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222:狗粮。
    1222:狗粮。

    待梦的身影渐渐隐去,凌就听到大门自动滑开的声音。

    一个清脆的脚步声从远到近,直至她的身后。

    “枫?有事?”凌淡淡地问道。

    一只玉手撑住了她座椅的副手,一张清丽脱俗的脸就这么猛不丁地出现在凌的眼前。

    李枫俯身笑看下方靠在椅背上的凌,这笑容带着夺人心魄的魅惑感,让凌的心剧烈跳动了一下,只是善于控制的凌,瞬间控制住了自己心脏的跳动,保持原来稳定的跳速。

    平静如波的凌诧异地挑了挑眉,这种魅惑人世形态的李枫,可从没见到过,这李枫又出了啥事?

    “怎么了?”凌当然要关心地问一声。

    “没什么。”李枫眼中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凌眼中没有因他容颜有半点波动,果然是直的不能再直的男人,色诱一点用都没有。

    这个时候,李枫首次出现了一种名为胆怯的情绪,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彻底放弃了,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凌也好,看他娶妻生子,与他的夫人你情我浓……

    李枫一想到这里,就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撕裂了,他舍不得,也看不得,若凌一辈子单身,或许他还能克制自己,安静地陪在他的身边,但身边若出现一个让凌情定的人,他一定会疯狂,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想方设法毁了那个人。

    是的,他舍不得伤害凌,但一定会伤害凌喜欢的那个人,会冷酷不动声色毫无破绽地算计对方,直至算到对方死。

    他就是这么可怕的人,这个因为凤凰后命批命,扭曲长大,自私自利的人,根本不可能将自己用生命爱着的人,拱手相让。

    若真如此,他能骗过凌吗?李枫知道,这不可能。他多智善谋,可凌无论是智慧还是谋算都不弱于他,且他擅长阴谋,弱于阳谋。可凌,却是阳谋阴谋都擅长,甚至在狠辣程度上也不逊色于他。

    只是凌善于隐藏自己,不轻易对外展露谋略,更是明面上将谋这一块交给了他与韩继军。在外人眼里,凌是个冷酷无情手段暴虐,战斗力超强的一介武夫,又哪里知道,很多让人惊叹的谋划都是出自他手?

    可以说,这个世界,李枫有自信,也不惧怕任何一个擅于谋算之人,唯独对凌有些犯怵。

    可能是因为他敬爱着凌,自然而然在他面前气短心虚,但不可否认,如齐隆他们一样,在李枫眼中,凌也是一个无敌的存在。

    尽管他内心希望,自己能站在他身边,为他挑掉一些重担,让他所爱的人不要那么辛苦。

    没人懂得凌的辛苦,但这个将凌全部装在心里的李枫,却看的明明白白。或许,就是这份悄然产生的心疼,让他的感情往错误的方向进化,等他反应过来,却已经来不及了。

    “有事就不要瞒我,我们的交情,可不仅仅是从军校开始的。”凌如何看不出李枫眼中的苦涩,她正色道。

    作为这个在网络上相识于微的友人,凌要比对其他人更有耐心,手段也没来的那么残暴。要是齐隆,谢宜那些人这么欲言又止又磨磨蹭蹭,凌绝对会直接上手,一顿暴揍,让他们明白吞吞吐吐的后果会是什么。

    不可否认,让凌没下狠手,李枫那张脸也是原因之一,谁让我们家凌是个标准颜控,对待美人就容易心软。就好像洛浪,训练他的时候,下手也比齐隆轻上许多,虽然体质是一个关系,但凌也承认,洛浪那张俏脸,让她的心柔软了那么几分,所以放了一点点的水。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凌眼中的关切,让李枫恨不得当场吐露心声,说出他对凌的爱恋之情。可即将出口的那一瞬间,李枫理智上线,整个人如冷水浇下,直接冷静下来。

    “凌,你追过人吗?”李枫定了定心,低声问道。

    凌认真想了想:“好像没有。”

    追人?前世因病痛缠身,每日想怎么活下去,根本不可能有喜欢的人,更别提去追人了。

    今世,老爸未回归之前,她要守护凌家守护妈妈,一心变强,没有时间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后来老爸回来了,也因去了第一男子军校,整日警惕小心不要泄露了女儿身秘密,哪会想这些东西。进入军团之后,又因与妈妈的两年之约,让她全副心神放在如何帮助小弟尽快成长独当一面,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之后,又因为种种的不可预料,阴差阳错地推着她前行,随着军衔地位的上升,各种势力倾轧算计,让她疲于应付苦于谋划,又哪来的时间儿女情长?这样想来,她两世加起来快五十岁的人,竟然还未尝过情爱一事……凌免不了为自己感觉有些悲催,试想哪个穿越女混的比她还惨的?身边竟然没一个男人对她表现过爱慕,(不是没有,是你太迟钝了)。

    好吧,现在她还是个男人,要是真有男人看中她……呃,凌打了个寒颤,她可接受不了。但反过来想,万一她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以她现在男人的身份也不能追吧……

    凌思绪乱飞,没看见李枫听到凌说没有追过人时,眼神顿时一亮,整张脸也变得更为夺目,更是摄人心魄。在李枫眼里,主动出击表示情根深种,凌从没有过,是不是说,他的情其实还没付出过?

    “原本还想找你取取经,现在看来,是没有希望了。”李枫嘴角带笑,只是带点笑,那张脸就显得无比灿烂,差点晃花了凌的眼。

    尽管凌差点被李枫的美色蛊惑,但还是听出了对方话中隐含的戏谑意味,凌冷眼一撇,扫向李枫,淡淡道:“我可是有两个未婚妻的人。”

    这一句直接击中李枫死穴,原本笑意浓浓的双目,瞬间泄露出一丝狼狈与痛楚。

    凌满意了,果然对这种单身狗或者单恋狗,只要洒一点点狗粮,就是对他们残酷的暴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