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034:谁?(浓油赤酱和氏璧+)
    1034:谁?(浓油赤酱和氏璧+)

    丢出唐宁宇的穆朝然,一个转身便面朝来袭的剑光,他猛地深吸一口气,右手探出,只见他的右臂,整个化为熊熊燃烧的火焰,散发着炙热的气息。

    “来吧!”穆朝然眼中闪过一丝决然,整个人猛地飞腾起来,火焰瞬间淹没他整个人,就如一个人形的火球,极速迎向那可以劈尽一切的剑光。

    火球与剑光终于碰上,事实就如众人所料的那样,没有一点停顿,熊熊燃烧的火球瞬间被剑光分解光,直接露出了穆朝然的本体。若穆朝然没有其他保命绝招,接下去,那些剑光就会将他的身体直接射成肉泥,最终变成一摊血水。

    所有人都知道,穆朝然在劫难逃,帝王级与普通领域之间的距离,并不是明面上同等阶那小小的两个小境界,而是天与地的差别。

    正当大家都认为穆朝然会死无全尸的时候,突然,半空中突然荧光一片,差点晃花了所有人的双眼。

    只见穆朝然与剑光相撞的地方,又出现了一把晶莹剔透的利剑,狠狠地扎进剑帝的剑光之中!

    “嘭!”两股强大的力量碰撞,顿时炸裂开来。穆朝然被直接震飞了出去,巨大的能量直接将穆朝然震成重伤,在空中就喷洒出了无数鲜血。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被震飞的方向恰好是唐宁宇逃亡的方向。

    因为在半空中,也因为巨大的能量爆炸让周围的人着紧保护自己,无暇顾及周围的情况,几乎没人发现,被震成重伤的穆朝然,全身已经被一层冰层保护着,这也是他能在两股强大能量碰撞中,可以活下来的重要原因。

    穆朝然伤重已经无法动弹,但被这恐怖能量震飞的他,竟然很快追上了此时在地面上飞奔的唐宁宇。

    唐宁宇似乎早有准备,在穆朝然飞到他的上方,一个飞身,就将穆朝然轻轻接住。

    “谁?”穆朝然尽管半条命都要没了,但还是想执意想要一个答案,救他的人到底是谁。

    “不知道,不过也是他通知我在这边接应你。”唐宁宇道出了他会事先准备的原因,右手就将早就准备好的治疗药剂灌入穆朝然的口中,最起码在这段时间中,吊住穆朝然的命。

    剑帝看到自己要杀的人被人挡住,没有生气,而是眼中露出一抹惊喜,他一直寻找的那个人,终于出手了。

    没错,剑帝出手,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引出那个晚上,与他对上一指的超级强者。剑帝认为,此人必然与龙翔的这两只有关系,否则也不会在那一日为救这两人而出手。

    “你终于出现了!”突然半空中响起了剑帝的声音,跟着剑帝的身影出现在了赌斗场上的最高点,俯视着下方一切。

    “你就知道我一定出手?”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地面上,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带着金属面具的男人出现了。正是凌蘭。

    “那天晚上,你不也因为那两只,跟我对上一指吗?”剑帝胸有成竹地道。

    “有吗?”凌蘭只是模棱两可地回了一句,没有确定也没有否定。

    剑帝却当他认可了,便继续说道:“成为帝王级尊者,就得坐镇一方,让我没机会与其他帝王尊者战上一战,这是我心中唯一的憾事,我以为,今生恐怕无法得尝所愿,却想不到,竟然会有一位帝王级尊者潜入我迈尔发……”

    “虽然不知道你为何要违背了人类共同宣言,来到我迈尔发。但对我来说,你的到来,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剑帝双目神光闪现,闭关数十载,有了新的感悟,迫切需要一战来激发这一切,只是帝王级战斗造成的危害太大,被诸国命令禁止,剑帝不得不强忍战斗**,困在此地动弹不得。

    凌蘭没有回答剑帝的疑问,难道她能说,其实她还不是帝王级尊者,只是一个靠双领域增幅的伪帝王级吗?

    剑帝说这话,也没想得到凌蘭的答案,他现在全身兴奋的很,战意越来越强,随着战意的增强,他全身上下都散发出可怕的剑意,将周围一些阻碍物都击成粉碎。

    此时迈尔发赌斗场的赌客在迈尔发的安排下,已经撤离,整个迈尔发除了各个势力的领域强者,以及坐在包厢中,接受迈尔发保护的达官贵族,世家子弟们。也包括一直在包厢中,观看到现在的萧易秋。

    萧易秋看到出现在地面上的凌蘭,顿时眉头一皱,他总觉得这个人他应该认识。

    “奇怪,我到底什么时候见过他呢?”萧易秋拼命地想,也许想的太投入,他竟然感觉自己的头开始剧烈抽痛起来。

    “又来了。”萧易秋痛苦地抱着头,让自己的思维尽量放空。每次,他想要深入的想,就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是手术后的后遗症,可那些医师不是说,很快就会没事吗?为什么都这么久了,一旦他用脑过度就会发作呢?

    萧易秋原本以为这疼痛像以前那样,很快就会停止,却没想到疼痛越来越强,竟然远超以往任何一次。

    “该死的,我一定要杀了那些庸医!”萧易秋无力地侧倒在沙发上,整个人蜷缩起来,想要制止这非人的疼痛。

    是的,他一定要杀了他们。竟敢对他说手术很成功?成功个P,明明就是手术失败。要知道,真正手术成功的,是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后遗症。

    不过这一切,都得等他熬过这一关之后才能做。萧易秋咬牙,让自己别想这些事情……至于那个让他感觉熟悉的黑衣面具人,他再也不敢去想了,那可是要人命的。

    唐宁宇感觉到身后强大的战意袭来,他心神一阵动摇,有种想要跪下的**。

    “噗!”穆朝然喷出一口鲜血,这铺天盖地的战意压迫,直接让穆朝然伤上加伤。

    穆朝然这一口血,却让唐宁宇振作起来,他钢牙猛地一咬,差一点就能咬碎自己的牙齿,不过这巨疼也让唐宁宇完全摆脱战意的压迫侵袭,逃亡的速度再次加快。(未完待续。)