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181:圣父!(Abazhuoma和氏璧+)
    1181:圣父!(Abazhuoma和氏璧+)

    “凌逸,听了这么多,基本上,每个人都有嫌疑,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李蘭枫突然转头看向蹲在地上抱着头满眼都是迷茫的凌逸,淡然问道。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凌逸拼命摇头,他不想相信有人会背叛他,可现在,他自己也不清楚,他还能不能相信这些他一直以为是兄弟的伙伴们。

    “很可惜,你们寄予厚望的人,并不能帮到你们。”李蘭枫用惋惜的目光看向言无忧等人,让言无忧等人的脸显得更苍白,眼中露出一丝失望。

    我们这般信你,愿意丢下一切跟随你,可你却不信我们,连一句话都不为他们说……当年的誓言,你都忘记了吗?

    李蘭枫嘴角微微翘起……凌逸,你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既然我给了其他人机会,花晴心,我同样也给你一次机会。好好想想,为什么你会这么说?当时是什么触动你这么说?”李蘭枫态度十分温和,再此事上,他处理的极为公平,没有剥夺花晴心的自证机会。

    花晴心感激地看向李蘭枫,果然大李队长是所有队长中最好说话的(除了队长们以及老队员清楚李蘭枫的真面目,大部分凌天成员,都被李蘭枫外在温和的态度给蒙蔽了)。

    他强忍心中的惊惧,开始回想那次的聊天,大家都是随意说,他也是听到言无忧说起有兄弟姐妹相帮真好,才想到小陶兄弟姐妹最多,还是最小的一个,备受父母哥姐的宠爱,才养成这般乐观活泼的性格。

    可为什么记忆这般深刻?到最后听到言无忧这话会脱口而出呢?

    花晴心虽然没有兄弟但却有姐妹,二个姐姐一个妹妹,加上是妈妈花西敏一人带大,才将他的性格养的偏女性化。而取名字也是跟着两个姐姐来的,花晴蕊,花晴宓,到他这个花晴心,明显是母亲偷懒应付了事,妹妹的待遇与他差不多,花晴沁,直接在他名字旁边加了三点水搞定。

    一般人家,唯一的男丁肯定很受宠,但花家不一样,花家一向女性当家,男孩有没有对花家来说并不重要。反而因为是唯一的男丁,他被母亲要求的反而最多,甚至与姐姐妹妹有点争执,受教训的永远是他而不是姐姐妹妹。

    有时候,花晴心会想,为什么自己不是个女孩,这样,他也就不会遭受那么多不公平了。这样的生长环境,让他内心十分自卑,举止也偏向女孩化,或许他潜意识希望自己的母亲可以忘记自己是个男孩吧。

    但进入童军学院后,这种女性化的举止却被其他小朋友们讨厌,有些人更是以欺负他为乐,而他在欺凌中更加沉默胆怯与自卑了。犹如一个恶性循环,让花晴心渐渐失去所有勇气,只能逆来顺受。

    可以说,若没有凌逸等人出现,将他拯救,他最终会成为一个被人欺负而不敢反抗的懦夫,甚至还可能承受不住欺凌,而走上绝路。

    花晴心很清楚,自己内心并不强大,他能走到今天,有这番成绩,都是身边这些伙伴们无私帮助的结果。

    可当初愿意无私帮助他,愿意与他这个懦夫做朋友的伙伴们,却藏着一个居心叵测的人?

    花晴心看向陶小淘,陶小淘一直说他家里的人如何疼爱他,不管是好吃的好玩的哥哥姐姐都会给他,甚至他惹祸了,也是哥哥姐姐们为他顶锅。他是羡慕的,因为在花家,顶锅的永远是他,不管他愿不愿意,结果都不会变。

    是啊,他是羡慕陶小淘的,但同时也是嫉妒陶小淘的。因为两人的家庭待遇截然不同,才会将陶小淘说的一切都铭刻在心,所以才会在听到言无忧羡慕兄弟姐妹的时候,半是羡慕半是嫉妒地提起了陶小淘。

    可这些只是他的心魔,并不是陶小淘的刻意为之,他岂能为了摆脱嫌疑,而将陶小淘推出来?原本陶小淘因那份家书已经成为他们之中最大的嫌疑。

    陶小淘看到花晴心看向他,眼神猛地一缩。

    花晴心看向李蘭枫,双目含着眼泪,却笑了起来:“对不起,李队长,我找不到可以证明我无意的线索。”

    原本他就不受期待的一个,或许,由他承担罪名,对所有人都好,就当他回报了伙伴们这些年的帮助维护与友情吧。

    李蘭枫眼神一眯,有些意外地看向花晴心。他想不到,骨子里最软弱的人,会表现的这般硬气。

    “这个花晴心不错。”顾东阳心生好感,愿意为伙伴死的人,都不会差到哪里。

    “就是性格软弱了点,现在看来,倒不是不可造就。”杨明治也认可了这个他从没看在眼里过的小兵。

    “要是他能过这一关,倒是可以给他一个机会。”顾东阳若有所思道。

    “这得要看大李队长愿不愿意放手了,虽然他们就职在后勤ZF部,可关系却在大李队长的机甲大队中。”杨明治努了努嘴,示意顾东阳先搞定李蘭枫。

    “看来,得找一些大李队长喜欢的东西了。”顾东阳无奈地道,谁叫李蘭枫手脚那么快,将这帮子人,都挪到了他大队之下,现在他真想要人,还得经过李蘭枫同意。

    当然不是不能找团长,但这种要人的小事,真找团长去说,被人知道,他顾东阳也太没面子了啊。

    顾东阳这边上了心,但不代表花晴心就真的没事。顾东阳也说了,花晴心得先过了这一关,证明其有培育的价值,他才会出手。

    “这么说,你是想承认背叛者是你了?”李蘭枫似笑非笑地道,突然看到一个自我牺牲的圣父,他觉得也挺有意思的。

    “我只希望,不要连累其他人。”花晴心痛苦地闭上眼睛,就在他这里结束吧。

    言无忧等人惊愕地看向花晴心,没想到最终那个人会是一向软弱没有主见的花晴心。陶小淘更是诺诺地道:“怎么会是你?怎么会是你?”

    “你以为,牺牲自己承担罪名,就是成全你们的兄弟之情吗?”李蘭枫冷笑道。想当圣父,还要看他允不允许。

    PS:下一更在晚上8点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