲自作保,在冒险界,五光十***域以及天宫是最强大的三大冒险团,他们的团长便是冒险界公认的三王,无人敢轻视他们。

    站长听到天方的话,又看了看手中确认无误,是正品的五光十色团长信物,脸色这才好了一些。有了这东西,就算天方不还钱,他拿这个信物找五光十色还钱,五光十色也会爽快地交付。当然若真有那么一天,他也不会用这信物去兑换钱,这信物虽然可以当钱用,但你真这么用了,才是暴殄天物。它最有用的是,它可以用它让五光十色的团长还他一个人情。

    站长很清楚,让冒险界中的一个王还人情是什么意义,不到家破人亡之际,根本舍不得用的。

    当然,这一切都得天方没能力偿还一亿魄罗币之后才有的事。

    站长瞥了天方一眼,淡淡问:“那你什么时候还?”总不能丢在这里,然后拖个几十年甚至一百年,那他想用都用不了。

    “呃,十年?”天方当然知道五光十色团长信物代表了什么,当凌兰将这个东西交给他时,他都吓傻了。不知道凌兰为何会有冒险界之王的信物……可惜凌兰没有解释,他只能推测可能是凌霄大将与五光十色的团长有过交情……毕竟大将是个传奇人物,与冒险界的传奇人物有过接触,也十分合理。

    “十年?你还真好意思说。”真当他一亿魄罗币是捡来的。

    “八年?”天方咬牙道,要知道,他们这次去第三势力国,联邦的钱根本动不了,一切只能重头开始,不,比重头开始还要悲惨,直接负债一亿魄罗币起家。八年,在养活他们数千人之后,到底能不能攒出一亿出来,连他都心里没底。

    “最多五年,超过五年,我就会拿这个信物,直接找五光十色要。”站长直截了当地道。

    看到站长眼中的强势,天方知道没有迂回的余地,只要咬牙点头道:“好,五年就五年。”

    若非凌中将说过,这东西留着也是没用,还不如拿它换取他们需要的东西。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除了那一亿维修费,你还要给我们五千万魄罗币。”天方盯着站长说道,眼神极为坚决。

    “不可能……”站长想都不想就要拒绝。

    “别说不可能。”天方直接打断道,“五光十色团长信物代表什么,价值是多少,你我都知道,问你再多借五千万,并不过分。”

    “只能再多三千万。”站长斟酌了一下,咬牙说道。

    “好,成交。”天方很干脆地点头。

    站长顿时醒悟过来天方这是在诈他,若他不肯,天方的飞船必须要修,也无可奈何。他只觉得一口老血憋在胸口,心疼无比。他就是太想要这个信物了,才让对方钻到了这个空子。

    不过话已说出,作为空间站站长,是绝对不能反悔的。他们做的是生意,信誉必须要有,否则,口碑一旦倒了信誉一旦没了,就没有人敢来这里修理飞船了。

    站长一脸憋屈地离开,吩咐下面的维修人员对柒角号大肆整修,天方这才带着笑回到了柒角号里。

    一到舰长室,就看到骆仰脸色十分难看,而原本在房间中静养的凌兰,竟然坐在沙发上,等着他。

    “怎么回事?”天方狐疑地问道。

    不对劲啊,为什么舰长室里的气氛这么糟糕?

    骆仰脸色有些发红,胸口唿吸有些急促,看样子是发过脾气了。

    天方看了看坐在沙发上一脸淡定的凌兰,又看了一眼,正细心给凌兰斟茶倒水,无视一切的李兰枫。最终还是将询问的眼神投向了骆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